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神帝你老婆又作妖了

第5章 澜兮

神帝你老婆又作妖了 叫我小馄饨 2095 2020-01-14 07:22:48

  “澜兮?你怎么来了?”殷川君的意外之色倒不像是装出来的。

  “妹妹听闻南殿下降临,料想君上未必顾得周全,特来为南殿下与扶辛君歌舞助兴。”澜兮娇滴滴声音宛若黄鹂。

  说罢,抬起一双玉臂轻轻拍手,后面一排的吹啦弹唱全部就位。

  云婠婠坐在殿门外摇着头,这哪里是歌舞助兴啊,简直是红果果的勾引,难听点说可以算得上是自荐枕席了。

  “还望殿下和扶辛君不要嫌弃澜兮的一点拙心。”

  话是对着两位大神说的,可澜兮的目光却很明确的锁定在千云身上。

  扶辛一脸玩味的笑意,长指摇晃着小酒杯,一饮而尽。

  “嗯……”千云拖着长长的鼻音,虽未说话,可云婠婠在殿外都感受到了凉嗖嗖。

  “殿下恕罪,殿下恕罪!”殷川君脸色忽变,急忙从自己的位置上起身,拉着一脸茫然的澜兮公主就跪了下去。

  “解释。”千云幽深的眼眸暼了殷川君一眼后,优雅的吃菜。

  一个眼角都没给澜兮。

  呵呵,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了吧?

  云婠婠前爪扒着殿门槛,像人的姿势一样趴在那里看热闹。

  “小神有罪!小神有管教不严之罪!澜兮不知南殿下已有婚约,更不知殿下的规矩,今日只是一片敬仰之心啊,还望殿下恕罪!”

  语毕,不给澜兮半句分辨的机会,殷川君手掌直接扣住澜兮的后脑,兄妹俩一起磕下头去。

  千云依旧没抬眼角,玉箸与碟子偶尔发出叮当的碰撞声响。

  这话什么意思?殷川君并不知情吗?那这澜兮公主的做法可就有点飘了,刚才还亲自去大神的住处“邀请”呢。

  “不知者不为过,表弟?”扶辛开口,沉稳的声音回荡在殿内。

  “下去。”千云终于放下玉箸,抬起锋锐狭长的双眸。

  殷川君泛着绿光的脸色缓和不少,急忙推搡着澜兮:“还不谢恩?”

  澜兮楚楚可怜,微微掩泣:“殿下?”

  “还不下去!”殷川君低声厉喝道。

  真是不知死活,居然敢在这个节骨眼上添乱,如果千云不放过她,回九重天禀报神帝神后,那他这殷川水君之位,也算做到头了。

  澜兮极不甘心,默默咬了咬红唇,嘤嘤退下。

  风风光光的来,垂头丧气的走,云婠婠仍然趴在门口,看着这群人进进出出,实在讽刺。

  只是她好像又八卦到了一些什么,千云有婚约?

  看他这身份不一般,想来他未婚妻也不是一般人,这么一想,这个澜兮公主的所作所为确实是在作死……

  “本殿不欲在殷川久留,来之前已巡视殷川七州,这便回了。”千云示意殷川君平身,面色平和,仿佛刚才的插曲不曾存在。

  “殿下一路辛劳,匆匆而来匆匆离去,小神惶恐!”殷川君面子功夫十足。

  云婠婠想笑,像这种突击巡查,多少都会查到一些问题,更何况今天还有澜兮这么个搅事的,殷川君自求多福都不错了,居然还能这样替千云着想,一副“您辛苦了”的模样,真是马屁拍到精髓。

  “嗯。”千云点点头起身,“九尾过来。”

  动动耳朵,云婠婠还有些不适应这个称呼,愣了一下后急忙跃进殿内,甩着尾巴向千云飞奔而来。

  千云看的有些想笑,眸中璀璨之色顿生。

  糟糕!要完啊!

  云婠婠悲剧的发现,从殿门口到千云座位的距离太长,冲刺速度过猛,光洁的地板又滑,点刹和抱死都不管用了。

  刹不住车的后果就是脸着地,后腿尽量蹬着,趴着耳朵闭紧眼睛,前面便是桌子腿,看来自己浑圆的胖脸今天要撞扁了……

  奇香扑鼻而来,再睁眼她已被拎进宽大的怀抱里,被千云圈在臂弯中。

  呼……虚惊一场。

  云婠婠用两只前爪托了托腮,脸还是圆的,没撞扁。

  千云起身,扶辛自然也起身,大神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殷川君也只能做好迎来送往的工作。

  送走千云和扶辛,殷川君挂了一天的笑意终于敛去,快步回到水晶宫内,澜兮公主的殿阁。

  “今天之事,你自作主张。”殷川君面色不善,并不理会澜兮公主的哭哭啼啼。

  “兄长,自从那年我随兄长去九重天为陛下贺寿,见了南殿下一眼,他便在澜兮心中了,兄长岂会不知?”澜兮拭去泪珠,坐在纱幔珠帘后,抽抽搭搭不停。

  “你那点小心思,本君会不知道?”殷川君哼了一声。

  “那兄长为何不肯成全我?你不成全我也就罢了,我自己为自己造势也不可以吗?”澜兮公主双手绞着帕子,委屈道。

  殷川君再看澜兮公主的目光,便有些怒火:“你是蠢么?南殿下定下婚约不久,神帝神后极为看重,若在这时你横在中间,九重天会放过你?你又将殷川水族置于何地?”

  “再者,以你的出身,若是嫁,也不过是个侧妃或是侍妾,南殿下那个脾性又未必将你放在心上,你何必对他念念不忘?”

  “兄长……”澜兮公主被殷川君说的一愣一愣,她并没有考虑这么多,只是觉得千云突然到来,是个难得上位的机会,这样想便这样做了。

  “今日便罢了,以后不可生出妄念!”殷川君严厉告诫道。

  澜兮公主低下头,珠帘后看不清她的表情。

  千云抱着云婠婠,与扶辛一前一后的向北飞去,眨眼之时便相去几千里。

  脚下浮云霭霭,祥光重重,两人停了下来。

  “到此分开吧,我回昆吾丘了。”扶辛负手,与千云道别。

  “此行亦是凑巧,表哥为何不与我同回九重天,母后很想你。”千云道。

  扶辛讪讪:“算了吧,过些时日神帝寿宴我自然会去,现在去只会被神后娘娘安排亲事,她都已经把你安排出去了……”

  “随你。”千云不再挽留。

  “再说了,青丹快成了,我要回昆吾丘守着啊。”扶辛一脸理所当然。

  “这倒是一个任谁都没办法拒绝的借口。”千云点头。

  “走了。”扶辛踏云欲转身。

  偶然暼见千云怀里的云婠婠,又勾起了月牙笑,唇下的美人痣尤为醒目:“你可愿跟我回昆吾丘?”

  什么?不是说好了回九重天,怎么又变成回昆吾丘了?

  

叫我小馄饨

企鹅裙:946708263   欢迎大家加入哦吼吼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