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负美人妆

第三十四章 气哭佟月

不负美人妆 玖籽 2102 2020-03-20 08:00:00

  蔡然然听到这番话也是有些惊惧,一面是为着沈若,担心五殿下果真同柳倾婉被赐婚,一面又是为着自己,傅承礼也是适龄的公子,难道此番皇上也会赐婚于他?

  沈若此刻心里确实有些惊涛骇浪,不过却是没有半丝惧意的,她今日从早便压了些子气性儿,心里跟烧了团火似的,如今这火却烧得愈发烈了起来,竟是被气笑了,“你既说到要认清自己的身份,我便问问佟月小姐、通政使家的庶长女,你跟我说这些可有认清自己的身份?”

  沈若这话说得可谓十分刻薄,她从前嘴巴虽也厉害,却也只是温温婉婉的怼人一回,到底也是留了情面,可如今她的心窝子被人扎了,她便也不留情面的扎人心窝子了。

  佟月听了沈若此言,脸唰地一下涨得通红,她素来最好面子,对自个儿的出身耿耿于怀,总爱用嘲笑身份不如自个儿的官家小姐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好似这样便能高人一等。

  佟月虽不是嫡出,可她父亲通政使佟大人素来将她疼宠得比同阶官员的嫡女还要骄纵,就算有身份在她之上的小姐看不惯她,因着佟月得她姑姑月妃的宠爱,她又素来与四公主姬文音同进同出,因而也从未有人明面上从出身诟病于她。

  “沈若,你……你这是用身份压我?你自幼在皇后娘娘处长大,作风派头更甚公主一头,国公府家的小姐真是好大的威风!”

  “不,佟月,我只是想告诉你,既然皇上眼下还未曾赐婚,一切就未有定数。佟月小姐还是勿要图一时口快信口开河,一来坏了柳小姐的清誉。二来五皇子也不是能任你编排的身份。”沈若淡淡道,难得一贯软软糯糯的嗓音带了几分威仪。

  佟月心中惧了两分,可想了想自己说的原本就是事实,不该被她三言两语就吓到,“呵,沈若,你便嘴硬吧,就算你身份再高又如何,做质子就要有做质子的本分,别以为哄了皇后娘娘向着你,便能高人一等了,这辈子你也嫁不进皇室。”

  沈若冷眼瞧着佟月,“我日后嫁与谁却是不需得劳烦佟小姐操心,佟小姐素来操心的厉害。不知是早先那巴豆粉味道吃着不够好,还是不用替四公主做伴读太过悠闲,竟累得佟小姐嘴巴如此不痛快,四处说旁人的闲话去。”

  佟月被沈若的话接连扎心窝子扎得眼都气红了,话也说不利索,“你……你……”

  “我如何?先前还以为佟小姐嘴巴厉害得紧,没想着同咱们随便聊聊,没说上几句,倒先结结巴巴,话儿也说不利索了。”

  蔡然然噗嗤一笑,又扯了扯沈若的袖子,告诉她见好就收,小心将人惹急了,闹大了到底面上不好看。

  “沈若,你嘴巴再厉害又如何,你就是个困于宫中的质子,还不如我呢!早晚有你哭的时候。”佟月脸涨得通红,快被气哭了,又觉着不能输了阵仗,于是说完转身就走了。

  佟月走后,蔡然然有些忧心的看了沈若一眼,这佟月嘴里吐不出象牙,质子长质子短的,她听着都刺耳朵,想必沈若更是伤心了,“一一,你别放在心上,佟月素来爱逞口舌之快,你左耳进右耳出也就是了,”

  沈若笑意里带着两分失落,“我没事,况且……她说得原也是事实。”

  蔡然然瞧出了沈若得失落,转了话头笑道,“一一,原来你嘴巴这样厉害,倒让我刮目相看了。”

  沈若撇了撇嘴,“谁让她混说什么皇上要给延凌哥哥赐婚的话来。”

  这话一出口,沈若和蔡然然对视了一眼,一时都没说话,看着看着,二人眼神儿里的情绪慢慢都起了变化,突然气氛变得有些诡异起来。

  “然然,你在想什么?”沈若率先打破了僵局。

  “你在想什么我就在想什么。”蔡然然肯定地说。

  “是么?哎呀,这样……这样不太好吧?其实我也不是这么想的。”沈若扭捏道。

  蔡然然一巴掌拍在她肩上,“不打自招说的就是你,我还没说我想的是什么呢!一个字去还是不去?”

  沈若愕然道,“你都说了一个字,所以我倒是不能说不去了?”

  “那就去吧,现在距礼合殿开宴还有两个时辰,我们赶紧些,妥妥来得及!”

  沈若吃惊道,“然然,你何时胆量这般大了?”

  “我自个儿自然是不敢去的,这不是有你在么?你怕什么!天塌下来都有你青梅竹马的小哥哥替你撑腰!”蔡然然极力鼓动着她。

  “!?你再如此说,我便死活不去了!”沈若怒道。

  “不说了!不说了!去吧!”蔡然然双手交叠捂在嘴上。

  “那去……去吗?不会被发现吧?要是被人发现了咱们这脸可丢大发了。”沈若还是有些犹豫。

  蔡然然咽了咽口水凑到沈若耳边小声道,“我进宫的路上听父亲说,今日宫中侍卫大都被调去了宫门、礼合殿、后花园这三处,宫中其余的地方想来松散些,咱们若是小心些,应当是不会被发现的。”

  沈若也咽了咽口水,觉着自个儿被说动了。她望向后边儿一无所知、竖起耳朵听了半响也没听明白的知秋,“知秋,你在后花园随意逛一逛,一会儿直去礼合殿同我碰头,我与然然有点事儿要去办。”

  “小姐,您办事儿不带上我吗?”知秋幽怨道。

  “嗯,人多目标大,办起事儿来忒不方便。”沈若解释道。

  知秋直觉着不是什么好事儿,想要劝一劝,还未开口,沈若和蔡然然便往后边儿走了。

  ……

  沈若不知道的是,她们这边儿才刚捡着小道溜出后花园。

  正在御春亭不咸不淡与两国来使叙话的姬延凌突然挑了挑眉,像是有人隔空传音递了什么让他意外的消息一般。

  而后他推说自己有什么宫宴的事务要准备,吩咐其余几位皇子好好招待两国使者后,也离开了后花园。

  而萧霁见姬延凌走后,也笑得一脸邪魅,喃喃道,“在南楚,做事儿就是不方便啊,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儿,定然是跟那个小丫头有关吧?这个小丫头真是能折腾的主,有意思……真想去瞧瞧热闹啊。”

玖籽

突然觉得妹妹就是个嘴炮,其它方面都弱得很,哈哈哈,妹妹还小嘛,总会慢慢变强的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