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负美人妆

第十八章 最想守护的美景

不负美人妆 玖籽 2052 2020-03-04 08:00:00

  沈若点点头,拍马屁道,“嗯嗯,我晓得,敬书这么机灵,都是延凌哥哥调教的好。”

  她边说着边扯着姬延凌的衣边儿来到了河岸边上,然后用她那双黑白分明的杏眼眼巴巴瞅着姬延凌手里还未点亮的小河灯。

  姬延凌拿着小摊贩附赠的火折子,替沈若点燃了河灯。摇曳的烛光从灯盏中透出微弱的粉光,像一朵灼灼盛开的桃花。

  沈若接过这盏桃花河灯,蹲下身来,双手捧着轻轻地将它送入水里,这满河的小灯盏将沈若的脸照的暖融融的,一双大大的杏眼笑眯了起来,唇角微微向上翘起,并未涂脂拈粉,却有一种天然去雕饰的灵动。

  一双莹白如玉的小手伸进凉悠悠的水中扬起些水花向前浇去,好叫她那盏摇曳的小桃花灯飘的更远些。

  姬延凌看着沈若的侧脸,突然觉得心跳的快了些,看着那盏摇摇晃晃又好似十分倔强、越飘越远的小桃花灯,觉得那盏河灯仿佛也承托了他的某些情绪,让他的心涨得很满。

  姬延凌忽而觉着那吏部郎中的小儿子虽然混账,有一句话却说的确然,他的小姑娘确是当得起绝代佳人这四个字的。

  姬延凌垂下了他那双漂亮的桃花眼,掩去了眼中情绪,哑声问她,“许了什么愿?”

  “未曾许愿。”沈若仍旧蹲在河边,回过头来对着他灿然一笑。

  “为何?”其实姬延凌是想听听沈若有什么心愿的,这一刻他只觉得,不论小姑娘的心愿是什么,上天不能达成的,他也会替她实现,倾他所有。

  “我并无他求,所以不敢劳烦天神。”沈若软软的回道,“现下已然很好了,只愿一直如此,只要如此。”

  姬延凌在外,一贯少言,非是不善言辞,而是不愿多言。可当下,却觉得不知该说些什么,沉默了下来。

  她的小姑娘很好,果然好。可他却不愿她这样好,只愿她做个贪心快乐的小姑娘。他突然有些自责,怪自己成长的太慢,没有早早将她护得密不透风。又觉得沈若合该像如今一样,长成如今这样最好的样子。

  姬延凌不是钻牛角尖之人,既然过去的事儿再无从改变,便也不再多想,只含笑看着沈若。

  沈若看着那盏小桃花灯已然摇晃得远了,目光所及变成一颗粉色小光点,这才念念不舍地收回目光,站起身来,掏出绢帕将手擦干净。

  她疯玩儿了一整日,如今仍是舍不得回宫,却又觉得身子撑不住了,已然累极,便打算跟姬延凌说回宫去。

  还未开口,便见姬延凌背转过身蹲在她身前,“上来吧,背你再逛一逛。”

  沈若一听,手脚并用的赶紧趴在姬延凌不算太宽厚却十分安稳的背上,生怕他反悔似的。反正她现在的打扮像是他弟弟,哥哥背弟弟想来也是理所当然。

  沈若吸了吸鼻子,姬延凌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苏合香,和她身上的味道如出一辙。沈若从来闻不到自个儿身上的苏合香,却能闻到姬延凌身上的。

  沈若闻着熟悉的味道,觉得很放松,懒懒的将下巴搁在姬延凌的肩上。

  姬延凌的步子很慢,走的很稳,稳得沈若有些昏昏欲睡了。

  他犹豫了一瞬,而后开口问她,“沈一一,你……想去探望晋国公吗?他如今就在国公府的后花园里。”

  姬延凌感受到自个儿肩上的小脑袋没有动静,过了好一会才摇了摇脑袋,“不用了,我知晓祖父与我各自安好,已是极好的事儿了,见与不见又有什么打紧呢。”

  姬延凌闻言点点头,不再开口。

  沈若趴在姬延凌背上伸着手去数河里的小灯盏,又抬头看看了天色,发觉今夜天上的星辰也很亮,与护城河里的河灯辉映得很好。

  沈若满足地叹了口气,“天上的星辰好美啊,今日是我过的最为开心的一日,延凌哥哥谢谢你。”

  沈若未听到姬延凌回话,只一晃一晃被他背着走,她很安心,慢慢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沿着河岸走了良久,姬延凌才扭过头,看着沈若睡过去的小脸,笑了笑,轻声道,“沈一一,你眼里星辰才亮,是我此生最想守护的美景。”

  ……

  护城河边很温情,而此时吏部尚书的尚书府书房就显得不那么温情了。

  这边儿隐一出示姬延凌的令牌后,便将揽月楼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告知了吏部尚书,吏部尚书的长子也在书房。待事情说完,不等他们有何反应,隐一身影一闪,又消失在尚书府中。

  吏部尚书摸着他一把半白的胡子,点头道,“果真不愧是五殿下的隐卫,竟有如此身手。”

  “父亲,你怎的还有心思夸赏五殿下的隐卫,五殿下今日派隐卫来说道那李朗中儿子在揽月楼的浑话,分明是在指责您治下不严。”吏部尚书的长子有些慌道。

  “你如今也不小了,你儿子尚且比五殿下还要年长两岁,遇到点小事,便慌成这样,日后能有何作为?”吏部尚书不满道。

  “那您说五殿下此番究竟是何意?”

  “这李郎中自己不中用,又教子无方,若非要因此说我治下不严也有些牵强。”吏部尚书不慌不忙道。

  “所以,五殿下并无责怪您的意思?”

  “五殿下派来的是隐卫而不是侍卫,这说明了什么?”吏部尚书看着他的长子。

  “啊?说明什么?儿子不知。”

  “说明他不想让旁人知道这事儿啊,五皇子今日这番作为……”吏部尚书顿了顿思索了片刻道,“约莫不是为着晋国公府的小丫头沈若就是为着右相府的柳倾婉,为父想着这沈若自小与五皇子一起长大,还是有几分交情的。”

  “父亲,不管五殿下是为着什么,我们现下该如何做呢?”

  “五皇子乃人中龙凤,这么多年,殿下的才华能力老夫和朝中一众老臣也是看在眼里的。既是中宫嫡子,又得皇上属意,如今虽尚未立储,也是储君的不二人选。今次,对我们来说倒也是个好机会。”

  “那……您的意思是要站队五殿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