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神帝你老婆又作妖了

第19章 都是贪吃惹的祸

神帝你老婆又作妖了 叫我小馄饨 2152 2020-01-25 00:23:19

  无念将她送回雍和宫后又不见了身影,想来是又返回穹苍神宫千云的身边。

  回来的云婠婠只觉得全身都轻松自在了许多,慢悠悠踱着小步子,过了正午,日光愈加温暖,忍不住抬头看看天空,近在咫尺的彩云,日光辉映着天光极其绚丽。

  云婠婠心情极好,这样的日子……当然是去欺负香香那只蠢猫最有意思了。

  梧桐苑别致又精巧,枝繁叶茂的梧桐树下几个扫地的仙侍一点点收集着落叶,见云婠婠迈进来,皆笑道:“小胖九回来了。”

  “喵~”

  云婠婠昂首挺胸的和他们打招呼,她现在可是雍和宫里除了千云之外第二个可以横着走的,这些仙侍也格外喜欢她。

  香香哪去了?

  云婠婠里里外外的找了个遍,还是没看到香香的身影,蠢猫,又溜哪去玩了。

  “喵喵喵!”云婠婠伸出爪子扒拉一个侍者。

  那侍者也明白云婠婠的意思,在梧桐苑里找来找去,还能找谁?

  “香香刚出去玩了,小胖九可是找它?”

  “喵呜~”

  对鸭,就是找那只蠢猫。

  “你在雍和宫内找找吧,它也离不开这里。”仙侍笑道。

  云婠婠托了托腮,出了梧桐苑谁去找它?雍和宫这么大哪里去找,还是回千云的寝殿再找找修炼的方法吧。

  经历了尧姬的追赶以及千云变换衣服的速度,她深深的意识到修为的重要性,现在就连香香的修为都比她高,这怎么能行?

  原本就大的离谱的寝殿,因千云不在更显的空旷。

  一边走向书房一边吐槽,干嘛住这么大的地方,跑步吗,用来在屋子里飞吗?

  “哐啷”

  书架那边传来清脆的一声响,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了。

  云婠婠循声过去,只见一个碧莹莹的盒子掉在地上,盖子四分五裂,而始作俑者,就是趴在桌子上的香香。

  这蠢猫怎么在这里?

  它可是从来不敢来千云寝殿的,今天这是太阳从哪里出来,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居然敢来砸东西?

  此刻香香丝毫没有意识到云婠婠的到来,蓝绿异瞳泛着贪婪的光,诡异又可怖。

  它这是怎么了,云婠婠有些忐忑有些担心,跃上桌子。

  香香双爪抱着一个发光的,翠绿的……苹果?

  以云婠婠的认知,她只能暂时这样描述。而香香抱着青苹果一口一口啃的起劲。

  喂,臭猫,这可是千云的东西,你也敢偷吃?知道是什么东西吗你就吃,毒死你。

  云婠婠不满的哼哼,一巴掌拍向香香的头顶,香香的头被她按在桌子上,可哪怕是这样,它依然没有放开那只苹果,不停地啃着,如同中魔了一般。

  “喵呜!”还吃!

  千云回来她怎么解释嘛,他的寝殿向来就只有他们两个在,香香从没来过,东西被破坏了,估计千云第一个找她云婠婠算账。

  想到这,云婠婠露出爪尖勾住香香手中的苹果,试图抢过来。

  “嗷呜!”香香护食,凄厉的警告一声。

  云婠婠一愣,不至于吧,平时它吃东西都没这样子过,这苹果到底有什么奥秘能让香香反应这么激烈。

  愣神的功夫,惊悚的一幕发生了,香香从尾巴开始,每啃一口苹果,身上的白毛就掉一撮,还带着斑斑血迹,现在尾巴和屁股的猫毛已经掉光了,以肚皮为分界线,一半有毛一半没毛。

  她第一反应:苹果有毒。

  云婠婠妄图拍掉它手里的青苹果,奈何它抱的太紧不肯撒手。

  为了避免香香的毛掉光,云婠婠想也不想直接上嘴抢,它不能再吃了!

  “喵呜……”香香双目寒光一闪,身上居然反弹出波浪,直接将云婠婠弹飞出去。

  从桌子摔到地上,云婠婠疼的直哼唧,还好肉厚,不然摔的更疼。

  香香什么时候有这么强的修为了?

  甩甩头爬起来,桌子上的蠢猫已经把那只苹果吃光了,当然,它的毛也掉光了,叼着苹果核看都不看云婠婠一眼嗖的一下就逃出了寝殿。

  吃了东西就想跑,把这里弄的乱七八糟,千云回来会生气的!

  云婠婠站起来想追,突然感觉腹中绞痛不已。

  脑中嗡的一下,带动耳朵的嗡鸣,她刚刚在和香香争抢的过程中,似乎咽下去一口青苹果。

  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吧?

  云婠婠急忙围着自己的尾巴转圈圈,查看自己全身有没有掉毛的地方。

  还好吃的少不掉毛,可为什么她肚子这么痛。

  “九尾,你!”无念又急又怒的声音由远及近。

  云婠婠痛的直打滚,弄坏了东西还要算到她的头上吗,她就这么倒霉?

  无念脸色惨白的捡起地上碧绿的盒子:“殿下,青丹,青丹被九尾吃了!”

  千云脸色沉重,看了看一桌子的白毛,又看看满地打滚的云婠婠,得出结论:“不是九尾,是香香。”

  “殿下,这可如何是好?”无念急切。

  “追。”千云扔给他一个字。

  “那……是否禀报陛下和娘娘?”

  “父帝母后随众神离开九重天去了苍梧渊你不知道吗。”千云沉声道。

  神帝寿辰最后的环节便是去苍梧渊祭身归混沌的先帝,离开九重天三日,一切事务暂交千云打理,谁知出了这样的岔子。

  “卑职明白了。”

  无念像一阵风似的出了门追踪香香的下落。

  千云单膝点地,掌中蕴涵金光,从头到脚抚过云婠婠,她腹腔躁动难耐的感觉平静不少。

  我去,青丹?就是之前千云和扶辛一直挂在嘴边的青丹被香香吃了?

  可为什么它吃的那么香,而自己吃就像中毒一样痛苦不堪。

  “是香香吃了青丹?”千云问道。

  云婠婠疯狂点头,虽然她也不小心吃了一口。

  “你可知它吃了多少?”

  “……”这她要怎么解释。

  云婠婠坐起来,肚子一圈的肥膘使得她的底盘十分的稳,两只胖爪尽量给千云比了个圆形,他能不能看懂?

  她的意思是,香香吃了一整颗青丹。

  千云瞧瞧她的动作,又看看空空的盒子,冷声道:“来人。”

  “殿下有何吩咐。”

  “扶辛君在回昆吾丘的路上,去截住他,哪怕他已经回到昆吾丘,也要再将他请回来。”

  “是。”

  云婠婠从没在千云面上见过这么严肃的表情,他平日里看起来已经很高冷了,生起气拉下脸,周围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这个香香,怕是捅了篓子了。

  

叫我小馄饨

前方高能。   新年好,新年好,希望你们爱的人,都能在你们身边。   也希望每个小可爱都能得偿所愿。   新年快乐!!!   小馄饨要豆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