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负美人妆

第一章 沈一一

不负美人妆 玖籽 2219 2020-02-17 08:00:00

  后宫·长乐宫西配殿

  十二三岁的少女斜靠在贵妃榻上小憩,少女穿着一身桃粉色罗裙,领口和袖口用丝线绣着几朵娇艳的桃花儿,腰间挂着一块白色软玉,通体温润细腻,散发着淡淡的光泽,上面并无什么雕饰,只单刻着个“一”字。细看少女的容貌,精致的峨眉微微蹙起几分,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莹白如玉的额头上渗出点点汗珠。睡的十分不安稳的样子。

  一旁给少女打扇的丫头见状,出声唤她,“小姐…小姐?”

  沈若听见声音,皱了皱鼻子,缓缓睁开眼睛。只见她一双大大的杏眼含俏含妖,五官间隐隐有倾城之色,又被稚气掩去了三分。

  沈若眼波流转间似乎透露着淡淡的未睡醒的迷茫,“知秋,怎么了?”

  知秋用帕子替沈若擦了擦额头上的薄汗,“奴婢看小姐睡的十分不安稳,想是魇着了,于是出声唤您。”

  “哦,我……梦见祖父和父亲了。”

  知秋闻言,竟快哭了,“这么多年,小姐有家不能回,受委屈了。”

  沈若一惊,向门外看了看,确定周遭无人,这才压低了声音开口,“可别乱说话,因着我未足月而生,太医断言我先天不足,须得好生照料,方可保一生安康。皇上特赐恩典允我自出生之日起便养在皇后娘娘宫里,又特许祖父拨了你从国公府跟我入宫随侍,世人无不感念皇上仁慈。”

  “小姐心宽,我却看着难受,我们晋国公府历经两朝,底蕴厚重哪个府也及不上,若说小姐身子弱些,咱们国公府府医的医术比起太医来也不遑多让,自然能替小姐调理好身子。小姐本该承欢膝下,享尽荣华。偏偏惹来皇上忌惮,想通过小姐拿捏我国公府一门,如今少爷跟着老爷戍守边关,老太爷和小姐虽同在京城,却是见面也难。”知秋说着忍不住流下泪来。

  “你既是心里都清楚,便该谨言慎行。往后这样的话,不许再提。若是被旁人听去了,又是一场风波,你我二人受罚事小,牵连国公府事大。”沈若年纪小,平日里说话软软糯糯的,此时开口却少见地带了几分厉色。

  “是,奴婢记住了。”知秋咬唇道。

  沈若面色缓和了些,“知秋,我知你是心疼我。在宫里长大虽非我所愿,不能时常与祖父、父亲、兄长相见。不过若是能打消些皇上对国公府的疑心,让皇上与国公府之间相安无事,让京城太平,我也是甘愿的。”

  沈若顿了顿,又道,“母亲去时,我尚未记事,不论皇上态度如何,皇后娘娘是心善的,待我也极好,说句托大的话,我也将娘娘当作自个儿的半个母亲。”

  知秋听到这,偷偷看了一眼沈若,忍不住道,“小姐说的是,况且长乐宫还有五皇子殿下,也是极好。”

  沈若眼角眉梢都带了淡淡的笑意,“好了,赶紧收拾收拾,过会子我们去正殿给皇后娘娘送昨儿秀好的荷包。”

  长乐宫正殿

  长乐宫正殿是红墙配以黄琉璃瓦片,檐角安放5个走兽,分别是行龙、飞凤、走狮、天马、行什。檐下施单翘单昂五踩斗栱,门窗采用双交四椀菱花槅扇式。殿内天花为龙凤呈祥式案,内檐是龙凤和玺彩画。室内采用白面玉砖铺地。处处透露出精致华贵。

  沈若去正殿时,皇后正拉着五皇子叙话。

  皇五子姬延凌乃中宫嫡子,真正的天之骄子,也是当今皇上唯一在世的嫡皇子。

  皇五子年方十六,虽未及弱冠,却学识广博,在年轻一辈的皇族宗室中无人能及。

  朝堂之中传言皇五子姬延凌常年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那笑,一眼看去清俊以极能迷了人的眼,二眼看去又觉得拒人于千里之外,倒有几分不把一切事物放在眼里的意味。三眼看去让你觉得他把你的一切心思都能看透,叫你无所遁形。

  沈若甫一进屋,先瞧见了一片白色的衣角,白衣上用银丝线绣着精致却不甚明显的兰花暗纹,单看背影,便有一种无人能及的尊贵之气。那人听到脚步声,侧了侧头,看那容貌,却配得上那出尘的气质,真真是眉目如画,正是皇五子姬延凌,那一双清贵的桃花眼在看清来人后,轻微挑了挑眉,薄薄的嘴唇一如既往的勾成那似乎算好一般的弧度,并未开口。

  皇后顺着姬延凌的目光瞧去,瞧见来人,亲热地唤了沈若的小字,“一一来了,坐我身边儿来。”。

  皇后穿着紫色的宫装,看上去既温婉又大气,姬延凌的相貌有七分承自皇后。

  沈若缓步走了过去,给皇后福了个礼,便顺从的坐在不远的软椅上,“前几日宫里的教习姑姑教我绣了个荷包,我瞧着图样新巧,给娘娘送来戴着玩儿。”

  沈若抬手,示意知秋将荷包递过去。

  皇后接过荷包细瞅了瞅,“难为你小小年纪,还能静的下心。这荷包上的花样子以前却是没见过的,可见是用了心思,我很喜欢。”而后招了招手,示意掌侍女官秀荷替她收好。“往后别闷着秀这些东西了,仔细伤了眼睛。”

  “是,一一知道了。”沈若软软道。

  “前几日我差秀荷送去的葡萄吃着可好?听皇上说这葡萄与旁的葡萄又有些不同,是北边进贡的,那里日头好,产出来的葡萄也格外甜些。”

  “多谢娘娘惦记,秀荷姑姑送来的葡萄甜得跟蜜似的,一一贪嘴吃了好些呢。”

  皇后听闻很高兴,转念又嘱咐道,“你身子素来弱得很,这些东西也不能多吃,小心吃坏了肚子。”

  沈若刚要回是,便见姬延凌含笑开口了,“母后,沈一一如今可不是喝了几口凉水便要病倒在床发热好几日的小孩子了,不用累得您如此操心费神。”

  皇后听姬延凌如此说,笑骂道,“如今可是嫌我操心太甚了,一一如今身子是好了不少,不过也不可大意,女孩子不比你们男孩子皮实。再者,你们俩个无论多大,在我跟前儿,可不都是小孩子。”

  沈若笑着点了点头。

  皇后又拉着沈若说了会子话后便道,“好了,你们二人也就每月的初一、十五这两日不用去文华书堂。好容易得了空,总陪着我这个老婆子做什么,延凌,你带着妹妹玩儿去吧。”

  沈若笑道,“若是娘娘都算老婆子了,长安城里可再无人敢称美人儿了。”

  姬延凌也起身道,“那儿子就陪沈一一去后花园逛逛,不扰母后休息了。”

  皇后笑着点了点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