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负美人妆

第十七章 过河拆桥

不负美人妆 玖籽 2055 2020-03-03 08:00:00

  “吏部尚书的胆量可是不小,况且这事儿原跟他没多大的干系,他自然不会被吓着。不过他是个聪明人,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姬延凌挑眉道。

  傅承礼点点头,“公子说的是。”

  沈若现下已然平复了心绪,有姬延凌在,她确实没什么好放在心上的,听得姬延凌为了她如此作为觉得实在有些兴师动众。

  沈若从小跟着姬延凌一块儿长大,自然知道姬延凌对旁人一贯性子淡漠,除开左相因着傅承礼的缘故来往得多些,朝中之人虽奉承讨好他者甚多,可他一向不与谁走得近些,如今还得劳动吏部尚书,少不得又要欠下个人情,能得姬延凌欠下个人情,对吏部尚书来说,实在是很上算。

  沈若方才在姬延凌吩咐时想拦下来,又转念觉得说不得姬延凌有自个儿旁的考量,还是不插手的好。

  眼下见他们说完话,于是拿起筷子,“延凌哥哥、傅公子我们快吃吧,再过一会子菜都凉了,当心吃了闹肚子。”

  姬延凌与傅承礼见沈若并未受太大影响,还有心思同他们开玩笑,也都放下心来,拿起筷子开始用膳。

  揽月楼的菜色确实很不错,当得起色香味俱全这五个字,比起宫中的膳食也算是两种不同的风味,各有千秋。

  一顿饭吃罢,沈若早把先前的小插曲抛在脑后了,出了揽月楼,天色已暗了下来。

  沈若有史以来第一回出宫,兴奋劲儿还没过去。傅承礼见状提议道,“每月十五护城河边有长安城中的百姓在河里放河灯,夜里望去,波光粼粼的别有一番风情,公子和沈小公子可有兴趣到护城河边儿看看?”

  沈若自然十分感兴趣,“延凌哥哥,我们去看看吧。”

  姬延凌今日本就是带沈若出来玩儿,哪能不允,点点头对傅承礼道,“嗯,你带路吧。”

  每月的十五长安城护城河边都有不少百姓在这儿放河灯,虽不如上元节、中秋那两日的繁盛之象,却也别有一番风情,各式的河灯在波光粼粼的河面上,照的水面泛着暖暖的光,像天上的星辰。河边也有不少女子正拱手许愿。

  刚到护城河边,沈若就被这热闹又不喧哗的景象迷住了,姬延凌瞧她如此模样,也甚是满意。

  傅承礼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瞧见姬延凌一个眼风扫向了他。

  傅承礼缩了缩脖子,立刻会意道,“公子、沈小公子,你们好好逛一逛,在下府中还有些急事儿等着处理,便先告辞了。”

  姬延凌一本正经道,“唔,既然你还有事儿,便先回府吧,不比操心我们二人了,我们随意逛逛也该回了。”

  沈若闻言却觉得有些抱歉,她也知道是姬延凌为着能让她出宫玩儿一趟才一早把傅承礼叫进宫的,倒是累得人家把正事儿都放在一旁,这么晚了还须得处理事情,“那傅公子赶紧回去吧,只是可惜了不能与我们同赏这么美的夜景。”

  “不打紧,我在宫外,想看随时都能看的。”傅承礼笑了笑,又压低声凑在姬延凌耳边道,“殿下,我今日一大早便进了宫,陪了殿下与沈小姐一整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殿下如今晓得赶我走了?也忒过河拆桥了些。”

  姬延凌脸上挂着那抹他惯常带着的淡笑,未有半丝惭愧,“你不是惦记着我手里那副前朝的青云出岫图很久了?回头差人送你府上去。”

  傅承礼心里一喜,顿时觉得这买卖十分划算,立刻心满意足道,“如此在下先告辞了。”

  傅承礼走后,姬延凌和沈若一边儿赏夜景,一边儿沿着护城河缓步走着,只当是消食了。

  正走着,在暗处隐着的隐二突然现身,凑在姬延凌耳边小声说了几句什么,姬延凌点了点头,隐二立马隐去了。

  沈若也瞧见了,并未问什么,只静静地看着那些河灯,很是温婉的模样。

  姬延凌见周围有许多女子放了河灯许愿,自个儿虽然不甚感兴趣,但想着沈若小孩子心性也许会喜欢,便侧过头问她,“你可要放一盏河灯,许个愿?”

  沈若想了想道,“河灯还是可以放一盏的。”

  这护城河边随处都有卖河灯的,沈若前后瞧了瞧,挑了个铺面大些、灯样儿多些的,来到小摊儿前挑河灯。

  挑了半晌,沈若选中了一盏桃花样式的河灯,问那小摊贩,“店家,你这河灯怎么卖?”

  “这位姑娘,我家这河灯可是这长安城中扎的最结实的,所以价钱也贵些,三枚铜板一盏。”那小摊贩答道。

  姬延凌瞧她喜欢,挥手道,“就这个吧,要么多挑几盏?”

  沈若摇摇头,“这个就好。”

  姬延凌于是想掏银子付钱,手还未动就想起来他身上没银子。也是,他从来没有用银子的时候,想要什么东西,吩咐一声,就有人赶着送来。今日没带敬书出来,傅承礼方才又被他赶走了。

  姬延凌这时突然觉出几分傅承礼在时的好来。方才将承礼赶走时,怎么没想着让他把银子留下呢?他皱了皱眉,随即想打个手势把隐二唤出来。

  沈若正看着姬延凌呢,一见姬延凌这样就晓得这位尊贵的皇嫡子殿下身上没银子,忍不住噗嗤一笑,拉了拉他的袖子,“放心,我这儿有银子呢。”

  沈若边说边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小荷包,里面放着几块碎银子和几片金叶子,她摸出一块儿碎银子,递给小摊贩儿,“诺,不用找了。”

  小摊贩慌不叠地接过银子向她道谢。

  “你怎的还带了碎银子?”姬延凌脸有些黑,觉得自个儿实在是没思量周全。带沈若出来玩儿,买个河灯竟须得沈若掏的银子。

  “我可没这先见之明,多亏了敬书,早先我在你殿里换你备下的衣衫时,敬书替我准备的,说是虽然跟着傅公子用不上,但好歹带上以备不时之需。没想到还真是用上了。”沈若笑眯眯回道。

  姬延凌一听立马就释怀了,敬书是他的人,敬书准备的,就是他准备的,“敬书侍候的不错,回去赏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