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负美人妆

第三十八章 互相出卖

不负美人妆 玖籽 2021 2020-03-24 08:00:00

  “嗯,我的脸上也无光。”姬延凌低低一笑,又看向蔡然然,“承礼未在此次赐婚之列,他是我的人,父皇若是想赐婚,也会先知会我的。”

  蔡然然有些尴尬,面上又是一红,“是,多谢殿下告知。”

  “走吧,我带你们俩出去。”姬延凌瞧沈若十分乖顺的样子,嘴角勾了勾。

  沈若和蔡然然像两条乖顺的小尾巴,一路跟着姬延凌。

  快到礼合殿的时候,姬延凌转过身,“你们先过去吧,我先去一趟父皇那儿,一会儿再过来。”

  沈若点点头,倒是蔡然然想了想,有些腼腆地开口道,“五殿下,能否借一步说话?”

  沈若奇怪得瞧了蔡然然一眼,什么事儿还要背着她说!忒不讲义气了。

  姬延凌挑了挑眉,因着她是沈若的手帕交,十分给面子道,“过来吧。”

  二人走远了些,沈若伸长了耳朵等在原地,却什么也听不着。

  “何事?”

  “原本殿下和一一的事儿轮不到我多嘴,但因着一一向来对感情迟钝些,殿下又身份特殊,担心您与一一将来生了误会,便自作主张想告知殿下一件儿事。”蔡然然这话说的其实是有些犹豫的。这份犹豫倒不是为着出卖了好友,沈若才刚出卖了她,她出卖起沈若来倒也无甚心里包袱。只是她不晓得将沈若的心意透露些到底是不是帮了二人。

  “但说无妨。”

  “那小女便直言了,诚然今日一一同小女去吉华殿是因着佟小姐所言,小女确是想去翻找翻找有无傅公子的卜吉册子,但一一也不能全然算作是陪小女去的。”

  “说下去。”姬延凌心中一动,隐约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了。

  “佟小姐的原话是皇上预备在中秋宫宴后替长安城中的几位适龄公子赐婚,早先皇上便有意让右相府的柳小姐做皇家的儿媳妇,前几日还特问过右相大人的意思。”蔡然然说到这儿便不再说了,她晓得以姬延凌的聪明自然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沈若若是对姬延凌只有兄妹之情,纵是关心,也会直接问他,而不是去吉华殿翻找有没有他的册子,还不想让他知晓。

  姬延凌确然是明白的,又觉着有些不敢置信,半晌,他突然笑了,很是愉悦的样子。

  姬延凌原本就容貌极盛,清贵雅致已极,眼下笑起来,连蔡然然这个对他只有倾佩尊敬并无男女之情的人都看得呆了呆,她低下头,暗想着这样的人,人间能有几回得?沈若可真是有福气呀。

  “蔡小姐,多谢你今日相告之情,它日若蔡小姐或尚书府有事尽管开口。”姬延凌郑重其事地向她道谢。

  蔡然然没想到姬延凌作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嫡皇子竟如此郑重其事地向她道谢还许了她这样一个诺,慌忙福了个礼,“殿下不嫌小女多事就好,当不起殿下的谢,小女斗胆多问一句,殿下与柳小姐之间……”

  “蔡小姐既然是我家小姑娘的手帕交,便请放心,我的五皇妃是何人我自个儿说了算,父皇也不能替我决定。”姬延凌这话说得有些狂妄。

  可蔡然然晓得他有这个底气,“殿下如此说,小女便安心了,如此便不叨扰殿下去皇上处了。”

  姬延凌点点头,又远远看了沈若一眼,转身往另一边去了。

  沈若瞧姬延凌走了,几步上前,“然然,你有什么要同延凌哥哥说的?竟然还要瞒着我!?”

  蔡然然一脸笑意,“我托殿下帮我打听傅公子的事儿呢,不是要瞒着你,只是这事儿听得人多了不好开口么,这不是就告诉你了么。”

  “好吧,绕过你这一次。”沈若点点头,表示理解。

  二人到礼合殿时,殿里已到了不少人了,沈若一进殿,一直等在边儿上的知秋马上就过来了,“小姐,您的事儿办妥吗?”

  “嗯,办妥了。”

  知秋委委屈屈地想,小姐现在办事儿也不带着她了。

  蔡然然左右瞧了瞧,“一一,我去母亲那边儿了,你千万自己小心啊。”

  沈若笑道,“嗯,你去吧。”

  蔡然然不放心她,也是有原因的,宫宴的坐席是有讲究的,此次宫宴户部尚书府一门来了尚书大人、尚书夫人和嫡系一脉的一子一女也就是蔡然然和她弟弟。

  户部尚书一职在南楚是正二品,在此次宫宴已算很靠前的位子,也可相互照应着。但沈若坐的晋国公府的位子却更是极靠前的,她又只得一个人,可谓惹人瞩目了。

  沈若倒不太在意,缓步走到自己的位子坐下,朝旁边儿的四公主姬文音点了点头算是过了礼,难得姬文音面上也没什么不乐见她的意思也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沈若方坐下,辰王姬延廷、九皇子姬延清和其余几位皇子陪同着两国来使也到了礼合殿,几人全坐在了沈若对首。

  沈若悄悄打量了他们一眼,发觉先前在后花园未瞧见的北齐太子眼下也到了,虽然沈若未见过,不过瞧那一身华服和北齐使者恭敬的态度,可确定是北齐太子无疑了。

  沈若暗想着北齐的这位太子殿下,虽是太子,年纪比南楚皇帝还要稍稍长些,北齐如今的皇帝也是年逾四十方登基,如今年纪愈长愈是舍不得放权,不知这位北齐太子殿下可等得心急?

  西黎来使领头的自然就是萧霁了,方才萧霁一进礼合殿,就引得无数人将目光落在他身上,有惊艳的、有好奇的、有打量的,偏偏萧霁恍若未觉,自若的如同走在自家后院一般,一派风流地坐下,还给自个儿倒了一杯酒,抬起头朝沈若的方向看了一眼,歪了歪头,举起酒杯,遥遥冲沈若晃了晃。

  沈若有些恼火,垂下眼眸,装作没瞧见。

  萧霁也不露尴尬之色,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周围瞧见这一幕的人,纷纷猜测萧霁是在对谁举杯,这猜测尚未理个清楚,礼合殿外司礼监总管在外高唱: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五皇子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