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负美人妆

第二十六章 初次心动

不负美人妆 玖籽 2112 2020-03-12 08:00:00

  蔡然然同沈若说这一番话时,实则沈若心里还对傅承礼好一番佩服,觉着此人忒有气魄了些,敢于冲破世俗的束缚,追寻内心真正相知的女子。可瞧见蔡然然一脸愁容,沈若生生将到嘴边儿的夸赞又给压了下去。她问蔡然然,这傅公子可以自己做主将来娶谁,不是也极好么?

  当时蔡然然摇了摇头告诉她,南楚京城最讲求的便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们这些官眷更加要讲求门当户对四字,左相府家的公子与之身份、年纪都相配的,又撇去如右相一流与左相一门政见相左的官员之女,余下的其实并不算很多,十根手指便能数过来。而她户部尚书的小女儿蔡然然,便能算一个。

  于是蔡然然总想着,只要她能说服自己爹娘帮忙,她和傅承礼是极有可能的。

  可傅承礼的婚嫁自主却打碎了蔡然然满心欢喜的小算计。或许傅承礼如此是因着早已有了心仪之人吧。

  沈若看着自己好友说起这些时,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觉得她十分可怜,心中燃起了一片怜香惜玉的烈火,拖着她一副还没好全的病躯拍着胸脯说要替她制造机会,帮忙撮合他们二人。

  可因着她病着的那些日子傅承礼也不在京中,等傅承礼回京时,姬延凌又弄了个出宫的惊喜砸晕了她,她便将这事儿给忘的全然没影了。

  沈若觉着自己实在是忒不靠谱,错失了良机,前几日,若是同延凌哥哥、傅承礼出宫时把蔡然然也叫上岂不是一个培养二人感情的好机会?

  沈若想着这事儿既然想起来了,便得立刻着手去做,傅承礼是延凌哥哥的伴读,想来延凌哥哥应该很了解他,直接问延凌哥哥好了!

  可是又不好直接去问,不然将蔡然然心仪傅承礼的事儿走漏出去也很要不得。怎么才能又套着话儿又不让延凌哥哥察觉这一桩事儿呢?

  姬延凌正拭着剑,半晌没听到沈若说话,抬头一瞧,却见沈若不知在想些什么,面上表情十分丰富。

  “在想什么?”

  “我在想傅公子有没有心悦之人。”沈若不防姬延凌突然问她,脱口而出。

  沈若瞧姬延凌听到这话眉毛微微一挑,心下一惊,自个儿怎的径直说了出来?延凌哥哥不会以为是她喜欢傅承礼吧?遂赶紧解释道,“这个……是因着我有一位好友,觉着傅公子温润肃直可为良配,故而我才想帮着问问傅公子有没有心悦之人呢?”

  姬延凌点点头,故意作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唔……原来户部尚书的小女儿喜欢承礼啊。”

  沈若微张着小嘴,说漏嘴了?没有呀,“我……我方才只说是我一个好友?”怎么就猜出是蔡然然了?

  其实姬延凌早晓得蔡然然喜欢傅承礼这回事儿了,倒不是他自个儿对这些风月八卦感兴趣,而是蔡然然是沈若唯一的手帕交,姬延凌不放心所有接触小姑娘的人,派人将蔡然然从小到大的经历都查了一遍,发现这位蔡小姐确然性子不错,这才放心让沈若与她相交。

  眼下姬延凌如此说,也不过想逗一逗她,“你都说了是你的好友,你不是就蔡小姐这么一位知交好友,我自然知道了。”

  沈若不满道,“谁说我只有一位知交好友了?延凌哥哥你也忒瞧不起人了!”沈若一惯觉着自己从小长在宫里没有玩伴有些可怜,被姬延凌戳了痛楚,自然不太高兴。

  姬延凌瞧她真有些难过的样子,略一思索便猜到了她在想什么,赶紧转口道,“沈一一,哥哥这是在表扬你,好友贵精不贵多,人生能得一知交好友,情趣相投、诚心相待,肝胆相照岂不是比有一群狐朋狗友强上许多?”

  沈若半信半疑,“真的?”

  “自然是真的,可惜许多人汲汲一生也不能领悟到这样的道理。”姬延凌煞有介事地叹了口气。

  沈若立马被哄得喜上眉梢,喜滋滋道,“我果然还是极有悟性的。”

  欢喜了片刻,又马上追问,“延凌哥哥,那傅公子到底有没有心上人?”

  “唔……也算是有的吧。”姬延凌给出了一个听上去并不确切的答复。

  “算是?”沈若提高了尾调,表示自个儿有浓厚的兴趣,打紧继续说下去。

  姬延凌却没如她的意,没顺着她说下去,“沈一一,你知道什么是心悦吗?不解风情的小石头一个,还急着替人做红娘,操心旁人的感情?”

  “我自然是知道的!什么小石头啊!”沈若有些不服气道。

  “哦?”姬延凌上前几步走到沈若跟前儿,弯了弯腰,将脸凑到沈若眼前,作出一副好奇的样子,“那你说什么是心悦呢?”

  沈若一抬眼,入目的便是姬延凌那双清贵好看的桃花眼,他眼里略略带着笑意,上扬的眼尾让沈若想到了那一簇簇开的正好的桃花。

  沈若突然觉得自个儿心好像剧烈地跳动了两下。她这是怎么了?她一时好像不知道他们方才说了什么,说到哪了?

  沈若突然又觉得胸口有些不适,好像被针尖儿微微刺了一下。

  “沈一一?”姬延凌低低的声音似乎带着微妙的笑意,像陈酿多年的醇厚美酒倒入精心准备的玉壶发出的回响,有一种蛊惑人心的意味。

  “啊?”沈若回过神来,她不知道她方才是怎么了,想了一会儿也没想明白,也就作罢了,“哦……延凌哥哥你问我什么是心悦是吗?”

  沈若摸了摸耳朵,认真地想了想才开口,“诚然我虽然不晓得心悦到底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或者感受。但是我近来瞧话本子却对有了心悦之人后当如何追寻、倾心相恋的两个人在一起后当如何相处有了一番不晓得成不成熟的见解。”

  姬延凌伸出手,顺毛似的摸了摸沈若的头发,“唔……那你说说看,哥哥帮你分析分析。”

  “我以为,若是一个人有了喜欢的人,就应该尽力去争取,如果成了,自然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局面。如果不成,也不愧于自己尽力争取的勇气。比起畏畏缩缩,最终黯然伤神、徒留遗憾岂不是强上许多?”

  难得沈若说得认真,姬延凌也听得认真,“嗯,你说得很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