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负美人妆

第二章 青梅竹马

不负美人妆 玖籽 2234 2020-02-18 08:00:00

  沈若落后姬延凌半步随着他走出了长乐宫。

  知秋和跟着姬延凌的随侍太监敬书也低头跟在两个主子身后。

  出了长乐宫,沈若好奇问道,“延凌哥哥,后花园里有什么好玩的,不过是些花花草草、山山水水,何况还是假山。”

  “你还记得早些年从西黎移来的那两棵黎凰木吗?今次长成开了花,你不是跟我念叨了好些年,如今不想看了?那黎凰木的花期可没几个日头。”

  沈若闻言,笑眯了眼,“自然是想看的,延凌哥哥你不早说,咱们快些过去吧。”

  这黎凰木本是西黎京城特有的,听闻黎凰木开花时,如红霞一般,很是好看。早年间南楚用南楚特有的花卉楚兰亭换来了这两棵黎凰木。

  沈若当时也不过六七岁,知道这事儿后很是好奇,每年春日里都拉着姬延凌陪她去瞧上一瞧,不成想这黎凰木不知是水土不服还是怎的,愣是三五年也也未曾开出半朵花儿来,沈若年年来此,却未将这热闹瞧出结果来,渐渐也就歇了这份瞧热闹的心思,没想到今次这黎凰木倒是长成开了花。

  尚未走到黎凰木栽种的地方,沈若额头已出了些薄汗,她伸手拉了拉姬延凌的衣角,另一只手指向左前方不远的亭子,“延凌哥哥,咱们去水池边的浮碧亭歇一会子吧,我走不动了。”

  姬延凌见沈若脸色确实不太好,无奈道,“这才刚走了多大会儿,你身子较常人弱些,总是吃药也不是个事儿,也应当多锻炼锻炼,打明儿起去文华书堂时不许坐软轿了,我与你一同走着去。”边说着,边牵了沈若的衣袖,领着她坐到了浮碧亭。

  沈若显然并不想走路,软软糯糯的开口,“我只须得去文华书堂习课也就罢了,延凌哥哥每日去了文华书堂,还得在下朝后去御书房被皇上考校课业、商讨朝务,没个休息的时候,若是走着去文华书堂,又得早起小半个时辰,实在是……”沈若说到这,快速抬头,偷瞄了姬延凌一眼,低头讪讪道,“过于辛苦了些。”

  姬延凌自然十分清楚沈若想要偷懒的小心思,“唔,你如此替我着想,却令我十分欣慰,不过人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想来我事事辛苦些也能锤炼自身,磨练心性。这样说来,我此番提议却是两全其美之事了。”

  沈若脸黑了黑,想了想又再接再厉道,“文华书堂在宫北角,离御书房忒远了些,若是让皇上下了早朝还要等你,是不是不太好?”

  姬延凌有些好笑,不动声色地抬起手来整理自个儿的袖袍,“不妨事,父皇上早朝甚是辛苦,我稍稍晚些时候正好让他休息休息。况且皇撵、软轿也是人力,快不了几分。”

  沈若不死心,继续挣扎道,“你是皇上唯一的嫡子,身份最为尊贵,若是你走着去,其他的皇子公主和伴读岂不是都不敢乘撵坐轿了?说不定连授课的大学士都得顾及你,步行赶着去文华书堂授课呢!若真如此,为了让我强身健体便如此兴师动众,实在折煞我。”

  “你也知道是为了让你强身健体?你操心的事儿倒是不少,还是先把自个儿操心好了,再理会旁人。”姬延凌闲闲的瞥了沈若一眼,不等沈若说话,径自朝一旁的知秋吩咐道,“打明儿起,提早一刻叫你家小姐起床。”

  “是,奴婢记下了。”知秋强忍笑意道。

  沈若不满地撇了撇嘴,扭头朝亭子下方的池塘瞧去,“你们瞧,那块石头边上趴着好大一只乌龟。”沈若小孩心性,顾不得方才的争论,心思马上被水池里的乌龟引走了。

  姬延凌目光顺着沈若的手指看过去,果然看到了一只背上结了好些青苔的绿毛龟。又似想到什么,不由笑了笑。

  沈若见状,好奇道,“延凌哥哥,你这笑和平日里的假笑十分不同,你在笑什么呀?”

  “你胆子倒是越发大了,这长安城里可没人敢说我是假笑。”

  “是是是,殿下笑得倾国倾城、高深莫测,我等望尘莫及。”

  “我只是想起曾经有个小丫头,很是羡慕乌龟王八,对于自己不是乌龟王八还很是遗憾。”

  沈若闻言脸红了红,随即也笑了。

  那还是沈若三四岁的光景,那时小沈若身子较如今更是弱了许多,长乐宫的西配殿常年都飘着淡淡的药香。

  当时三四岁的小沈若一张小小的娃娃脸衬的一双水盈盈的眸子更大了,十分惹人怜惜。皇后因十分喜欢小沈若,常去亲自照顾一二,不过却不许小延凌常去探望。一来小延凌当时也只得七八岁,怕他过了病气。二来怕两个孩子不知轻重,玩起来加重了小沈若的病情。三来那时候皇上对晋国公府的态度尤其不明朗,情势较如今更是严峻。皇后也怕万一出了什么事,让两个孩子日后不好相对,所以当时不愿他俩太过亲厚。

  小延凌明面儿上很是听话,每日入了夜却带着敬书偷偷溜去看小沈若。有时候给她喂药,有时候给她讲故事,有时候哄她睡觉,有时候把后花园新开的花折下来插瓶养在小沈若的西偏殿里,好让她不用出这长乐宫,便能赏尽各季的风景。他自己尚且是个孩子而且还是尊贵的嫡皇子,却成了照顾孩子的一把好手。

  那一回,小沈若病得尤其重些,入夜小延凌来看她时,发现她把脑袋埋在被子小声抽泣。

  小延凌一惊,过去把她埋在被子里的小脑袋拉出来问她怎么了。

  小沈若抽抽嗒嗒的问他,“延凌哥哥,我是不是快死了呀?太医爷爷说如果病的很严重的话会死人的,我很怕死,怎么办呀?”

  “不会的,你会很快好起来的,我保证。”小延凌当时的表情分外严肃。

  “真的吗?我想活千年万年也可以吗?”

  “活千年万年的都是乌龟王八。”

  “我也想当乌龟王八。”

  ……

  敬书、知秋都是自幼贴身侍候在两位主子跟前儿的,自然知道姬延凌说的是什么,当年敬书还陪着姬延凌一同去池塘里捉了一只小乌龟逗沈若开心,如今都养在长乐宫后院里,唤做绿毛毛。敬书、知秋眼下也都忍不住笑起来。

  沈若一时觉着面子有些挂不住,也顾不上自己累了想偷懒,站起来去扯姬延凌的衣角,替自己找好了借口,“延凌哥哥,我们快去看黎凰木吧。如今日头正好,听闻黎凰木的花要日头照着才好看呢,过一会儿就瞧不见正正好的风景了。”

  姬延凌也不拆穿他,顺势起了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