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师兄总想灭了我

第017章 槐五百

师兄总想灭了我 惊寐 2090 2020-01-19 00:05:00

  “啊!”

  幽九九才冲出两步便重重撞上了什么,四脚朝天摔在地上,满眼都是乱窜的金星。

  “苏荒古!”

  幽九九恨恨的拍着地面,气的脑中一阵阵的发晕。

  苏荒古人是不在,却在她身边以真气下了一道禁制,

  就像一个肉眼看不见的罩子,将她这只倒霉鬼牢牢的扣在其中。

  先前她便一头杵在罩子上,摔的像个翻壳乌龟。

  躺了好一会儿,幽九九才有力气替自己翻了身,

  干脆也不起来,就那么恹恹的趴在了地上,将脸埋在了泥土之中。

  片刻后脑中忽然灵光一闪,一跃而起窜到罩子旁边,伸手向地下挖去。

  挖了没几下,便又一脸丧气的倒回地上,

  她想错了,禁制不是一个罩子,而是一个看不见的笼子,就连下方也被封住了。

  “苏荒古!”

  幽九九恨的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只好再次拍打着地面撒气。

  没多久再次窜了起来,伸手对着前方轻轻划了几下。

  苏荒古仍旧不见踪影,也不知去了哪里。

  要是没能在他回来前逃走,怕是就没有机会了。

  她身上的伤已经好了,应该可以小小的施些术法,

  保命的术法这时用出来应该没啥帮助,唯一能想到的,觉得可能有用的或许只能是开灵窍,吸元气的法子。

  可一动手,她便知道自己想的太简单了。

  要用术法,需先调动鬼气,

  可现在她的躯体里有的可不只是鬼气,还有九珑仙尊的本元真气,

  原本只是一小团白中带金的元气,早前的时候被全村老少耗损许多鬼气才压了下去。

  不久前被太阳晒到鬼气大泄时它便窜了出来,瞬间便蔓延周身,算是莫明其妙救了她一命。

  从那之后,那一小团便变成了一大片,在幽九九体内漫无目的的四处飘荡。

  按理说仙家真气与鬼气是天生的敌人,两两相遇就该立时斗的你死我活,

  可她体内的真气对鬼气根本就不屑一顾,

  就像一个绝世高手在路上看到了一个丑陋肮脏乞丐,

  不管这个乞丐在有多么碍眼,高手也懒得纡尊降贵亲自上前踹上一脚。

  何况这个乞丐还非常的识时务,远远的看到绝世高手向自己这方走来,立刻便诚惶诚恐连滚带爬的避出老远。

  一个强横,一个畏缩,你进我退,你来我躲,

  这样一来,两股截然不同的气息便两两相安,各得其所。

  只是当幽九九要调动鬼气的时候,那些从九珑仙尊身上得来的真气便会跳出来凑热闹,硬生生打断她的施法,害她一口气始终不上不下的悬在那里,憋的眼睛直冒绿光。

  “啊啊啊,烦死人了!”

  幽九九挥舞着两只小手,像只发狂的猫一样在树身上又抓又挠,

  没几下便抠下一小堆碎屑,也害的自己指尖生疼。

  “手下留情啊小姑娘,你我无怨无仇,为何待我如此粗暴?”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从头顶传了过来,

  “谁!”

  幽九九吓了一跳,立时缩起小手仰脸向上方望去,却只看到一片茂密的枝叶。

  “小姑娘,你为何如此烦躁?”

  懒洋洋的声音再次从上方传来,声音就在耳边,依旧不见人影。

  “你是谁?”

  幽九九警惕的瞪圆了眼睛。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为何如此烦躁。”

  幽九九执着的问道:“你是谁?”

  在她看来,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了,

  “你是不是苏荒古!”

  是不是又想换个法子继续折腾她!

  “苏荒古?”

  懒洋洋的声音沉默了片刻,有些疑惑的说道:“这个名字好似在哪里听过,呃,在哪里听过呢……”

  装,你就装吧!

  幽九九不屑的撇了撇嘴,“你就是苏荒古对不对!”

  “我不是苏荒古,我叫槐五百。”

  “哦……”

  我信了你地邪!

  幽九九专心吮着发疼的指尖,摆出了不想再谈话的架势。

  管他是苏荒古还是槐五百,都没有理会的必要。

  “你不信我?”

  槐五百懒懒道:“其实我就是你眼前的老槐,活了五百年,所以姓槐名五百。”

  “哦?”

  幽九九拧着秀气的小眉毛,微微有些惊讶。

  槐五百懒洋洋道:“真的,比埋在树下的真金还真。”

  “你怎么证明??”

  “这个容易。”

  槐五百轻笑一声,幽九九眼前的树身忽然扭动起来,

  树皮随着扭动的树身起起伏伏,很快凸出一张棱角分明到有些生硬的树皮脸,看着有些丑,还有些诡异。

  这样一张脸,与懒洋洋的声调实在是不搭。

  树皮嘴开开合合,吐出几个字:“现在你可信了?”

  “……”

  幽九九纠结的拧着小眉毛,很勉强的点了点头。

  槐五百道:“你这娃年纪不大,怎地如此多疑?”

  “……因为……苏荒古。”

  提到这个名字幽九九便好生心酸。

  昨日之前,她对这个世间还充满了向往的,心心念念想要到处走走看看,

  结果才出门不久,就碰上一个想‘吃’人家孩子的恶婆婆,

  紧接着又碰见一个总想弄死她的小混蛋……

  “你说的苏荒古可是那白衣小子?哎,这个名字当真耳熟的很。”

  树身上的大树皮脸露出了深思的表情。

  幽九九扁着嘴,“是他。”

  “我瞧他不错啊,待你既温柔又细心,蛮会照顾人的。”

  “……”

  那只是表象,槐五百是没看到那小子拿剑狂砍她的模样,也没看见他将她挂起来晒太阳的模样。

  “罢了罢了,你不喜欢那便不提他。”

  槐五百露出一个自认为十分可亲的微笑,温声说道:“小姑娘,你可喜欢金银珠宝?”

  “不知道。”

  幽九九老实的摇了摇头,她连金子是啥都不知道,又哪里知道会不会喜欢。

  “金子可是个好东西啊,它能让你心想事成,你想要的一切都能用金子买到。”

  槐五百的声音中带着满满的蛊惑之意,听在幽九九耳中,便是满满的不怀好意。

  “那我现在想离开这里,有金子就能成吗?”

  “当然!”

  老实孩子很老实的说道:“可是我一点也不相信你说的话怎么办?”

  “……”

  槐五百忽然觉得跟一个小孩子打交道是件很劳神费心的事,

  沉默了一瞬,有些无奈的说道:“这样吧,你帮我一个忙,我也帮你一个忙如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