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负美人妆

第三十九章 中秋宫宴1

不负美人妆 玖籽 2055 2020-03-25 08:00:00

  众人忙起身行礼,南楚皇走在一行人之首,边往上座走着边摆了摆手,“不必拘礼了,都入座吧,今日便大可放松放松,这便开宴了。”

  姬延凌一进殿先往小姑娘的位子上瞧了一眼,而后脸上挂着个淡笑,不急不缓地在众人上首皇上下首的位子上落了座。

  南楚当今皇上已四十又四,算是正值壮年,平素总是威仪中又带着些许和蔼的样子。

  沈若虽在这皇宫中快要十三年了,实则见过皇帝的次数并不多,算不上熟悉。

  倒不是说皇帝不常去长乐宫,实则皇上爱重中宫,去长乐宫去得也算得上勤,不过沈若大多都是刻意避开的,毕竟她觉着自个儿这个身份也算得上极尴尬了,皇上也多半儿是不乐意见她的。

  说起来南楚皇明面儿上待沈若也是极为不错的,吃穿用度皆是与宫里的几位最是得宠公主相当,除了不能出宫,从不与旁处上为难她,却允了她极大的方便。

  沈若觉得平心而论,当今皇上是一位难得的好皇帝,至少对于天下、对于百姓而言他是。

  南楚皇自登基至今,据她所知,除却对国公府,大多是是采用怀柔政策,其实要说对国公府颇多忌惮、苛责也是承了先帝的皇训,倒不算是当今南楚皇开了这个先河。国公府一门受皇帝打压也已有了不少年头了。

  且南楚皇知人善用、广纳言路,南楚民风开放、百姓和乐安稳。

  也正是因此,这么多年沈若虽在宫中于自由上有些受制,对当今皇上却并无多少怨言,国公府势大,站在皇上的位子上防着国公府,她也是能够理解的。

  沈若听得皇上说了些冠冕堂皇的话后,便邀大殿上众人同饮,在座众人纷纷附和称颂,起身举起酒杯共饮。

  沈若也端着酒杯由知秋倒了一小杯,原本她是不能喝酒的,她脾胃弱,受不得刺激,不过宫宴上上至皇后、公主下至夫人、小姐的桌案上放置的均为不醉人的果酒,沈若想着略喝一口也不打紧。

  可这“酒”方入口,沈若便是一愣,咦?这不是甜糖水吗?宫中大小宫宴女席用的皆是果酒,若是换了甜糖水,旁人也会很惊讶吧。

  她余光悄悄打量着周遭并无异样,然后突然明白了什么,悄悄抬头看了看姬延凌,后者似发觉了她的目光,也向她看来,冲她略微挑了挑眉,仿若在问她甜不甜。

  沈若垂下了眸子,她觉着这甜糖水的配方大约与往日的不同,用了个厉害些的配方子,因而她才觉着格外甜些,这甜意一丝丝地往心里冒,她不想表露出来,可嘴角却无论如何也克制不住的往上略掀了掀。

  共饮之后,宫宴便算作正式开始了。舞女鱼贯而出,随着配乐翩翩起舞,众人一边儿赏舞一边儿用膳,一时间觥筹交错很是热闹。

  其实这样的场合,说是宫宴,在坐的也没几个人会正儿八经的用膳、填饱肚子,大多都是喝些酒,身份高些的尚且能自若的与人相互攀谈,乘此机会结交想要结交之人。身份较之略低些的只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生怕自个儿错了半丝礼仪。

  倒是沈若,因着她自来受不得饿,若是饿得狠了腹中便会冒酸水儿犯恶心,因此她倒是认真用了些吃食,她虽未刻意着重礼仪,不过到底底蕴在那儿,一举一动都流露出钟鸣鼎食之家的闺仪来,看上去十分赏心悦目。

  坐她对首的萧霁一直毫不避讳的打量她,见沈若从他进殿到现下未给他半个眼神,有些泄气。此时瞧她吃得这样认真,也忍不住砸了砸嘴,觉着南楚的御厨大约手艺很了得,他素来不重口腹之欲,却忽而觉得有些饿,于是也正儿八经地开始品尝他桌案上的这些膳食。

  他拿眼觑着沈若,她吃什么,他便也把筷子伸到哪个碟子中去。一口、两口、三口,嗯?我都咽下去好一会儿了,她怎么还不夹下一筷子?想来是胃口不好,怪不得如此病弱,往后等她去了西黎,多备几个厨艺了得的厨子,也好将她喂胖些。

  萧霁这边自顾自想了许多,倒没注意殿上其余众人。今日中秋宫宴的大殿上足足有几百号人,一眼望去也算是少有的热闹场面,不过人虽多,能受众人关注的也就坐在大殿最面前儿那么几个,沈若算一个,萧霁也算一个。

  此时大殿中关注萧霁的人不少,有感受到他气度不凡暗自打量他的官员,有瞧他容貌邪魅精致暗自倾心于他的闺阁小姐,也有头一回见着两国使臣纯属好奇的公子哥。

  此时这些人见萧霁认真用膳的样子,都不由得暗想今次宫宴上的菜肴果真如此美味么?这位怀远王世子竟吃得如此专心,也纷纷不由自主地跟着他动起了筷子,一时间,欣赏场中曼妙舞姿的人却是少了许多。

  姬延凌坐在上首皇上侧边瞧着沈若认真用膳的样子,眼底露出一丝暖意,侧头又瞧见萧霁的样子,微微眯了眯眼。

  沈若只用了个三分饱便放下了筷子,往周遭瞧了瞧,见大伙儿都在认真用膳,愣了一愣,暗道今儿可真是奇了,难不成是因为今次宫宴的几道菜格外好吃些?忍不住又用了一筷子,嗯,味道确实很不错,不过以往的膳食规格都是如此,也不至于吧?

  正想着,沈若的思绪被北齐太子略有些粗莽的声音给打断了,“南楚皇上,你们南楚女子确实比我们北齐的女子婉约可人,不过传闻中的才艺双馨却未有幸得见,本太子听闻南楚右相府的柳小姐才名传天下,琴技也是颇为不俗,不知本太子今日可有幸得见?”

  沈若听着北齐太子这话一愣,奇怪地打量了这北齐太子片刻,瞧他的神色竟不像是刻意找茬的,倒像是真心十分欣赏柳倾婉一般。

  沈若瞧他的年纪估摸着也是四十五六了,若是动作赶紧些,或许孙儿都未见得比柳倾婉小上许多。未成想今次还会在小辈的事儿上横插上一脚,倒是有些奇怪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