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负美人妆

第十四章 首次出宫

不负美人妆 玖籽 2192 2020-02-29 08:00:00

  姬延凌想了想,依了她,“那好,打明儿起,我去过文华书堂和父皇那,再过来看你。若有什么事儿,打发你殿里的奴才知会我。”

  沈若点了点头,又觉着自个儿要在这屋里闷一个月实在无趣,想到几年前她和姬延凌养在长乐宫后院里的乌龟,问道,“我能让知秋把绿毛毛移到我屋里来吗?闷在屋里忒无趣了些。”

  姬延凌毫不留情地拒接了,“不行,湿气太重,不利于你养伤。有这么无趣吗?”姬延凌蹙着眉想了想,同她建议,“听承礼说,长安城中的小姐,都爱看市井话本子,你从未看过,要不我遣敬书去宫外给你买两本,打发时间?”

  沈若听到这话,却生出一股被人瞧扁了的不服气来,凭什么认为京中小姐都爱看,她就从未看过呢,“你怎么知道我从未看过?”

  姬延凌好笑,这怎的还炸了毛?“你从小吃的玩的,不是母后着人置办的,便是我给你带来的,别处送来你这里的东西,我也先过了眼,你说我知不知道?”

  沈若挠了挠头,“嘿嘿,我只说你怎么知道,又并未说我是看过的。那就劳敬书辛苦出宫一趟,我也很是好奇这市井话本子都写了些什么。”

  ……

  沈若养病的这一个月,很快便过去了,沈若在这个月也果真觉出了市井话本子的有趣之处来。

  又过了月余,沈若也恢复了每日同姬延凌一块儿去文华书堂的作息。

  京城里的公子小姐消息都灵通的很,自然都知道了四公主和佟月的事情,一时对沈若更是多出些认为此人惹不得的敬意来。

  只是早先在人前姬延凌对沈若是保持了些距离的,沈若也隐约明白姬延凌的意图,可是如今倒像是全不避讳了,沈若虽不明白,也没问他,她知道他做任何事情都十分有分寸的。

  又到了一个月的十五。

  今儿不用去文华书堂,沈若打算窝在西配殿里好生歇上一日。

  忽而传来一阵脚步声,而后见知秋打帘儿进了屋子对沈若道,“殿下遣了敬书来知会您,让您去一趟殿下的绥德殿,不过倒是没说是什么事儿。”

  “知道了,你让敬书先回吧,就说我换身儿衣服便去。”

  绥德殿是长乐宫的东配殿,不过占地大小、内里装饰比起皇后娘娘的正殿也是不遑多让。

  实则东西六宫的配殿多由皇子、公主或是非一宫主位的妃嫔住着,这还是得宠的皇子、公主如姬延清、姬文音才能一人住一殿,但也皆无匾额,只长乐宫的东配殿在姬延凌出生前,便由皇上下令重新翻修,并亲自提了“绥德殿”三个字作匾,由此皇上对姬延凌的喜爱也能窥见一两分。

  沈若到绥德殿后,才发现傅承礼也在,“早先听敬书说傅公子离京去办要紧事儿去了,一晃都过去了几个月,如今可是办妥了?”

  “嗯,虽还算不得十分圆满,却也有些眉目了。”傅承礼点头道。

  沈若又看向姬延凌道,“殿下与傅公子谈事儿,怎的把我也叫来了?”

  姬延凌突然觉着小姑娘一本正经的样子有几分可爱,“傅承礼是我的可信之人,你该如何便如何,不用对他如此客气。”

  傅承礼闻言笑了笑,又听姬延凌继续道,“我与他并未谈事儿,今日无事,叫你来是打算带你出宫玩儿。”

  “出、出宫玩儿?”沈若有些不相信自个儿的耳朵,“延凌哥哥,你是说出这长乐宫还是出皇宫啊?”

  姬延凌无奈道,“出宫自然是指出皇宫。”

  沈若从未出过宫,很是兴奋,冷静下来后却有些犹豫,“皇上准许我出宫吗?”

  姬延凌听沈若如此问他,蓦地有些不好受,“父皇当年下旨也只说你未足月而生,将养在母后处着太医看顾。并未说过不准许你出宫。”

  傅承礼听到这也有些诧异,他昨日刚刚回京,一早被姬延凌叫进宫来,原以为是要询问北齐皇室隐卫和招揽华荆的事儿,便主动说起这两件事,没想着刚说了两句,姬延凌却说此事不急,却是要带着沈若出宫去。

  当年皇上下旨确是只说是顾念沈若身底弱,入宫着皇后亲自教养看顾,实则也只有百姓相信,朝堂之上明眼人都知道,皇上这是忌惮晋国公府既得民心又握兵权,沈若是晋国公府的掌上明珠,说的难听些,沈若便是当作质子留在宫中的,自然是不能随意出宫的。

  好在晋国公府嫡女的身份摆在那儿,这么多年来,皇上除了将她留在宫中,却从未在旁处为难于她,更何况皇后喜欢她,沈若一应吃穿用度都堪比公主。

  沈若自然也明白这其中干系,于是笑着拒绝,“延凌哥哥,我也不是很想出宫,前段时间大学士授的《古文书经》我拉下许多,学得不是很明白,今日得空还想再温温书呢。”

  “沈一一,依着你这走神儿的功夫,再看几日也是白费,”姬延凌忍不住想打击她。

  实则只需看沈若一眼,姬延凌便知道沈若并不是真的不想出宫,只是这份儿懂事未免让他有些心疼,于是柔了口气,“还是老规矩,你不懂得地方我晚些时候再教你,现下先出宫,只当陪我一趟了。”

  姬延凌见沈若仍是有些犹豫,又继续道,“知道你胆儿小,放心,你扮作傅承礼的小厮,不会被发现的,若是被发现了,天塌下来,我给你兜着,如何?”

  沈若听姬延凌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只得点点头,由敬书领着去厢房换姬延凌早已备好的说是要扮成傅承礼小厮的衣袍。

  傅承礼听姬延凌如此说,思索了片刻也明白了,如今皇上与国公府关系和缓了些,沈若就算出宫被皇上知道了,只要沈家没什么动作,因是姬延凌授意的,皇上睁只眼闭只眼也就过去了。不过姬延凌是皇上最属意的皇子,明面儿上就这么把人带出去,难免有些打皇上的脸,扮作他的小厮由他带出去,如此也算各方都考虑周全了。

  傅承礼想通其中关窍,对姬延凌道,“早先还忧心殿下对沈小姐之心太甚,往后难免因着沈小姐的身份,做出些不利于殿下自身的事儿。如今看殿下能处处周全,我也安心了。”

  姬延凌并不想瞒傅承礼,向他直言,“你不懂,我想得周全些,是不想让她冒一点儿险,只是时机未到,只能处处委屈与她,我从不图她一时喜乐,但愿她一世安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