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负美人妆

第三章 “美人妆”现世?

不负美人妆 玖籽 2254 2020-02-18 08:40:17

  待他们一行快要走到黎凰木跟前儿时,远远便看到了大片大片的红色,好似红色的云片儿,十分娇艳好看。

  沈若惊呼一声,“延凌哥哥,这黎凰木开的花儿是我见过最好看的花儿了。”

  姬延凌看她笑的开心,唇角的淡笑又加深了几分,却忍不住有些想打击她,“你每每见到了什么没见过的花儿,都说是你见过最好看的花儿。”

  “这个更不一样些!”沈若说着便开始细数她看过的那些花,哪种花儿哪儿更有特色……其实她从未出过宫,看过的那些花都是皇宫后花园里的或者姬延凌从宫外给她带回来的。沈若说完这些,又开始细数她看过的那些古籍里的奇花异卉,巴巴儿的小眼神儿充满了向往。

  傅承礼来找姬延凌时,看到的便是这样的场景,一身桃粉色罗裙的少女正絮絮叨叨的跟姬延凌说着些什么,还时不时用手比划着什么,少女显然没发现他过来,说的十分起劲儿,看起来分外生动可爱。

  姬延凌显然已经看到了他,却并未出声提醒,只专心听着少女的话,眼神中有些许不易察觉的宠溺。

  傅承礼看着这样的场面突然有些晃神儿。

  姬延凌见状轻咳了两声,傅承礼于是上前给姬延凌见礼,“参见五殿下,沈小姐好。”

  姬延凌点了点头。

  沈若这才发现来人,“傅公子好。”

  沈若想着刚刚自己上蹿下跳十分不端庄的样子定然被他看到,有些尴尬,于是主动挑了个话题,“傅公子今日穿的蓝衣十分好看,衬的傅公子越发俊秀了。”

  沈若说完便后悔了,这挑的是个什么话题,跟个调戏男子的纨绔少女似的。

  傅承礼恍若未觉,“多谢沈小姐夸赞。”

  沈若松了口气,“傅公子是五殿下伴读,今日不用去文华书堂,特特进宫来想是有事要与殿下商谈吧?”人前沈若用了敬语。

  “不错,确是有些事想报于殿下。”

  “那殿下与傅公子谈事情吧,小女先回长乐宫了。”

  姬延凌点点头,对敬书吩咐道,“你送沈若回去。”

  敬书刚要应下,便听沈若开了口,“不用了,回长乐宫的路小女还是认得的,况且还有知秋呢。敬书留在跟前儿也好侍候殿下。如此就不打扰殿下和傅公子谈事儿了。”

  沈若说罢福了个礼,便转身缓步从来时的路折返了回去。

  举手投足间又是那个傅承礼熟悉的端立娴熟的沈家嫡小姐的样子。仿若刚刚的一幕都是傅承礼的幻觉。

  傅承礼突然有些感概,“跟了殿下这么些年,与沈小姐也是自幼相识的。小时候的沈家小姐虽然体弱多病,性子却……”傅承礼斟酌的用了个词,“十分跳脱可爱,原以为沈小姐这么多年在后宫已然把性子给拘没了。没想到竟不是,原是沈小姐的性子只在殿下的面前展露。”

  姬延凌并未回他的话,只细细打量了他一会儿,开口道,“你年岁上大我三载,再过一年便要及冠了吧?”

  “回殿下,正是。”傅承礼以为姬延凌有什么事情要吩咐,侧身恭听。

  “唔……那也不小了。平日里应当更稳重些,这蓝衣倒显得有些浮躁了。”

  “?”傅承礼嘴角微微抽了抽,很想问问蓝衣和浮躁却有什么相干吗?偏偏姬延凌一本正经的让人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他自然知道姬延凌为何这样说,无奈道,“殿下说的是,我也以为这蓝衣与我的气质不大相衬,往后都不打算穿了。”

  “嗯。”姬延凌满意的点点头。

  “殿下不用把人看得如此眼紧吧?殿下自幼与沈家小姐一同长大,情分与旁人格外不同些。况且殿下素来照顾沈家小姐可谓尽心尽力、亲力亲为。说是既当爹又当娘也不为过。如此一手把沈小姐养成了殿下最心悦的模样,还怕人跑了不成。”傅承礼是左相之子,九岁起便诏为五皇子伴读,打小便是姬延凌信任的人,因此知道的格外多些。

  “自己家的小姑娘,如今情窦未开,自然要看紧了。”姬延凌坦然道,“这些年她离了国公府住在这深宫里,不少人都盯着她,等着她行差踏错,她已然做的很好了,想来也是累着她了。总有一天本宫会护住了她,让她不用再拘着性子,想如何便如何。”

  这话中所含的心思和承诺一时有些惊住了傅承礼,半响没有回话。

  姬延凌原未想让傅承礼回应什么,于是问他,“你今日来找我所谓何事?”

  傅承礼神色一凛,小声道,“今日一早收到刘焕传书,说是北齐那边如今有些小动静。”

  姬延凌微微挑了挑眉,“南楚、西黎、北齐安稳了这么些年,如今倒是按捺不住了?”

  傅承礼又凑近了些,压低声音道,“倒不是旁的,只说是在三国边境的前朝荒废行宫遗址处发现了疑似北齐皇室隐卫的踪迹,似乎是奔着前朝宝藏‘美人妆’去的。”

  姬延凌神情突然变得有些莫测,“消息可确实?”

  傅承礼点了点头,“刘焕是殿下一手培养的,他的能力殿下也是知道的,他说疑似并传书给我,十有八九便是如此了。”

  “北齐的胃口倒是不小,就怕嗓子眼儿小了,不仅没吃下去,反倒被噎死。”

  “只是不知北齐为何突然惦记上前朝宝藏了?前朝覆灭一百多年,当初三国去寻的人从未得到什么消息,早已放弃。都默认这前朝宝藏要么早已云散烟消,要么就是璟武帝亡国前心有不甘说出来哄骗世人的。”

  “你传信儿给刘焕,让他把北齐没藏干净的尾巴扫干净了,别引起各方势力的关注。”姬延凌低声吩咐道。

  傅承礼有些不敢置信的瞅着姬延凌,“我没听错吧?殿下不推波助澜把消息传出去让各方势力都对着北齐去也就罢了。竟然还要给北齐皇室隐卫扫尾?”

  “嗯,北齐皇帝老了,空有野心,魄力不足,手段也不高明,那点势力有些不够看,他们查不出什么,况且一处废弃的前朝行宫能查出什么来?”姬延凌十分不客气道,“只不过北齐皇室若是窜上窜下的把各方势力的目光引到前朝宝藏上,却是有些让人头疼。”

  傅承礼猜测或许姬延凌是怕各国间借由前朝宝藏再起波澜,“殿下心善,是不愿这安定的天下乱起来吧。如今盛世天下,百姓和乐,确是再好也没有了。”

  姬延凌不置可否,“还有些细节要嘱咐你亲自去办,你跟我去景瑞亭坐下详谈。”

  这一日,姬延凌与傅承礼谈了许久,直到天色有些昏暗下来,傅承礼才匆匆出了宫。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