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师兄总想灭了我

第023章 鬼村都是倒霉鬼

师兄总想灭了我 惊寐 2049 2020-01-25 00:05:00

  幽九九在湿滑的丛林中狂奔着,枝叶上残留的雨滴不停滴落在身上,没多久便将她变成落汤鸡。

  苏荒古可能又去换衣裳梳头发了,她得趁他找过来之前尽量逃的更远些。

  跑着跑着,天上突然掉下一个黑影,像老鹰捉小鸡一样拎起了幽九九,瞬间便便飞到了树冠之上。

  幽九九的尖叫被一只冷冰冰的手掌捂在了嘴里,

  挥舞着小手刚准备给那人一爪子,脑后便挨了一巴掌。

  ‘啪!’

  幽九九满腔的惊惧瞬间便被打散了,捂着脑袋可怜兮兮问道:“婆婆,你这是做什么呀。”

  “不是说让你快快回家,怎么还在外面乱跑!”

  桂婆婆惨青的脸上沾着几道黑灰,花白的头发乱蓬蓬的堆在头上,一身黑袍破破烂烂,看起来十分的凄惨。

  “我不知道怎么回家啊。”

  幽九九伸手抹去桂婆婆脸上的黑灰,一脸担忧的问道:“婆婆你这是怎么了?”

  被人拿符给炸了么?

  “还不是那个老不死!”

  桂婆婆满是皱纹的老脸变得愈发狰狞了,揪成一团的白发也随之晃动起来。

  幽九九立刻抚上了桂婆婆瘦到咯手的脊背,小声哄劝道:“婆婆莫要生气,生气了就会泄气,泄气了会被发现的。”

  “云天观的老不死!”

  桂婆婆咬着牙低喝一声,晃动的白发很快便安静下来,只是脸色依旧难看的厉害。

  幽九九一边帮婆婆顺气一边小心翼翼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婆婆?您不是去找枯爷爷了么?”

  她早就说了婆婆不应该出来的,结果正如她所料,枯爷爷没找到不说,还给自己惹了一身麻烦。

  要是桂婆婆没有去找枯爷爷,她也没机会一个人出来,

  也不会被苏荒古磋磨的像条丧家之犬,

  呃……婆婆现在貌似也不比她好上多少,

  只不知道枯爷爷现下如何了。

  桂婆婆咬牙切齿,“听说云天观用大阵捉了一只鬼王!”

  “唔……”

  幽九九大惊:“难道是枯爷爷?”

  “现在还不清楚,我才闯进观中便被一个老不死发现,一直死缠到现在!”

  桂婆婆显然恨极了某个老不死,只是恨意之中又夹杂着深深的不甘和无奈,显然被老不死给欺负的不轻。

  想到自己遇到苏荒古后的种种遭遇,幽九九顿时心有戚戚。

  不过桂婆婆似乎太冲动了些,

  不管云天观是不是真的捉了鬼王,不管那个鬼王是不是枯爷爷,她都不该贸然行动,

  连鬼王都捉住了,桂婆婆哪里讨得了好,

  桂婆婆哪里都好,就是性子太急躁了些……

  她的小心思都明明白白写在脸上,桂婆婆一巴掌甩了过去,怒道:“哪天我若被捉了,你便袖手旁观?”

  “啊!”

  幽九九痛呼一声,捂着脑袋道:“婆婆若被捉了我自然会想办法去救的。”

  只是该怎么救,要跟鬼村老少好好商量一下才行。

  她原本就不怎么聪明,再加三天两头被桂婆婆拍脑袋,哪里还想得出救人的办法。

  “指望你救我早就死的连灰都不剩了。”

  桂婆婆嫌弃的瞥她一眼,叹息一声道:“你快快回家,让他们先将你体内的乱气暂时压上一压,我现想办法去云天观打探一番。”

  “您还是别去了。”

  幽九九的小脸揪成一团,颇为苦恼的说道:“到时候枯爷爷没救出来,您老人家再被人捉了怎么办?再说我觉得那应该不是枯爷爷。”

  桂婆婆怒道:“不是你枯爷爷还能是谁!你以为这天底下到处都是鬼王?”

  幽九九耷拉着脑袋,小声说道:“我觉得云天观捉到的也未必是鬼王,说不定是用来唬人的……”

  “唬人?唬什么人?我以前怎么教你的?不懂的事就不要胡说八道!”

  桂婆婆伸出一根手指,在幽九九脑袋上用力戳了一下,“那要不是你枯爷爷,那他为什么不回去,又为什么会找不到?”

  幽九九苦着脸道:“说不定枯爷爷已经回去了,要不咱们先回去看看?”

  “看什么看,你枯爷爷肯定不曾回去。”

  “您怎么知道的?”

  “我就是知道!”

  桂婆婆老眼一瞪,幽九九立刻狂点头表示赞同。

  “再说我现在不能回去,那老不死的像狗皮膏药一样怎么甩也甩不掉!回去了只会连累大家。”

  提到老不死,桂婆婆又开始咬牙切齿。

  “要不咱们搬家吧。”

  幽九九也觉得以前的窝不大安全了,

  “现在满天下都不太平,咱们能搬哪去!我不能久留,你快快回家,少在外面给我惹事生非。”

  桂婆婆袍袖一展,像只大鸟一般冲天而起再投入林中,在树冠中穿行而去。

  幽九九盯着一连串晃动着的枝叶,小声嘀咕道:“婆婆应该小心些的,弄出这么大动静很容易被发现的。”

  对了,她还是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该怎么回家,

  婆婆一直叮嘱她快快回去,也没想着要给她指一指回家的路。

  “婆婆真是太毛躁了。”

  幽九九揉了揉发麻的后脑,转身抱住树身,慢吞吞的溜下了大树。

  落地,转身,忽然看见了一双灰色的布鞋,

  然后是青色的袍摆,慢慢向上,是一条青玉腰带,慢慢再往上,是一片花白的胡子,

  胡子很长,就快要垂到腰带上了。

  幽九九慢吞吞眨了眨眼,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慢慢扬起脸。

  那人离她很近,又长的很高,她身后便是大树无法后退,想跑又不敢,便只能将小脑袋用力的向后仰去。

  然后她便看到了一个老头子,还是个挺耐看的白头发白胡子的老头子,

  虽然人家的胡子都快垂到腰了,但脸上一点褶子都没有,比她的脸色还要好看许多。

  老头子还有一双清亮亮的眼睛,此时正无波无澜的打量着她,

  只一眼,幽九九周围的一切连同她自己一同诡异的凝固了。

  老头子淡淡然看着她,她眼也不眨的看着老头子,

  老头子不说话,她说不了话,就那么相互看着。

  片刻之后,老头子似乎是确定了什么,伸出一根手指,缓缓向她额上点去。

  幽九九:我好像又要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