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负美人妆

第十一章 上门赔礼

不负美人妆 玖籽 2190 2020-02-26 08:00:00

  “我当是什么大事儿呢!”姬文音松了一口气,好奇道,“皇兄,沈若是不是正习着课,便开始闹肚子,急着出恭啊?”姬文音说着还脑补了一番当时的画面。

  “闹肚子?沈小姐在文华书堂吐的止不住,昏死过去了。太医说沈小姐身子弱,受不住那烈性巴豆粉的药性,伤了脾胃心脉,如今去了半条命,五皇兄下令彻查此事。”

  “什么?怎的……怎的会如此严重?”姬文音不敢置信。

  “我已派了人去传佟月进宫,你这便跟着我去长乐宫认错。”

  “我不去,我和佟月表姐只不过下了些巴豆,想整整她罢了。是她自己没用,受不住药性,变成这样,怎的能怪我?”姬文音嘴硬道。

  “姬、文、音!”姬延清见她如此不知悔改的模样气的不轻,“我知道你一贯不喜欢沈家小姐,可她是晋国公府的人,还是皇后娘娘与五皇兄护着的人。以往小打小闹我都未曾说过你什么,沈若自小病弱是整个长安城都知道的事情,如今你不知分寸把人折腾去了半条命。别看你是公主,她若是真在皇宫里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父皇都第一个不会放过你,你的命尚且不够赔给晋国公府的。”

  姬延清这话说的是有些重的,但道理也是没错的,皇上想拿捏晋国公府,自然也是不能让沈若出事的。

  可这话听在姬文音这儿,却觉着刺耳,只觉着姬延清在说她比不上沈若,她唰地流下泪来,“你是我的亲兄长,却帮着沈若不帮着我,你们都向着她,皇后娘娘是,五皇兄也是。她不过是个官员之女,却处处压我一头,我为什么不能看不惯她!”

  到底是自己一母同胞的亲妹妹,姬延清说了重话后见她如此伤心,也舍不得继续责备她了,叹了一口气道,“这沈家小姐的处境非是你想的这么顺遂的,你别哭了,这事儿到底不是你先挑起的,如今沈小姐病势也稍稳住了,总之先随我去长乐宫认错。”

  “不去不行吗?五皇兄会如何罚我们啊?皇兄,你说这事到底不是我挑起的,那佟月表姐呢?她不会被五皇兄关入大牢里吧?”姬文音还是很敬畏姬延凌的,或者说有些怕他。

  关入大牢自然是不可能,一来沈若情况稳下来了,不至于如此,二来手段多的是,佟月到底是官家小姐,不会用如此简单粗暴的方式。不过姬延清也懒得跟她解释,“你还是先想想你自个儿吧,依我看就是当初母妃太顾及着舅舅,挑了佟月给你做伴读,把你的性子也给带歪了。舅舅这么些年宠妾灭妻,母妃不仅不劝着些,反一味偏帮着,连带着佟月这个庶长女也养的嚣张跋扈,十分拧不清。”

  “皇兄,你怎么能如此说佟月表姐,她也是你表妹呢。舅母家境不好,上不得台面,舅舅这样也怪不得他。况且舅舅只佟月表姐一个女儿,嫡庶又有什么要紧呢?”姬文音不赞同道。

  “你还是赶紧跟我走吧。”姬延清懒得再说,伸手把她拉出寝殿,往长乐宫的方向去了。

  ……

  姬延清和姬文音到长乐宫时,姬延凌正唤醒了半睡半醒的沈若打算给她喂第二遍药了。

  二人给姬延凌见了礼,姬延清一脸惭愧,“五皇兄,沈小姐被下药的的原委弟弟已查清了,这事儿全是文音和佟月给弄出来的,我已遣人去带佟月进宫,先带着文音来给沈小姐赔罪。”姬延清看了一眼姬文音,“你自己同五皇兄、沈小姐交代。”

  姬文音有些害怕的看了姬延凌一眼,见他只专心给沈若喂药,并不看她,心中越发没底了,“五皇兄,都是文音的错。”姬文音低头将前日佟月来找她,如何同她商量,二人又如何将文华书堂的早膳动了手脚一五一十的说了个全,说完又补充道,“五皇兄,文音真的没想到沈若会如此严重,文音不是故意的。”

  姬文音说到一半儿时,佟月便被人领了进来,一看这架势便什么都明白了,没打断姬文音说话,只脸色发白的站在边上。

  姬延凌并未开口,待给沈若喂完了药,又掏出手帕给她擦了擦嘴,这才终于看了姬文音一眼,淡淡道,“文音,你这是在同我道歉?”

  姬文音愣了愣,然后明白了,姬延凌的意思是她害得人是沈若,自然应当先同沈若道歉,可若不是因着姬延凌,她才不会来这认错丢这份脸呢,她十分不愿向沈若低头,可她看着姬延凌脸上的淡笑实在觉得胆颤,咬了咬牙看向沈若,“沈若,这次是我对不住你,希望你能原谅我。”

  沈若自然看出了姬文音的不甘心,想着延凌哥哥也没对他们做过什么,平日里脸上也是挂着笑意的,竟能让他几个弟弟妹妹如此惧怕他,实在很有本事。

  姬文音若是知道沈若在想什么,一定会告诉她,自己这个皇兄平日确是面上总挂着一抹淡笑,可那笑一点也不和煦,淡的要冻死人了,也确是没对他们做过什么,但只要听说过他的能耐本事,谁不敬畏他?

  “原也是我自个儿身子不争气才把事情闹大了些,既然四公主都屈尊降贵来与我道歉了,我也不好不识抬举,这事儿便罢了吧,我不打算追究了。”沈若看了看姬文音又看了看佟月,有气无力道。

  沈若想着反正她追究也不能将她如何,不如装的大度点也就罢了,反正她只说她不打算追究了,又没说旁人也不追究了,她就坐等延凌哥哥给她出气,岂不是很好。

  姬延凌瞧见沈若眼底一闪而过的狡黠,心底觉得有些好笑,既然这么相信他,便由着她得意一会子吧。

  姬文音见沈若如此好说话,心底一喜,觉着这沈若关键时刻还是有些识相的,刚要说话,便听得姬延凌开口了。

  “文音,沈若心善不打算追究此事了,可你是皇室公主,如今做出这些有辱皇室声誉的下作之事,我这个做皇兄的也不好偏袒你,还是要罚你一罚。”

  姬文音被姬延凌如此不温不急的声音吓的一颤,立刻道,“五皇兄说的极是,文音再也不敢了,甘愿领罚。”

  “便罚你在绮月宫你自己的寝殿里禁足三个月,将清心经抄写一百遍,静思己过,你服是不服?”

  “服,文音领罚。”

  “皇兄,我会好好看着文音,让她将清心经抄完的。”姬延清松了一口气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