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负美人妆

第二十九章 道阻且长

不负美人妆 玖籽 2042 2020-03-15 08:00:00

  三公子一面将风灵押在他别院儿的暗室里,想套出些关于傅承礼的阴私事儿,另一面又盘算的很好,依照着三公子的预想,等傅承礼得了消息来了他的别院,他定要于言语上好好羞辱一番这位平日里眼高于顶的伪君子。

  但三公子也未想着从旁处为难傅承礼,他想好了只要傅承礼答应一台轿子将花魁风灵抬进左相府做了妾,他便也大度的成人之美乐于不再为难二人。

  这倒也不是三公子好心,而是傅承礼若是纳了青楼女子为妾,到底不是个什么好名声,到时候,他再添油加醋的与他心仪的姑娘说道说道这事儿,人姑娘定会看清傅承礼的真面目,从而回心转意的。

  可傅承礼自觉受了欺瞒,对风灵也冷了心,不想再与她扯上什么干系,又料定三公子虽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公子,到底也不是那种会随意害人性命的心狠手辣之辈。便派人回了三公子,说是三公子若对青楼女子感兴趣自便就是,那女子是死是活却与他毫不相干。

  这传话的小厮当着三公子与风灵的面儿将这一番话传到时,原本三公子见要挟不了傅承礼,便泄气打算将人放了也就罢了,可风灵不知道三公子的这番打算。

  风灵以为她们的命在权贵少爷的眼里都只是草芥,免不了用刑套话,说不定套着话了下场还是个死,若是被三公子知晓她一个青楼女子与傅承礼相识,却会为傅承礼沾上污名。

  风灵一面为傅承礼对她的毫不在意、不肯相见而伤心欲绝,一面又想守住自己曾与傅承礼相识相知的事情不让三公子握住证据。傅承礼是她的白月光,她不愿因她脏污了他的英明一丝一毫,便一头撞死在了三公子的别院。

  三公子眼瞧着风灵就这样一头撞死在他眼前也给吓着了,他虽纨绔,到底家里将他保护得好,手上也从未沾过无辜之人的性命,仓促吩咐人厚葬了风灵,又去同傅承礼道了歉,从此再未找过傅承礼的麻烦。

  ……

  傅承礼和风灵的前缘,听得沈若唏嘘不已,“没想到风灵姑娘虽出身青楼,却是个极烈性的女子,最后也算是因着误会为了傅公子而死,真真是可惜了。”

  姬延凌点了点头,“不错,是个烈女子。”

  “唉,”沈若想了想又道,“我以为傅公子会喜欢那种养在深闺,笑不露齿的斯文闺秀,没想到喜欢的也是个性子刚烈的女子。他们二人一个是温润肃直的相府公子,一个是艳色满城的青楼花魁,这样的两个人凑在一起,听上去便多了几分风致、风流,比我话本子里的故事还要精彩两分,可惜这终局却有些让人伤怀。”

  沈若十分感慨,想了想又接着问道,“那……风灵姑娘死后,傅公子是何反应呢?终于认清自个儿的真心了么?”

  姬延凌摇了摇头,“承礼当时并未有什么太大的反应,甚至于右丞家的三公子上门赔礼道歉告知风灵死讯时,他也只是淡淡说了一声,他知道了。”

  沈若张了张嘴,“竟……竟如此平静么?难道傅公子果真是不在意风灵姑娘的?”

  “他大约是不愿直面此事吧,他这个人遇到越是在意的事情,越是放在心底。”姬延凌说到这儿也有些感叹。

  沈若又是一叹,继而又想起什么问道,“哥哥,依着你这么说的话,傅公子分明是喜欢风灵姑娘的,早先你怎么说并不确定傅公子有无心悦之人呢?”

  姬延凌摸了摸沈若的头,“喜欢与不喜欢如何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呢?承礼少时的初心尚未来得及生根发芽,便被愧疚所替。因而我估摸着承礼自己也没理清他对风灵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吧,但总归是与旁人不一样的。”

  沈若点点头,表示理解。

  “我也觉着承礼如此年轻,总是纠葛于往事对他没有益处,户部尚书的小女儿品性倒是颇为不错,你若能将蔡小姐与傅承礼凑作一处,也算是功德一件了。”姬延凌淡笑道。

  “真的?但是……唉……我觉着然然想要攻克傅公子却不是件易事。”沈若愁眉苦脸道。

  “这就想放弃了?”姬延凌瞥了沈若一眼。

  “自然不会,我这个人就乐意迎难而上的。”沈若握着小拳头坚定地说。

  “嗯……真厉害,我等着你攻克难关。”

  沈若侧过头瞧着姬延凌,“延凌哥哥,你会帮我吗?”

  “不会。”姬延凌拒一口回绝,倒是毫不拖泥带水的。

  “为何!?你方才不是还说若能将然然与傅公子凑作一处也算是功德一件么?”沈若撅了撅嘴。

  姬延凌替自个儿倒了一杯茶,略喝了两口,见沈若还眼巴巴地等着他的话,笑了笑开口道,“我自个儿的事情尚且难以办成,如何能替旁人操上这份心来?”

  沈若奇道,“哥哥,你有什么事儿难以办成?天底下还有你办不成的事儿么?”

  姬延凌点点头道,“唔……我在你眼中竟如此无所不能么?我难以办成的事儿自然是有的,还是我最想办成的一件事儿。要办这事儿么,眼下看着道阻且长。”

  “哥哥,你说的是什么事儿?我能帮的上忙么?”沈若听到姬延凌说他最想办成事儿难以办成顿时也有些心急,她不能接受她仿若天人、无所不能的哥哥竟然还有心愿未能达成,当下恨不得立刻知道是什么事儿,然后替他给办妥当了。

  姬延凌勾了勾唇,“虽则说起来,这事儿你确是能帮上忙,不过还是罢了,这样的事儿还是我亲自来。”

  沈若一头雾水,不晓得姬延凌神神秘秘说的到底是个什么事儿,急急地想要开口再问。

  姬延凌已先她一步截住了她的话头,“别替我操心了,这样吧,你既有心当一回红娘,我们就来比比好了。”

  “哥哥,你说比什么啊?”

  “比比看是你先促成承礼和蔡小姐,还是我先促成我堂兄和他心仪的那位小姑娘。”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