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负美人妆

第十章 也替你出气

不负美人妆 玖籽 2227 2020-02-25 08:00:00

  知秋在心里默记着王太医的话,姬延凌也冲王太医点了点头,“若是现下带她回长乐宫,她可受得起颠簸?”

  王太医点头道,“是无碍的,殿下吩咐人将软轿抬的平稳些就是了。老臣先回太医院配药,往后几日会早晚两次给沈小姐请脉。”

  敬书立刻道,“殿下,奴才这便替姑娘准备软轿去。”

  知秋拿了王太医写好的药方,向姬延凌道,“殿下,奴婢先随王太医去太医院抓了药回长乐宫煎上,等您带了小姐回去,小姐便能喝上药了。”

  姬延凌点了点头。

  等敬书回来禀明姬延凌一切都备好了后,姬延凌将搭在沈若身上的外袍裹得更紧些,只露出一张苍白的小脸儿来,然后将沈若抱了起来。

  沈若昏昏沉沉的,原本闭上的眼睛,眯开一道缝儿,软软问他,“哥哥,去哪儿?”

  姬延凌将那片干净的衣袖搭在沈若脸上,替她挡住并无多少凉意的春风,“带你回家,睡吧。”

  沈若闻着姬延凌衣袖上的苏合香,觉着很安心,闭上眼睛,半睡了过去。

  ……

  等皇后得了消息,去西偏殿时,姬延凌正换好了衣裳,叫醒沈若准备给她喂药。

  “这又是怎么了?”皇后一进屋便瞧见沈若躺在床上,一张脸白的跟鬼似的。

  “娘娘,您怎的亲自来了。”沈若躺在床上也不见外的要起身行礼。

  “哎哟,你小时候也是如此,整日躺在床上被药灌着,每回我来了,你便软软的唤我一声,直唤的我心窝子都要化了。眼见着身子骨好些了,如今这又是怎么了?”皇后有些心疼道。

  王太医在文华书堂验膳食时,沈若并未清醒,因而她自个儿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知道是吃了什么带药性的东西需要喂水催吐清了药性。

  姬延凌便让敬书将文华书堂发生的事儿一五一十的禀了皇后。

  沈若听到粽子糖,又听到巴豆,心下一动,已经将事情猜出了七八分。

  姬延凌素来了解沈若,一看她的神情,便知道她可能清楚是谁下的手了,不过碍着他母后在这,便也没开口去问。

  皇后听了气的不轻,“用的巴豆,往小了说是孩子间的小打小闹。往大了说,都知道一一打小身子弱,依本宫看,说是谋害朝廷重臣之后也不为过。”

  沈若见皇后如此,有些感动,“娘娘,您别生气呀,都是我无用,不过是些许巴豆,便将我折腾成了这副模样。不过方才我已觉着好了许多。”

  皇后拍了拍沈若的手,“好,我不生气,”又看向姬延凌,“延清那小子可把事情查清楚了?”

  姬延凌知晓他母后对沈若的维护之心不比自己的少,宽慰道,“尚未,想来也快了。母后,你先回去吧,小一辈的事儿哪用您亲自操心,有我在这儿您还不放心吗?”

  皇后想着自个儿在这,沈若只怕也不能安心休息,于是点了点头,拉着沈若的手道,“一一,我就不留在这儿打扰你休息了,今个儿你受了委屈,你延凌哥哥会把事情查清楚,好好替你出一出气的。”

  沈若笑着点了点头,看着皇后出去了。有些好笑,果然是亲母子,平日里看着一个温婉大气、一个清贵淡漠,如今见她受了欺负,都像小孩子帮架似的说要替她出气。

  沈若突然觉得有些想哭,自己何德何能得他们二人如此相护?

  姬延凌看沈若眼睛红红的,一副快哭了的表情,蹙了蹙眉道,“又难受了?赶紧先把药喝了。”

  沈若并未解释,由着姬延凌喂她把药喝下了。

  “沈一一,看你方才的样子,是知道何人给你下了药?”

  沈若听姬延凌如此问,愣了愣,沈若向来对姬延凌是无话不说的,老实道,“并不确定,只是这人给我下的是巴豆,想来原意也不是要害我性命,只是想整整我罢了。”

  沈若顿了顿,接着说,“前日,我与通政使家的佟小姐起了些口角,我一时不耐烦,言语上大约有些刺激人……”

  姬延凌听到这儿,便也明白了,自家小姑娘不是惹事儿的主,想来也是那佟月找茬儿在先。不过她手也伸不到文华书堂的膳食上去,或许是找了她表妹四公主姬文音帮忙。这么看来当时让延清去查这事儿,倒有些难为他。

  姬延凌帮沈若压了压薄被,“我都知道了,我会处理好的,放心吧。你如今便是要多休息,睡吧,半个时辰后我再唤你起来喝药。”

  沈若张嘴道,“其实……”刚说了两字,想了想又把话咽了回去。

  “想替人求情?”姬延凌挑眉道。

  “不是,这事儿原是小打小闹,又是我自个儿防心不够,被人算计了。却得让延凌哥哥来照顾我,帮我出气。好像打输了架回家叫兄长帮忙的小孩儿一样,觉着委实有些丢人。”

  姬延凌正想说什么,又听沈若继续道,“不过,我想了想又觉得,如果替我出气的人是延凌哥哥的话,我是不必觉得丢人的,因为将心比心,如果有人欺负你了,我也会不留余力的替你出气呀。”

  沈若软软的声音好像春日里清新微暖的轻风,将姬延凌寒了一天的脸给吹暖了,他脸上终于带起些笑意,很是愉悦的样子,“好,往后若是我被人欺负了,你一定要替我出气啊。”

  ……

  绮月宫

  姬延清此时正在自己寝殿走来走去,姬延凌猜的不错,姬延清眼下确实是又气又为难。他查来查去,竟查出来是佟月和姬文音搞出来的事情,一个是他娘舅家的表妹,一个更是他一母同胞的亲妹妹。这让他如何向姬延凌交代。

  他又差人去太医院打听了沈若的消息,得知沈若被下的是烈性巴豆,伤了脾胃心脉,不过暂时已无大碍,心下又稍稍安定几分。

  姬延清倒是从没想过要瞒着姬延凌,他也清楚这事虽然交给他去办,可是姬延凌想要知道的事情是决计瞒不住的。于是吩咐人去叫佟月进宫来,自己去了姬文音的寝殿。

  姬延清到姬文音寝殿时,姬文音正在挑头花儿,心情很是不错的样子,见了姬延清开口道,“皇兄,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你觉着我戴哪朵头花儿好看?”

  “你还有心思看这些,不知道自己闯大祸了?”

  “我能闯什么大祸?”姬文音奇怪道。

  姬延清突然想起来,姬文音今日躲懒,没去文华书堂,是以没亲眼瞧见沈若呕吐不止晕死过去的样子,“前些日子,佟月是不是来绮月宫找过你?你俩捅出什么篓子,自己不清楚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