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负美人妆

第三十七章 吓坏安抚

不负美人妆 玖籽 2016 2020-03-23 08:00:00

  沈若听见来人是姬延凌在心里松了口气,虽不知他为何此时出现在这儿,但又觉着进吉华殿找他的卜吉册子一事也忒丢人了,于是依旧屏着呼吸,不想被他发现了。

  姬延凌进了吉华殿,冷眼瞧了瞧沈若、蔡然然藏身的那片书架子,抱拳等了片刻,见没有依旧没传出丝毫动静,心道小姑娘近来真是愈发沉的住气了。

  又往里走了几步,整了整袖袍,这才慢悠悠开口,“沈一一,书架子后边儿趴着还惬意么?想来是西配殿的屋子太宽敞了,不如吉华殿的书架子后边儿挤着暖和。”

  沈若心里一阵哀嚎,跟蔡然然灰头土脑的走了出来。

  蔡然然倒是不太担心,她觉着依着沈若同姬延凌的情分,被五皇子发现等同于没有被外人发现,于是放下一半儿悬着的心。

  沈若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姬延凌的表情,发现他板着脸没什么表情,心下一喜,还好还好,延凌哥哥没有生气。

  沈若自小归括了一个经验,那就是但凡她做了什么惹人嫌的事儿,若是姬延凌没同她真生气,便会板着脸作出一副没什么表情的脸来吓唬她,只若是真生了气,便会嘴角勾出个淡笑,用那张惯常对旁人的脸盯着她,直到她将他给哄高兴了为止。

  眼下这样自然是没真心生气的,不过沈若自认是个十分严谨的人,延凌哥哥现在不生气不表明一会儿也不会生气,于是她讪讪一笑,认错态度十分良好,“延凌哥哥,我错了,我不该偷偷溜进吉华殿,我往后也也不敢了!”

  姬延凌瞧她讨巧的样子有些好笑,却觉着她进来愈发胆大了,小孩子不好好教训一下再过几日该上房揭瓦了,于是仍是端着个脸,瞥了她一眼,“唔……态度不错,说吧,来吉华殿干什么?”

  沈若心虚地咽了咽口水,她不想让姬延凌知晓她是因着听佟月说皇上可能给他和柳倾婉赐婚才来翻卜吉册子的。

  她近几日好像突然意识到她对姬延凌和她之间纯粹的兄妹情不是那么纯粹了,可不纯粹到哪个地步她也还未理清,若是姬延凌晓得自己从小带大比亲妹妹还疼的妹妹竟对他冒出了那么一丁丁邪恶的想法,一定会对她很失望吧?

  想到这儿,沈若瞧了一眼蔡然然,想着死道友不死贫道,不如将蔡然然卖了吧?手帕交是做什么的?就是这种时候为自个儿两肋插刀的呀!

  蔡然然瞧沈若看了自个儿一眼,心道不妙,果然就听着沈若的声音。

  “我和然然在后花园听着佟月说皇上有意替京中适龄公子小姐赐婚,所以想来找找有没有傅公子的卜吉册子。”

  因着原本这话儿也是实话,因此沈若说得半分心虚也无。

  蔡然然见沈若这么快就将自个儿给卖了,虽有些不好意思倒也不生气,她一贯把姬延凌看作是沈若的自己人,况且姬延凌也不是个会嚼舌根的人,纵使知道自个儿的心思也不会告之旁人,她放心得很。

  只是蔡然然觉着沈若实在是有些不开窍,她若是说她担心皇上给姬延凌赐婚,来找有没有他的卜吉册子,姬延凌保管高兴得立马将她们放走了。

  姬延凌瞧沈若面上全无心虚,也就信了,又瞧她方才被吓着,眼下双手还微微颤抖着,也不忍心再吓她了,摸了摸她的头算是安抚,“以后想知道什么,直接来问我不就好了?吓成这样了还敢来?还撑死胆儿大的,饿死胆儿小的,富贵险中求?嗯?”

  姬延凌低沉悦耳的嗓音听得沈若脸上一热,而后又突然反应过来,这不是自个儿躲在门外鎏金铜缸后撺掇蔡然然的时候说的话么?!

  沈若惊道,“延凌哥哥你什么时候来的?”

  姬延凌似笑非笑的瞧着她,“来的时候正好听见你说这话,这话么……倒很有气势,只是配合着你撅在鎏金铜缸后边儿缩头缩脑的样子,这气势便削弱了许多。”

  蔡然然听姬延凌调笑沈若,跟着脸一红,不过觉着这是他俩的事儿,还是别插嘴。

  沈若听着倒是一惊,回想了想方才与蔡然然的话,半响松了一口气,延凌哥哥若是那会儿来的,那便应当确实是没听着自己来这儿的意图。

  她突然又想到,延凌哥哥早就来了,偏偏等着她快被侍卫发现了才出来,伸出一根指头,抖啊抖的,“延凌哥哥,你故意想瞧我和然然的笑话。”

  姬延凌伸手轻轻地握住她那根抖得停不下来的手指,“我是想瞧瞧,你胆量到底有多大,方才在外边瞧着却是挺大的,眼下晓得还是挺小的,看来你是那个被饿死、求不着富贵的人了。”

  姬延凌说完这话,感受到手心里那根握住的手指,还在克制不住的微微轻颤着,“还没缓过来?我都来了,有什么好怕的?往后你还是别再做这样的事儿了,若是自个儿将自个儿给吓死了,真是替我丢人。”

  沈若也觉着自个儿身子忒不争气,这么半响了手还是止不住微微抖着,又觉得有一股暖意顺着姬延凌的手心传递到被他握住的那根手指上,而后顺着手指暖进她的四肢百骸,她好似真的就稳住了心神,手也慢慢地不抖了。

  沈若又想到他这会儿该是在后花园陪着两国使者才是,于是用另一只手扯了扯他的袖袍,“延凌哥哥,你来吉华殿是有事儿么?还是晓得我和然然来,怕我们被发现特意来救我们的?”

  “今日宫中人多眼杂,我不放心你,派了隐二跟着你,因而你一离开后花园我便知晓了。”姬延凌也不瞒她,全然不担心她知道他派了人跟她而不高兴。

  “哦,这样啊,幸好延凌哥哥你派隐二跟着我,不然我和然然就要被侍卫发现了,丢了自己的脸面不说,还要丢尽国公府和尚书府的脸面,皇后娘娘脸上也无光。”沈若不止没有不高兴,反而十分庆幸地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