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负美人妆

第十二章 踪迹已清

不负美人妆 玖籽 2170 2020-02-27 08:00:00

  “延清,你与文音一母同胞,也该多费些心,文音禁足的这三个月,便由你在长安城中的适龄小姐中挑一位德行出众的给文音做伴读吧。”姬延凌说话间便将佟月伴读的身份给免去了。

  姬延清回头看了佟月一眼,点头称是。

  姬文音倒是有些不愿意,只是姬延凌都已开了口,她实在不敢反驳。

  佟月一时脸惨白了下来,姬延凌此话几乎在直言她德行有失,不配为公主伴读了。

  佟月身份不比姬文音,腿一软,跪在姬延凌面前,“五殿下,臣女一时鬼迷心窍,害了沈若,愿受任何责罚,还请五殿下不要免了臣女伴读的身份啊。”

  “佟小姐。”姬延凌淡淡道,“虽然你今日做了谋害晋国公嫡孙女儿的大事儿,可方才沈若也说了,她不追究了。当事人都不追究,那我自然也不好越俎代庖责罚与你。方才对文音的惩罚也是我这个做皇兄的对皇妹的教导。我不会责罚你,佟小姐若是无事就出去吧。”

  沈若听姬延凌说的如此冠冕堂皇,默默在心里给他竖了个大拇指。

  佟月听姬延凌如此说,脸更是白的更沈若这个重病卧床的有的一拼,姬延凌不罚她却是比罚她更让她心惊胆战,她还想说些什么,又不敢再违了姬延凌的意,只得爬起来福了礼,退出去了。

  姬延清见状也道不打扰沈若休息,带着姬文音离开了沈若的西配殿。

  等众人一走,沈若立刻佩服道,“延凌哥哥,你太厉害了,我确实觉得没什么责罚比免了佟月伴读身份的事儿更能让她伤心了,佟月最重脸面,如今可是失了个大脸面。”

  要说这伴读一职,其实算不上有什么实打实的用处,可若是哪位官员大臣的公子小姐被选为伴读,又是一件极有面子的事儿。

  因着皇室挑选伴读既要看被选之人的身份,又要看其人的德行、学识、礼仪。能选中做皇室伴读在世人眼中都是对其家世和本人的认可。

  对于公子来说,结交在文华书堂习课的人对于以后的仕途也极有益处,对于各位小姐来说,也是个值得在纳采之时拿出来说道的长脸之事。

  姬延凌挑了挑眉,“这就叫责罚了?我还什么都没干呢?”

  沈若好奇道,“难不成你还有什么后招?”

  姬延凌略清淡地笑了笑,“这责罚么,自然是上赶着求来的让人记忆深刻些。”

  沈若躺在床上缩了缩脖子,“延凌哥哥,我觉着你这笑有些渗人,我突然有些明白为何姬文音如此怕你了。”

  姬延凌撇了沈若一眼,“真是个没良心的小姑娘,我这又是为了谁?”

  沈若立刻讨好的笑了笑,“为了我,为了我,殿下威武!”

  姬延凌扶了扶额,“你还是别笑了,脸色白的跟鬼一样,也不知到底是谁笑的渗人。”

  沈若不高兴了,振振有词道,“亏你还是皇室嫡系,怎的却信那鬼神之说?张口闭口却是鬼啊鬼的,忒丢你们皇室颜面了,鬼能及得上我一般美貌如花吗?”

  姬延凌替沈若捻了捻被子,“嗯,你说得对,鬼确然及不上你。折腾了这么大一会儿,眼下清净了,你快睡吧,我就在这儿守着你。”

  沈若也确实觉得累的很了,她今日元气大伤,方才的贫嘴也全凭着一口意气之争,待这口气略松泛些,倦意便铺天盖地而来了。她闭上眼睛,不多时便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姬延凌往后挥了挥手,敬书和知秋便领着屋内侍候的宫女太监都退了出去。

  姬延凌垂眸看了她一会儿,也坐在软椅上斜倚着床栏闭上眼假寐。

  约莫过了半柱香,姬延凌突然睁开眼,看了沈若一眼,见她睡的十分安稳,压低了声音,“何事?”

  隐一跟阵黑烟儿似的飘在了姬延凌身前,“殿下,属下方才收到傅公子传信。”说着递上一个小小的纸卷儿。

  姬延凌打开一看,上面只四个字,“踪迹已清”。

  “知道了,你传信给他,让他不急着回京,替我寻一寻华荆,尽力招揽,不惜任何代价。”

  “殿下说的可是那位前些年扬名江湖,近来却失去踪迹的神医华荆?”

  “不错。”

  “属下立刻给傅公子传信。”

  “嗯,去吧。”

  隐一身形一闪,消失在屋内。

  ……

  其实养病的这几日,沈若过得很是舒心,她很喜欢这种既不用动脑子又不用费力气的日子。

  期间几位皇子、公主许是碍于皇后和姬延凌的情面,也纷纷登了西配殿的门儿想来看望沈若。

  倒是姬延凌担心沈若养病不能养的安心,若是由西配殿的宫人回绝旁人探望,难免显得太过拿乔,惹来麻烦。遂特意吩咐敬书留在西配殿将那些个前来探望的人都给婉拒了回去。

  那些个皇子、公主许是原本就对来探望一个不得圣心的臣女不感兴趣,纷纷借坡下驴的留下一些滋补药材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沈若对此也甚为满意,觉着这病养得颇为清静。

  只是在听到知秋告诉她,户部尚书家的夫人给长乐宫递了牌子想带着小女儿蔡然然进宫探病沈若,也被姬延凌拒了的时候,这份满意就变得有点不满了。

  蔡然然算是这长安城中沈若唯一的手帕交了。性子活泼,胆子又大,不爱惹事儿又不怕惹事儿与沈若很合的来。

  不过二人交情虽好,能玩儿在一起的时候却实在是少,一年也只有几个大型宫宴,或是尚书夫人带着蔡然然来长乐宫给皇后请安的时候能小小聚上一聚。

  早几年,因着蔡然然心悦傅承礼,想央了父亲将她弄进文华书堂作七公主伴读,还偷偷给沈若递了消息。

  沈若知道后,很是开心了一阵子,不过这事儿最终还是没成。

  一来,蔡然然跟沈若年纪一般大,与七公主年岁差的多了些,七公主的母妃纵然很愿意牵扯上户部这个肥差,但到底对蔡然然而言不是优选,而年纪与蔡然然相近的几位公主都已有了伴读,也不好将人替了下来。

  二来,蔡然然她爹户部尚书,为人一向秉持着中庸之道,既不得罪哪一方势力,也不巴结哪一方势力,滑溜的狠。他觉得若是自己女儿做了公主伴读,难免被牵扯道一些势力相争中,倒不合他一贯的作风。

  于是这位尚书大人尚未为蔡然然的请求做出努力,就遗憾地告诉她,闺女,这事儿成不了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