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负美人妆

第二十三章 约她一见

不负美人妆 玖籽 2086 2020-03-09 08:00:00

  这日,沈若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才起,今日既不用去文华书堂又还没到姬延凌忙完逮她去习武的日子,这等悠闲的日子令沈若觉着很是舒心。

  梳洗后,沈若瞧外边儿日头不错,便让知秋把上回敬书出宫买的市井话本子找出来,又唤了两个小太监合力将软塌给搬了出来。

  沈若布置好了这些,满意地点点头,斜靠在软塌上晒着太阳看起话本子来。

  沈若觉着一样东西能在市面上时兴起来,果然是有其道理的。正如这市井话本子,里面的故事一个个百折千回、跌宕起伏的,里头的人物也个个性格鲜明,着实吸引人,这些话本子有写世仇家恨下的旷世绝恋、有写金戈铁马下的生死悲欢、有写身不由己无可奈何下的血染江山……

  沈若正看的起劲,突然额间一痛,定神儿一瞧,地上有个纸团子,正是它作了怪。

  沈若捡起纸团子铺开,上门龙飞凤舞写着几个字儿“黎凰木下一见”,这字迹挺拔张扬,是难得一见的好字。

  沈若思绪尚沉寂在书中,不由得一个激灵,这跟她在话本子里看的桥段却是有些相似的,世家小姐和仇家公子倾心相爱,却叫两族长辈棒打鸳鸯,二人只能夜半时分,以纸条传信,偷偷相会。

  沈若原本还存了一丝得意,自个儿居然能遇上话本子里的桥段,这果然说明了她也是值得被写进话本子里的一代佳人不是?忒叫人兴奋了些。

  可她挠了挠头,这是谁写的呢?在南楚能写得出如此好字儿的人沈若知道得也只有姬延凌和柳倾婉的父亲右相大人了。

  眼下这纸团子上的字儿不是姬延凌的笔迹,也不可能是右相写的。能有这等风骨……那……沈若猜想着莫非是前几日将将见过一面的怀远王世子萧霁。

  若果真是萧霁,却不晓得他又打着什么算盘,但不论打什么算盘,对于她也无非三种境况,一则是坏事儿,那定然是不能去的,若是又中了迷魂术可怎么好?二则是好事儿,沈若觉得自个儿实在不稀罕他能给自己做什么好事儿。三则是不好不坏的事儿,那她就更没什么兴趣了。

  想到着,沈若又把那纸片原样揉成了个团儿,唤道,“知秋,把这个拿去扔了。”

  知秋本在沈若闺房里给沈若收拾被褥,听声出来,见自家小姐手里多了个纸团,有些奇怪却也不多问,依言拿去扔了。

  沈若自觉这事儿解决得十分圆满,又捧起话本子接着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沈若额间又是一痛,一瞧,地上果然又是一个纸团子,沈若展开见上面写着“你若不来,当心我夜探香闺坏你清誉。”

  沈若恼怒的将那纸片揉成一团,气沉丹田,怒吼一声,“知秋,陪我去一趟后花园。”

  知秋走过来发现不知为何小姐看上去有些不高兴,不过沈若愿意多走动走动还是挺让人高兴的,“小姐,您是该多走动走动,王太医也说多活动活动,对您的身子是有益的。”

  “嗯。”沈若点点头,也不解释。

  待沈若和知秋到黎凰木下的时候,萧霁一身红衣在黎凰木红色的花朵下,摊开的手心里还落着一朵枯萎的黎凰木结出的花儿。沈若暗道,写纸团子丢她的人果然是萧霁。

  萧霁瞧见沈若过来,将手里的花儿扫落,拍了拍手,笑的灿烂又风流,“沈若,你也忒不解风情了,与人私会还带个小丫头。”

  沈若还没说什么,知秋先急了,“萧世子在我南楚地界怎敢如此胡言乱语,坏我家小姐清誉,您若再如此狂言妄语,奴婢可要叫人了!”

  萧霁听了倒也不恼,对沈若笑道,“你的这个小婢女还挺护主,做的不错。”

  沈若把知秋拉在自个儿身后,“知秋言语间或许有些冲撞了世子,希望世子不要放在心上。不过知秋语气虽然不好,道理也是没错的,旁人见了,确实容易惹出误会。”

  “你放心罢,这周围若是有人无人我都不晓得,也白活了这么些年了。”

  沈若点点头,自然是不敢小看他的。

  萧霁虽笑的灿烂又风流,可沈若觉着他好像不太高兴,为什么呢?他早先说有事情要处理,是他的事情没处理好吗?沈若心里也有些闷闷地不痛快起来,怎么开导他才能让他开心起来呢?

  沈若想到这儿突然一惊,打紧在心里默念,邪门妖术!邪门妖术!

  沈若想着赶紧将纸团子的事儿解决了,“那不知萧世子约我相见所为何事?竟如此不依不饶。”

  知秋一愣,萧世子果真跟小姐是约好的?什么时候?她日日跟着小姐,她怎的不知道?

  “沈若,你对谁都是这么狠不得推开八丈远的样子吗?”

  “那倒没有,只是萧世子说话做事总是这么特立独行,让人有些难以适应。”

  “哦——”萧霁一脸了然的样子,“原来小阿若只是对我不一样些,依着你我的关系,你合该对我不一样些。”

  沈若蹙了蹙眉,“萧世子总喜欢与人说些似是而非的暧昧话吗?你我不过日前堪堪见过一面,实在没有什么关系不关系的。”

  萧霁听沈若如此说,直直地看着她,“其实你这么想也不错,对于你而言,我不过是个受邀参加南楚宫宴的别国世子。可是对我而言,你是我很熟悉的人,你从小到大的事,总有人说给我听,在我爱听的、不爱听的时候。”

  沈若一怔,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抬起头刚想让他说明白些,突然被他眼里的压抑、沉郁给惊住了。

  他不是西黎最受宠的世子吗?为何眼底会有这样的沉色,西黎皇如此看重他,他在西黎过得却不顺心吗?沈若觉得心里闷闷的,竟有一瞬觉得想要落泪。

  沈若刚想寻个什么话头开解他一番,可又觉着自个儿实在不了解他,且又不晓得他是缘何心中压抑,万一说错了什么话,将安慰人的话变做了扎人心口的刀子,岂非帮了倒忙?

  踌躇间,听到萧霁问她,“我这么突然出现在你周围,违你心意让你一定来见我,你一定很讨厌我吧?”

玖籽

妹妹对萧霁有些不同,是有原因的哦,后面会写,妹妹是个一心一意的好妹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