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负美人妆

第二十四章 火灵石

不负美人妆 玖籽 2066 2020-03-10 08:00:00

  分明是玩世不恭的语调,沈若却意外听出了几分萧瑟。

  “我……我也不是很讨厌你,我只是觉着终归你我二人一个是西黎的怀远王世子,一个是南楚的国公府小姐,身份敏感,大约是做不成好友的,不如离得远些,各不相干也就罢了,萧世子以为呢?”沈若小心翼翼地说道。

  “真的不讨厌?”萧霁眼神一亮。

  “呵呵……”沈若干笑了两声,“萧世子好歹听人说话也听全了才好。”

  “本世子听人说话一惯会抓首要的来听。对了,不说这些了,今日叫你出来,是想将这个给你。”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块光滑亮泽的红色玉石,“这个是火灵石,可以温养静脉。我听说你几个月前被人算计伤了脾胃心脉,用这个正好,你将它放在床头即可。”

  火灵石?沈若看着那块石头一怔。

  她小的时候就听姬延凌说起过这火灵石,阴生阳,阳生***之使然,乃有万物,说是很多年前在极寒之地出了一块蕴极热的火灵石,那石头通体赤红,能解寒毒、祛表湿、温养静脉。当时姬延凌还派了许多人去寻,却没寻到。

  因着能温养她身体的也并不只此一种,许多珍稀药材虽不如火灵石一般有日积月累之功却用效更好,因此姬延凌也并未执着寻它。倒不成想原来这火灵石在萧霁的手中。

  只是这萧霁平白竟愿意将这样的宝贝拱手相送,却不晓得打得什么算盘,沈若客套着笑道,“萧世子实在是太客气了,我与世子并无交情,却要送我这样的宝贝。不过实在是不用了,我身体已大好了,用不上此等宝贝了,若我留下,岂非暴殄天物?萧世子还是替这火灵石另寻良处吧。”

  知秋听得沈若拒绝了,心里有些着急,忍不住偷偷在沈若身后扯了扯她的袖子。沈若自小如何病弱知秋知道的最是清楚,眼下着火灵石若真对小姐的身体有益处,她简直想立马接过来摆在小姐床头去,谁还管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一流的不中用的话!

  只是知秋将自家小姐的袖子扯了又扯,后者全跟未察觉似的,她也只好罢手垂头站在后边儿。

  “你是怕收了我的东西,与你闺誉有损?你放心,你收下火灵石后,这便是你的东西,与我再无相干。”

  萧霁如此说,沈若其实也是有些动心的,她知道这么多年来,姬延凌一直在操心她的身体,恨不得上天入地的为她寻了许多珍稀的药材。

  等明年入了春,姬延凌就满十七岁了。南楚皇子一向是十七岁便出宫立府封王的,依着姬延凌的身份和皇上对他的爱重,届时很有可能直接立为太子。

  姬延凌入了东宫事务相比如今更是繁杂许多,如果有了这火灵石,日积月累的真能将她的身体养好许多,姬延凌是不是就不用替她多操这一份心了?

  想到这儿,沈若觉得虽不能接受这无缘故的馈赠,但可以想别的法子,于是昧着良心夸赞道,“呵呵,萧世子果真是心地良善之人,有一颗博爱之心,竟如此乐于施手帮助旁人。只是这火灵石十分珍稀,我实在受之有愧。况且我自幼受兄长教导,不可白拿旁人东西,不如这样,萧世子有没有什么想要的珍稀物件,我托人给祖父带话,国公府必定尽力为萧世子寻回以作交换。”

  这话说的没错,姬延凌从小便告诉她,万万不可白拿旁人的东西,特别是英俊潇洒的同龄男子。

  沈若记得当时她还问他,若是样貌丑陋的非同龄女子的东西就可以拿吗?姬延凌还笑着敲了一下她的头说也不可以。

  沈若觉着当时姬延凌这话简直就是为今日的状态而有先见之明的特特说出来的。

  “你父兄戍守边关已久,竟还不忘对你书信教导,国公府果然门风甚严。”萧霁以为沈若说的是她亲兄长沈渝之。

  沈若一愣,也不解释,“是啊是啊,不知萧世子以为我这提议如何?”

  “不如何。”萧霁声音懒洋洋地,一口否定了这个提议,“我自然知道南楚的晋国公府底蕴厚重,拿出许多皇室拿不出的宝贝也不在话下。不过本世子最讨厌与人以物易物了,显得忒没人情味了些。人与人的交情若都如此死板,非得像商人做买卖,岂不是失了相交的趣味?平白拉低了本世子的情调来。”

  沈若眨眨眼,觉着这位怀远王世子真是能言善道,一番话竟激起了她想要逞口舌之快与他相辨一番的胜负欲来。

  不过这是萧霁可不是佟月,能不能辩的过他尚且不论,若自个儿在他处吃了亏去,到底牵扯了西黎,甚麻烦。况且延凌哥哥前几日才嘱咐她离这位萧世子远一些,还是不要与他多纠缠为妙,“萧世子说的也是极道理,如此既未能想出这两全之法来,便就此作罢吧,恕我不能接受世子的好意,不过还是多谢世子了。”

  萧霁一笑,将那火灵石又揣入怀中,“也好,等你将来有一日愿意了,随时找我来取。”

  沈若暗想她是否也该跟上一句,也好,等你将来有一日愿意了,随时上晋国公府去交换?……还是算了,原本就是人家的宝贝,还是不能说的如此理直气壮,摇了摇头,想到事情既然解决了,她也当早早回长乐宫去,今日之事,若是被旁人瞧见总归是个麻烦,于是笑道,“萧世子若是无事,我便先回长乐宫了。”沈若说完便转身想走了。

  “……沈若”

  “萧世子还有旁的事?”沈若回头诧异道。

  萧霁早先脸上的风流邪气的笑意也不见了,沈若在他脸上看出了几分认真和犹豫之色,而后听他道,“其实我们才是同类人,都是一样的身不由己,我本是真心想同你相交的。可是……人活在世上,总会肩负着一些责任,不能事事顺心而为。若有一日,你发现我做了不合你心意的事,你可会怨我?”

  沈若觉着萧霁这话说的委实有些奇怪,他能做什么不合她心意的事儿还上升到怨于不怨上头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