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神帝你老婆又作妖了

第17章 坑爹

神帝你老婆又作妖了 叫我小馄饨 2208 2020-01-24 00:05:16

  “殿下,您醒了!”

  见千云清醒,无念快步上前,从袖中拿出一个瓷瓶倒出一颗药丸:“殿下,这是清心丹,您吃一颗。”

  怪不得人不见了,原来是去拿药了。

  “不必了。”千云以手挡开丹药。

  “殿下无事吧?”无念还是有些担心。

  “魇龙散,想来她下了一番功夫。”千云狭长的眸子眯起,目光幽森。

  魇龙散?什么东西这么拗口,云婠婠抖抖耳朵。

  见千云没事了,无念也放下心来,想起了尧姬:“对了殿下,九尾把尧姬的脸抓伤了!”

  “嗯。”

  额,大神这是什么反应?

  身上一暖,一双有力的大手掐着云婠婠的前臂将她提了起来。

  千云仔细的看了看云婠婠:“让本殿看看,九尾可有受伤?”

  无念:“……”她好的很。

  确认云婠婠没有伤到分毫,千云将她放在腿上慢慢抚摸,“本殿一直清醒着,不过是在回复元神,化解魇龙散,无暇分神罢了。”

  虽然云婠婠还是没明白魇龙散到底是什么,但想也知道,定是尧姬的杰作。

  “殿下!”殿外传来尧姬哭天抢地的声音。

  千云眉尖微蹙,没什么表情,可云婠婠却从他眼底看出了深深的厌恶。

  这女人究竟是怎么想的,她怎么还敢来?

  “求殿下为尧姬做主!”

  尧姬在殿外扑通跪了下去,魇龙散的作用应该没那么快失效,此刻她先下手为强,将事情闹大,一定可以让那只坏事的肥猫去死。

  殿外来往的仙侍和仙娥见尧姬一脸伤痕的跪在凌霄偏殿,纷纷驻足看热闹。

  千云听到门外的动静,转头吩咐:“无念,去将娘娘和尧光君请到奉仪殿。”

  无念立即反应过来,忙躬身退下。

  云婠婠明白了千云的意思,今日是神帝的寿宴,这样污糟的事情肯定不能拿到宴会上去说,太丢九重天的脸了。

  “九尾就不紧张?”

  千云搓着她的肉垫,看她一脸认真思考的模样,觉得有趣,这小东西想的可不少,刚才也多亏有她。

  紧张?本猫为什么要紧张……虽说毁了尧姬的脸,可咱此时此刻可是趴在大神你的怀里啊,您就不罩着咱?

  “喵喵!”有大神你在啊,我怕什么。

  云婠婠肉爪在千云掌心一开一合,像一颗饱满的山竹。

  千云似乎盯着她的肉垫出了神,突然两只手覆上来:“脏了。”

  什么脏了?

  云婠婠勾回爪子定睛一看,雪白的爪尖尽是血迹,且锋利的指甲里还挂着肉丝一类的东西……

  咦~

  不好意思的缩回手,还是自己整理干净再靠近千云吧,这样子她自己都嫌弃自己。

  “走了。”千云唇角勾起,大手捞过她出了门。

  “殿下……”

  门外的尧姬还在抽泣个不停,见千云抱着云婠婠出来,她愣住了。

  怎么可能,她费尽千辛万苦得来的魇龙散,那可是专门为针对龙族而制作的秘药,只要沾上一点便会陷入梦魇,只有梦境结束才会清醒,否则是醒不过来的。

  “尧姬,你口口声声说要本殿为你做主,本殿成全你,过来吧”千云睥睨着尧姬,幽深的目光仿佛在看一件物品,冰冰凉凉,毫无波澜。

  受千云目光的控制,尧姬有些腿软,只得和容儿跟在他后面走。

  围观的一众小仙议论纷纷。

  ——

  神后有些不快,好好在宴席中突然被无念请了出来,居然还是与魇龙散,下药这等乱七八糟的事有关,此刻脸色有些阴沉的端坐在奉仪殿。

  “母后。”千云向神后行礼。

  “起来吧,究竟何事这般匆忙。”神后微抬下颚,示意千云平身。

  千云侧脸向殿外道:“尧姬,进来。”

  看到神后和尧光君都在殿内,尧姬早就心底发怵,不敢进去,踌躇在门外进退两难。

  最后还是不敢违抗千云的命令,慢腾腾的进了殿。

  “你的脸是怎么了?”刚进殿,坐于下方的尧光君就注意到尧姬脸上的伤。

  “父亲,我……”尧姬心虚语塞。

  “被九尾抓伤。”千云道。

  闻言神后和尧光君将目光凝结在千云脚边,一脸悠闲的云婠婠身上。

  “因何如此。”神后不傻。

  “儿臣于席上中了魇龙散,在偏殿回复神元,尧姬入内,被九尾抓伤。”

  “宴席之上,何处来的魇龙散。”神后语气严厉,目光却暼向了尧姬。

  “此物难得,但只要碰过便会有痕迹,儿臣已命人去查,而且,九尾不会无端端攻击别人,想来……”千云拉长了声音,没有再说下去。

  尧姬被抓花的脸上愈发的白。

  都这样了,幺鸡你就认了吧。

  云婠婠想补刀,慢悠悠走到尧姬脚边,抓住她的裙摆龇牙咧嘴,意思简直不要太明显。

  “你……”尧光君有些不敢相信。

  若说她只是尾随千云也可说的通,偏偏尧光君前些日子见尧姬一直鬼鬼祟祟在弄些什么东西,还不敢让他知道,原来……

  现在即使想为尧姬求情,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殿下,尧姬冤枉!”干脆利落的跪下,不敢抬头。

  怎么能认,用禁药迷惑南殿下,于神帝寿宴上意图不轨,条条都是触犯天规的死罪。

  现在只能抵死不认,然后寄希望于尧光君。

  “冤枉?”千云垂眸睨了她一眼,“本殿也怕冤枉尧姬,已派人去查,酒与食物以及接触的侍者,相信很快便有结论。”

  尧姬的脸色由白变灰。

  “不知尧光君意下如何?”千云又将目光扫向他。

  尧光君见机接道:“陛下今日寿宴,殿下这样的动作下去怕会惊动凌霄殿,还是按下为好。”

  “那本殿中了魇龙散又当如何?”千云给台阶。

  “此事便交由臣去查,定会水落石出,至于小女尧姬,心性不稳,臣会将她送去佛祖处修身养性。”

  佛祖?送上西天?

  这是让她出家吗?云婠婠左看看右瞅瞅。

  千云不回答尧光君,看向一直沉默的神后道:“母后决定吧。”

  神后直了直身子,尧光君是神帝倚重的臣子,最好还是点到为止,若千云他日登上神帝之位,也免不了他的扶持。

  “就依尧光君所请。”

  神后挥袖后离开,着实厌恶尧姬,西音迷失本就让千云的婚事困难重重,她这等小仙居然想趁机上位,真是不自量力,若不是因为有尧光君在,她现在已经被扔进寒荒之中了。

  云婠婠总算明白了尧姬为什么这么肆意张狂,原来是有个有实力的老爹呀,只不过好像今天这个插曲,她老爹的印象在大神们眼里变得不好了呢……

  这是不是坑爹的一种方式?

  

叫我小馄饨

过年啦,馄饨在这里给小可爱们拜年哦吼~   感谢开文以来你们一直的支持,想一直支持馄饨的欢迎进裙,今天有红包雨哦~   另,每天一嗓子,豆砸豆砸^0^~(后面还有,今天加一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