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神帝你老婆又作妖了

第15章 好眼熟的人

神帝你老婆又作妖了 叫我小馄饨 2147 2020-01-22 02:52:15

  听到这熟悉的猫叫声,千云蹙眉,意外之色顿生,回眸自人群中寻找无念的位置。

  无念也没想到云婠婠这突兀的叫声,急忙用手捂住她的嘴。

  云婠婠只觉眼前一黑,他的大手糊住她整颗头,她有些不能呼吸。

  “哪里来的猫叫?”神帝也被吸引了注意力。

  千云无法,只得示意无念将云婠婠抱上前来。

  突然靠近这天上人间最最尊贵的大神,云婠婠小心脏扑通扑通直跳,而且还是在万众瞩目,自己又犯二的情况下。

  “此九尾猫是儿臣从殷川带回,灵性非常。”千云解释道。

  神帝被云婠婠吸引了目光,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紧盯着她不放。

  云婠婠被盯的全身发毛,自动蜷成一团,拼命缩在无念怀里。

  “九尾猫?真是奇特,带过来。”神帝抬起一只手。

  神后担心:“陛下,即便它再通灵性,也不过是只普通灵宠而已,野性未驯,万一伤了陛下神体如何是好?”

  “无妨,带过来。”神帝今日心情甚好,执意要近距离“观赏”云婠婠。

  千云不动声色的自无念手中接过她,慢慢抚摸她的头。

  被熟悉的香气包围,云婠婠安心几分,可还是控制不住的紧张害怕,天哪,神帝要抱自己?!

  在头晕目眩中,千云已将她递到神帝怀里。

  这个神的怀抱绝不是她能肆意久留的。

  这样想着,神帝的手抚过她的脊背,所过之处云婠婠的毛发根根倒竖,整只猫看起来更加蓬松,又肥了一圈。

  “它居然惧怕朕。”神帝看出了云婠婠的紧张抗拒。

  大神你放过本猫吧,我也想让毛发服服帖帖,可是本能不允许啊。

  “父帝明鉴,小小灵宠,何来惧怕,它对父帝是敬畏,承受不起父帝的恩德。”千云上前,恭敬的从神帝手中接回云婠婠,慢慢替她顺毛。

  神帝目光显然不信,但也无谓在这样的日子里对一只猫费神,挥袖让众神落座,歌舞入场,设席开宴。

  众神也对九尾猫好奇,离千云位置近的几个神到她身边摸来摸去,又不停地打听她的由来,千云皆一一解答。

  云婠婠从未见过一向与人甚少交谈的千云这般耐心的解释,未免给他再添麻烦,她乖乖的蹲在他身边,任由一只只手从头顶摸过。

  再这样下去,她真的要头秃了。

  酒过三巡,众神开始互相交流敬酒。

  觥筹交错间,云婠婠看到一人,一袭绛紫色锦服,约摸四五十岁的年纪,眉目平和亲切,依稀保留着几分年轻时的俊颜。

  可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那个人,不,那个神好生眼熟,太眼熟了,有那么一瞬间,云婠婠几乎可以确定,她见过他。

  千云饮下一杯酒,垂眸看看席边揣着爪格外安静的云婠婠,发现她直勾勾的盯着一个方向。

  “九尾可是想知道他是谁?”千云长指点了点她的头。

  “喵。”大神你了解我啊。

  “那是西泽神王桑芜。”

  西泽神王?

  名字挺耳熟的,好像听千云提起过,可是没道理啊,她来神界又没见过他,怎么会看着他那么眼熟,不是似曾相识的感觉,而是与生俱来的亲切。

  正盯着他,西泽王便举杯朝向神帝敬酒:“陛下。”

  见西泽王举杯,神帝回之一笑:“桑芜君。”

  “恭祝陛下寿诞,愿陛下恩泽四海,赐福六界。”

  神帝亦举杯,与之同饮。

  一杯饮下,神帝又提一杯回敬西泽王:“九重天有愧于桑芜君,西音神女历劫迷失,至今未曾寻到踪迹。”

  西泽王不卑不亢:“岂敢,此事乃是意料之外,况西音迷失之前究竟发生什么尚未可知,怎能归罪于九重天。”

  一来一回,神帝便借此绝佳的机会将西音神女迷失之事告知众神,也堵了西泽王的嘴。

  “桑芜君安心,九重天会尽神界之力寻找西音神女。”神帝放下酒杯,又安慰道。

  老一套了,云婠婠耸耸胡须,无聊,接下来西泽王肯定是感谢天恩,神帝庇佑之类的话。

  却不想西泽王正色道:“陛下不必过于在意,能寻到她自然是好,但她若不能回到我的身边,便顺其自然。”

  神帝意外:“桑芜君此言何意?”

  殿中众神也都被西泽王吸引了目光,等着他的下文。

  “西音下凡本是历劫,如今迷失,亦是劫,能否从劫数中超脱出来,这也是她的命数。”西泽神王不紧不慢道。

  众神一愣,随后开始夸赞起西泽王的境界非其他凡神可比。

  云婠婠莫名一阵心塞,听听,这是一个当爹的说的话?都佛系的不关心自己女儿死活了,她要是西音神女,她都要哭死。

  爹不疼娘不爱,找了个未婚夫结果人家还不喜欢她,怎一个惨字了得啊,她对西音神女深表同情。

  抬头看看千云,好像此神对任何神女都不太感兴趣的样子,反而与扶辛,献黎这样的俊俏男子走的很近,难道他是……咦~云婠婠一阵恶寒。

  几杯琼露入口,千云觉得有些不对劲,身上一阵阵发痒,甚至有些目眩,端起酒杯算了算,从开席到现在,他不过才喝了半壶,怎么会这般不胜酒力。

  “无念。”千云抬手。

  无念忙上前扶起千云,从后面退了下去。

  大神这是怎么了?

  是衣服颜色映衬的?她怎么看到千云如暖玉的面庞有些泛红,而且耳后似乎全是红点。

  此神不会对酒过敏吧?

  云婠婠探出一双眼睛在案上扫来扫去,抖抖耳朵,看不出什么一二三四来。

  “小九尾。”扶辛拎着酒壶摇摇晃晃坐了过来。

  “千云去哪了?”

  “喵喵~”云婠婠朝斜后方殿门处伸了伸脖子。

  “真是聪慧。”扶辛点了点她的小鼻子。

  “千云不在,你来陪我聊聊天如何?”扶辛坐下,一把将她抓进怀里。

  凌霄殿内的神仙没有五百也有三百,你来和一只猫聊天你是疯了吗?

  大神我们不约。

  云婠婠抗拒,拼命向后退,从扶辛的臂弯中挤了出去,沿着千云出去的殿门方向离开。

  扶辛回首看着她屁颠屁颠的囧样,灿然一笑,继续自顾自饮酒。

  出了殿门,一阵凉风吹过,云婠婠头脑也清醒了不少,寻着千云的气味追过去。

  长桥尽头却突然出现两道身影向前走,目测和她的路线相同。

  定睛一看,嗯?那不是尧姬和她的侍女容儿吗?

  

叫我小馄饨

最近肺炎蔓延的很严重,马上过年了,大可爱们要保护好自己,没事不要出门,多喝开水多吃水果总没错的。   另外,小馄饨在线卑微求豆子~嗷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