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第二章遇见故人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爱吃蔬菜dj 3557 2020-01-30 09:58:48

  床幔中伸出一只纤纤玉手,轻轻撩起了床幔,长发如瀑布般倾泻而下,白色的寝衣歪斜地穿在身上,露出一截弧度精致的锁骨,长长的睫毛颤抖想要睁开,精致的容颜似天仙般让人顶礼膜拜。

  “殿下,该洗漱了”怯怯地声音打断了睡美人状态的阿灵,原来是昨晚那丫头。

  措不及防的对上了那睁开的双眼,那是一双极漂亮的眼灿若星辰,那丫头脸一红低下了头

  阿灵从奢华的床榻上起身,张开双臂等待着,待了一会儿却发现身后没动静疑惑地向后回头看,只见那丫头正忙活着在洗脸盆里撒花瓣……

  阿灵“?”

  那丫头“……”

  阿灵伸手示意她过来,在她面前又一次张开了双臂。

  那丫头立马懂了,马上说道“奴婢立马叫人进来伺候殿下更衣”便一溜烟地出去了。

  留下阿灵一人莫名其妙的待在原地保持着姿势

  随后一众奴婢井然有序的进入,开始伺候阿灵穿衣,系完腰带后又坐在椅子上开始梳头化妆

  好不容易打理完,阿灵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

  “殿下,您真好看像画中的仙女”那丫头睁着亮晶晶的大眼睛希翼地看着阿灵。

  此时的阿灵梳着朝仙髻,露出光滑饱满的额头,穿着浅蓝色的裙子外罩浅粉的纱衣,一条绿色的腰带勾勒出曼妙的曲线。

  周围的丫鬟都噤若寒蝉的站着,只有这丫头水灵灵的瞧着实天真可爱,阿灵也被逗笑了,伸手轻点了下她的鼻尖。

  “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是罪臣之女被发配宫中,承蒙殿下赏识,请殿下赐名。“

  阿灵坐在椅子上,穿着天蓝色的宫裙,裙摆绣着大片的红莲,镂空绿色腰带缠绕着纤细的腰肢,盈盈一握,眼角带着一抹笑意,浅浅的梨窝若隐若现,给这冰雪般精致的容颜添了一丝烟火气息,嫩白的手指撑着额头,眉头轻微皱着似在冥思。

  让人忍不住想要放在心坎里,好好疼爱。这人本该就是九天的凤凰,误落凡尘,引诱这世人犯罪。。

  阿灵歪了下头就叫“芙蓉吧!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

  “谢殿下赐名。”眼睛笑得弯弯的芙蓉脆生生地说着。

  阿灵手痒的戳了戳芙蓉婴儿肥的脸“去御花园逛逛”

  原地的芙蓉震惊地又摸了摸殿下刚才摸过的位置,眼睛发亮的盯着殿下高兴地说道“诺”

  波光粼粼的湖水在太阳的照耀下映射出瑰丽的色彩,风轻轻吹动柳条好似在随风起舞,柳树下的两人依偎而站,女子曼妙的身姿和男子挺拔的站姿交相呼应,不禁让旁人感叹好一对郎才女貌。

  “琅哥哥,这次的天女献花,你觉得我的把握有多大”女子一脸娇羞的看着身旁温润如玉的公子。

  “这次献花除了礼部之女是你最大的对手外,其她人不值一提”男子淡淡地说道,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女子的鬓角,眼睛却看着水面,不知在想什么。

  阿灵本想默默地走开,只可惜天不遂人愿,旁边的奴才瞧见了自己,大声地喊着见过五公主殿下。

  阿灵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殿下,那是三公主和吏部大人之子文琅公子”芙蓉悄悄地说着。

  “三姐姐好”,阿灵颇为尴尬的行着礼,默想着今日实在是不宜出行,虽想不起以前之事,但一路上也听芙蓉讲了很多宫中的事,这三姐表面大方却最爱记仇,自己打搅了她的好事,估计会记恨自己……

  “原来是五妹妹啊,之前一直听说你在宫外养病,我原以为大概两三个月就好了,没想到竟有一年没见妹妹,长得越发俊俏了,好似天仙般”三姐姐笑吟吟地拉着阿灵的手,全然没有被打搅了的恼怒。

  那男子就站在一旁揶揄地看着阿灵,神色晦暗不明,狭长的桃花眼里带着一抹看不懂的漩涡。

  阿灵尴尬地对他笑了笑,毕竟打搅了他的好事。

  “五年一次的天女献花会,以往都是由五公主领舞的,想来今年也不例外。”男子漠不关心地说着。

  “是吗,不过妹妹大病初愈,纵然天资卓越,身体也会受不了高强度的负荷,陛下为了妹妹身体也会慎重考虑的“脸上露出了担忧的神色,若忽略那紧紧绞着的手帕,真是一幅姐妹情深的画面。

  三姐姐的演技是越发精湛了,阿灵强装镇定说“自我大病初愈,有些事情记不太清了,这献舞之事,恐怕得另择她人了”

  “殿下,真是忘得不是时候,不过还有三月时间才到花会,想来天后那般疼爱您,您也不愿辜负她的期望吧”男子把玩着捶到手中的柳条,低沉的声音缓缓的传入了阿灵的耳中,黑沉沉的眼睛好似可以洞察人心,盯着阿灵。

  芙蓉垂着眼站着,让人看不清神色。

  阿灵莫名地感觉到后背发凉,直觉告诉自己眼前之人对自己充满着很深的敌意,阿灵觉得这敌意来得莫名其妙。

  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回复,这明显就在挖坑让自己跳。“公主,天后娘娘说下朝之后让您过去。”芙蓉适时地在旁边开口道,眼睛却凶狠地盯着文琅,文公子不置可否的侧开了身子,看也不看芙蓉就好似她是跳梁小丑般说道“请”

