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负美人妆

第二十一章 神医华荆

不负美人妆 玖籽 2109 2020-03-07 08:00:00

  沈若觉着这西黎的怀远王世子实在有些奇怪,听闻西黎皇帝子嗣单薄,皇室只得两位公主而并无皇子,近些年传出了些西黎皇帝有择宗室子以继之的风声,而这位怀远王世子在宗室子弟中最为出众,因而呼声很高。若真如此他口中的老头子指的是谁呢?怀远王?还是西黎皇帝?又或者是旁人?

  沈若低头想着事儿,很快便来到了尚衣局。

  知秋眼见着要到尚衣局了,自家小姐还是一副沉思的模样,凑在沈若耳边小声道,“小姐,这位西黎的怀远王世子看着似不安好心,这布料子又是他送来的,咱们还挑吗?”

  沈若听着知秋问话,这才回过神儿来,“挑!自然是要挑的,他既是已经把东西献给了皇上,便是南楚的东西,与他却没了干系,皇后娘娘一片好意,我自然是不能辜负的。”沈若说话间便进了尚衣局。

  尚衣局的主事姑姑匆匆迎了出来,对沈若十分客气,热络的新进的几匹流云散花锦呈给她看,又吩咐几个小太监料子抱出去,在屋外头摊开给她看。

  沈若这才发现这料子在这日头的照耀下会发出淡淡的流动的光泽。

  主事姑姑替沈若解释,“这流云散花锦的‘流云’便是指的这隐隐流动的的光泽,至于这‘散花’便要靠奴婢们的绣工了,若是将百花秀在这料子上做成衣裳,在这光泽的映衬下,便觉着百花都从裙摆上落了下来,好看得紧。”

  主事姑姑见沈若目露赞赏,趁热道,“要将这料子上秀上精细如生的百花也并不容易,须得四五位绣活顶好的织绣女同时绣上二十日方能成形。”

  沈若伸手轻抚了抚那锦缎,点了点头,“果然不亏是流云散花锦。”

  “姑娘可先挑选了料子,奴婢挑着手艺最好的织绣女先紧着姑娘的料子做秀活。”主事姑姑这话说的也是奔着讨好长乐宫去的。

  沈若自然清楚这主事姑姑的心思,点头承了她的好意,对着几匹料子细看了看,“就要那匹浅桃色的吧,至于绣样就不用百花那么麻烦了,只桃花就好。”

  尚衣局承接各宫衣物织造,这位主事姑姑对沈若偏喜桃花样式的刺绣也有所耳闻,点了点头,将沈若说的记在心里。

  挑好了料子,沈若也不多留,她心里还装着事儿,直直原路折返回了长乐宫,进了长乐宫却没回她的西偏殿,步履轻盈地转去了姬延凌的绥德殿。

  这趟叫沈若扑了个空,绥德殿的奴才告诉沈若姬延凌出宫去了。

  沈若原本对萧霁的事情十分在意,想找姬延凌说一说她今日碰着萧霁的事儿,现下才想起知秋一早就告诉过她姬延凌出宫去了。

  沈若拍了拍脑袋,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扭头想问问知秋怎么也不提醒提醒她,发现知秋也是一副纠葛想事情的模样。

  沈若摇了摇头,想着姬延凌定然是去礼部准备中秋宫宴的事了,一时半会也回不来,便打道回了西偏殿。

  而此刻沈若以为在礼部忙的不可开交的姬延凌,正坐在左相府的后院亭子里喝茶,在办他以为更要紧的事儿。

  “昨日在宫中你说事情办的不算圆满,却也有些眉目了?”

  傅承礼坐在姬延凌对面点了点头,“正是,早先收到殿下传信让我尽力招揽华荆,我便安排人四处打听,后来却打听到他如今隐世在林清山上,便去那儿寻,寻了几日却未见踪迹,倒是有个孩子找到我,说有人让他带话给我,说‘若寻他有所求,拿美人妆下落来换’”

  姬延凌闻言蹙了蹙眉,“又是美人妆……”

  傅承礼点了点头,“不错,我想这定然是华荆知晓我在寻他,不愿相见所以让那孩子给我带的话。”

  傅承礼见姬延凌不作声,又道,“殿下,这美人妆到现在来看,也不过是个传说,是真是假也不知道。说不得是华荆不愿出世,故意拿美人妆做个托词。殿下可是有别的法子让华荆为我们所用?”

  姬延凌盯着手里茶盏,思索了片刻道,“别的法子倒是也有,可我要的是他的医术,若是不让他心甘情愿,也难以将这医术发挥出十分的用处来。”

  傅承礼也觉得是这个道理,“既然不能让华荆心甘情愿的跟着我们,那依着殿下的意思,是要放弃他了?”

  “不,”姬延凌抬头淡淡道,“据说这华荆医术十分了得,不能轻易放弃招揽,你传信让刘焕去一趟林清山,就说美人妆的下落没有,但若是他能替我将一个人的身体调养好,我告诉他一个关于美人妆的消息。”

  傅承礼自然知道姬延凌招揽华荆是为了替沈若调养身体,但听得姬延凌想拿美人妆的消息作交换还是一惊,问道,“殿下,您有关于美人妆的消息?”

  “嗯,略有些猜测,”姬延凌眸色深深,让傅承礼不能猜出他心里所想。

  “殿下,您……您若是知道美人妆的消息,何不着手命人去打探,美人妆可是一笔三国都垂涎已久的前朝宝藏,若是找到了,对您也是不小的助益。”

  傅承礼见姬延凌丝毫不动心,还想再劝,“殿下不为自身考虑,也要为南楚想一想呀,若能得美人妆不仅是南楚国力强盛的象征,对西黎、北齐也是不小的震慑。若是您担心沈小姐身体,其实也并不冲突,华荆只说要美人妆下落,非是要我们助他得取美人妆,只要我们给了他消息,他自然是要应诺替沈小姐调养的。”

  “不必了,传说中的前朝宝藏不一定是钱财。既然都沉寂了一百多年,就不必费功夫去寻了。”姬延凌仍旧是无动于衷,

  傅承礼见他仍是未对美人妆动心思,只得叹了口气,不再劝了。

  姬延凌又想起一事,“对了,我早上出宫前在父皇那见了西黎怀远王世子,中秋宫宴还有月余时间,北齐来使也是约莫在二十日后方能到南楚,你暗中打探一下这位怀远王世子眼下提早来京是否还有别的目的。”

  “是,殿下。”傅承礼将此事记在心中。

  “这事儿你记着便好,还是把招揽华荆的事儿放在首位上。”姬延凌又补充道。

  “……好的,殿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