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负美人妆

第八章 沈若中毒?

不负美人妆 玖籽 2221 2020-02-23 08:00:00

  沈若虽然喜欢吃粽子糖,可皇后觉着这糖太过甜腻,怕她贪嘴吃坏了牙,平日是不让她多吃的。

  眼下瞧见十分欢喜,可她又觉着有些奇怪,这粽子糖虽不是什么稀罕物,只不过在文华书堂的膳桌上却是从没有上过的。

  沈若先是想到了姬延凌,想了想又觉得不是,若是姬延凌给她送零嘴儿,大可晚上在长乐宫给她,或是像昨儿给她塞两块儿也就罢了,却是不必如此的。

  沈若既排除了姬延凌,便不打算吃了,她虽然嘴馋却觉得从未有过而有了,还正是自己喜欢吃的,还是应当多防着些。

  这也是姬延凌从小便给她灌输的思想,这长安城乃至整个天下,想要在这宫里害她,让皇室与国公府反目好坐收渔利的人不少,沈若对人是不会轻易相信的。

  沈若本就有些吃不下,浅浅呡了两口营养粥,便放下勺子,想起身了。忽而听到以屏风相隔的另一边儿传来两个男声。

  “今儿怎的还有粽子糖?这糖也忒甜了些,我可不爱吃这个。”

  “许是因着今儿这粥放了麦冬根有些苦,所以放点粽子糖解苦吧?如今快至初夏了,初夏是解冬寒的好时候,去年的夏天好似也是同粥里放了几回驱寒祛湿的麦冬根的。”

  “那还不如放些桂花糖,这糖太甜了,我都下不去嘴。”

  ……

  沈若听了这二人对话,突然觉着有些好笑。倒不是笑那二人,而是笑自个儿疑心太重,不过是碟儿粽子糖罢了,难不成还是谁为了给她下毒特意安排的不成。

  沈若摇了摇头,抬手捻了块糖放进嘴里。却没发现不远处一直悄悄注意着沈若的佟月眼里一闪而过的得意。

  等用过早膳,大学士开始授课时,沈若坐在自己桌案前摊开书卷,想趁着无人注意,偷偷打个盹儿,却觉着轻微有些胸闷。沈若并未声张,想着兴许过会子便好了。

  不曾想,拖的越久,沈若不舒服的感觉越是明显,不仅胸闷,还恶心想吐,内腹像针扎一般难受。

  她向窗外看去,想使个眼色将知秋唤进来带她出去歇一歇,却并未瞧见人。

  佟月一直注意着沈若,很快就发现了沈若的不适,暗笑道,发作的还挺快,等着出丑吧。

  沈若越是等着越觉难受,只觉着眼冒金星,视线也渐渐模糊起来,她想出去,却半晌提不起力,别说站起身,连依着桌案都只觉乏力。

  这边姬延凌坐在最前排,突然感觉有些心神不宁。他蹙了蹙眉,按了按额角,而后偏了偏头朝最后排的沈若看去,发现她额头上渗出层薄汗,面色也很白,姬延凌蹭的站起身。

  授课的大学士正说的慷慨激昂,见姬延凌突然站起了身,立刻停下,恭敬道,“五殿下可是有何事?”

  一时间,授课间里所有人都看向姬延凌。姬延凌却并未开口,只见他步子看上去轻缓,却很快的走到了最后一排,来到沈若桌案前,蹲下身来,“脸色怎么如此难看,可是身体不适?”

  沈若勉力抬起眼皮看着姬延凌,想让姬延凌离远些,她快吐出来了,可别污了他衣袍。可一张嘴,尚未吐出半个字来,身子便向前一倾“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姬延凌白色的衣袖上也沾了不少污秽,看上去十分醒目。他毫不在意,另一只手撑着沈若的胳膊,好叫她省些力气。

  沈若本就未吃什么东西,吐了几口便只剩些苦水儿,却仍是止不住,像是要把心都呕出来似的,脸色也渐渐发青。

  姬延凌见她话都说不出,面上有些凝重,抬手试了试沈若额头的温度,并未发热,却沾了一手的凉汗。

  这时,众人也都围了过来。姬延清见姬延凌如此,也上前关心道,“五皇兄,沈小姐可是吃错了什么东西?不如先请太医吧?”

  姬延凌一边从怀里掏出手帕,替沈若擦了擦额头上的凉汗,一边点了点头,刚想说话,就见沈若吐的再吐不出东西来,血气上涌,一时受不住,晕了过去,往地上倒。

  姬延凌心下一惊,赶紧接住了她,将人打横抱了起来,对姬延清道,“你吩咐人尽快将太医请来我在文华书堂的房间。再把敬书和知秋叫过来。”说完,便抱着沈若朝里间走了。

  “我这便去。”姬延清应下,出去叫人。

  大学士被人忽视了,也并不在意,只交代今日提前下学,让大家各自回去。又让文华书堂值守的小太监将这一片狼藉打扫干净,便也往里间去了,想着去看看情况。

  柳倾婉站在一旁面上也有些不好看,姬延凌今日一举一动对沈若可谓是太过不同,她敢说以姬延凌淡漠的性子,哪怕今日晕过去的是他有公主之尊的几个亲妹妹,他至多也只会吩咐下人去请太医。

  原本她言语间诱佟月给沈若下药,便是想试探姬延凌对沈若的态度,如今这结果若说姬延凌对沈若没有心思她是断然不信的。

  倒是佟月,柳倾婉原本以为她性子虽有些跋扈,但胆量却不大,不敢做的太过。最多下点闹肚子的药,整整沈若也就罢了,这样旁人也只当沈若自个儿吃坏了肚子,不会惹人怀疑。如今看沈若的样子,倒不知是被下了何药。

  柳倾婉想到这,抬头向佟月瞧去,却见佟月脸色也有些白,一副意料之外的样子。

  柳倾婉觉得无论如何这事儿与她扯不上干系,上前唤她,“小月,沈若妹妹瞧着不大好,大学士让提前出宫呢,咱们在这儿也帮不上忙,不如回去等消息吧。”

  佟月回过神来,“哦哦,好,这便走吧。”

  ……

  姬延凌小心的将沈若放在他房间里的躺椅上,敬书与知秋也得到消息跑了过来。

  “呀!小姐这是怎么了?”知秋进了屋,见到沈若一张小脸白的跟纸一样,唰地一下脸也白了。

  “她方才吐的止不住,晕了过去,你去打盆温水来替她擦一擦。”姬延凌没看知秋,只伸手捏了捏沈若的手心,见她一副无知无觉的样子,心下越发担忧了起来。

  知秋听姬延凌吩咐,慌不忙跑出去打水。

  倒是敬书瞧见姬延凌衣袖上一片脏污,问道,“殿下,您可要先换一件备用的外袍?姑娘先由奴才照看着吧。”

  “嗯,你拿过来吧。”

  敬书赶紧把文华书堂里备着的外袍找出来递给姬延凌。

  姬延凌却没换下自己身上脏污的外袍,只小心翼翼的搭在了沈若身上。

  敬书一愣,又听姬延凌吩咐道,“你去迎迎太医,让太医赶紧些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