  “那三姐姐,文公子我就先走一步了”阿灵落荒而逃地带着众人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男子盯着着那即使狼狈却依然高傲地抬着头的背影轻笑了一声。我的小公主,哪怕你什么都不记得了,该还的债也依然逃不掉。

  若自己当时可以回头看一眼,就会发现眼前芝兰玉树的文公子,瞳孔已经变成了深紫色,周围萦绕着黑色的雾气。那么其它人的命运或许都会改变……

  “芙蓉,三姐姐一定会记恨我的”阿灵对刚刚认识的芙蓉有着莫名的信任

  芙蓉扬起笑脸宽慰道“殿下不必担心,毕竟血浓于水三殿下不会计较的”

  “可是我总感觉刚才三姐好似要吃了我”阿灵蹙眉说道“还有那文公子我觉得自己应当和他很熟,不是那种剑拔弩张的气氛”阿灵苦恼的敲了敲头。

  芙蓉将阿灵的手握在手心里,宽慰道“殿下日后就能想起来了不急于一时”

  ……

  “琅哥哥,都怪我,我当初只是被嫉妒蒙蔽了,母后那么疼爱她,将来的皇位也一定是她的,我那么努力,真的是不甘心,才会听了那个馊主意,我真的不想害妹妹。”女子泪眼朦胧的看着心上人,身体瑟瑟发抖。

  “阿婉,不必担心。她现在已经失忆了,宫中有太多人想对她下手了,恐怕即使她想起了所有,那时候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了。”男子安抚般地拍了拍女子的后背。深沉的眼中却酝酿着惊涛骇浪。

  “小芙,天女散花是什么”三姐姐那么迫切的想要当领舞之人,花会对皇室又象征着什么?

  “殿下,花会是向上天祈求来年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大典开始时由领舞之人献舞,向上苍表达美好愿望,被誉为神的代言人。”芙蓉一脸平静地说着,眼睛黑得纯粹“往年都是由您领舞,三公主殿下恐怕是痴人说梦。”

  ……

  踩在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上,夏日的微风拂过柳条,姹紫嫣红的花儿竞相开放……路过的奴才丫鬟井然有序地问安然后低头匆匆走过,阿灵却觉得发冷,奢华的皇宫下葬送了多少亲情。

  阿灵轻揉了下额头,疲惫地说“还是回宫休息吧,'“躺在床上渐渐沉入了梦乡。

  “灵儿妹妹,还是你殿里的饭菜好吃,这个八宝鸡,外酥里嫩,咬一口在嘴里都爆出汁了,简直太好吃了,还有那个红烧狮子头……“吃的腮帮子都鼓起来的小女孩,睁着亮晶晶眼睛,满脸幸福。

  “婉姐姐,你若觉得好吃我可以把厨房的厨子送给你”一脸小大人模样的阿灵,端正的坐在椅子上,把比脸还要大的碗轻轻放在了桌子上。

  “哎呀,我觉得只有在你这里吃饭才最香,父亲总管着我,不让我吃太多,说什么女子以瘦为美,将来才能找个如玉郎君。”小时候的婉姐姐无聊的用筷子戳着碗。“再说了我今年才八岁,那些嫁娶之事还早着呢。更别提我还是金枝玉叶的公主,我看上的人,他敢不娶我!”一脸兴奋的拉着小阿灵的手,好似想到了自己未来的心上人。

  小小的阿灵有些落寞的垂下了眼,自己从来没见过自己的父亲长什么样,5岁时娘亲说自己生了一场大病,醒来时便什么也不记得了……小阿灵羡慕地看着婉姐姐。

  灵儿别总皱着眉头,要多笑笑嘛。看着面前精致的小孩因为一些不开心的事而抿着嘴,长长的睫毛轻轻地抖着,眼中带着一些雾气,让人既心疼又爱怜。

  小时候的阿婉最见不得灵儿不开心,总是绞尽脑汁的想一些有趣的事,想哄灵儿。

  前几天西域进贡一些稀罕物,母亲大人赏了一些给父亲,我们一起去看看。

  “三伯伯一向对娘亲赏的东西爱如珍宝,恐怕会不高兴。”小阿灵为难地拉了拉三姐姐的衣袖,想阻止她打消这个念头。

  “父亲最喜欢你去了,每次都说要我经常带你过去”。说完就拉着小阿灵的手走了。

  画面一转,又变化了场景。

  烈日当空,地面热的发烫,长大的三姐姐跪在地上,嘴唇发干破裂,头发一缕又一缕地贴在脸上,面色潮红,却依然倔强的跪着。

  阿灵看到长大的自己带了一些水过去,想要去安慰三姐姐,可是却被无情地打翻了,水撒了一地,有些溅到了阿灵的脸上,阿灵无措的站着,嗫嚅着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着婉姐姐,欲言又止的样子。

  “上官灵,你就是个多余的人,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冲着阿灵歇斯底里地大吼,眼睛都发红了,好像狰狞的恶鬼要撕碎阿灵。

  梦外的阿灵看着这幅画面感到一阵阵心疼。

  “三姐姐,你还是快点起来吧,你这么折腾自己迟早也要生病,如果……伯父泉下有知,也不希望你这样做”长大后的阿灵想要扶婉姐姐起来,却被狠狠地推开了。

  “滚,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我怕自己会忍不住掐死你。你也配提我父亲。”

  阿灵看到画面中的自己瞬间脸色煞白,然后踉踉跄跄逃似的走开了……

  随后也做了几个零零碎碎的梦,大多是三姐姐如何和自己针锋相对,想要置自己于死地。

  醒来时头隐隐作痛,枕头湿了一片。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