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第三章殿前惊魂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爱吃蔬菜dj 2393 2020-01-31 16:48:34

  随着花会的临近,皇宫里也越来越热闹了,每个宫门上都挂着形态各异的花灯,在地上投射出一圈又一圈的光晕,给这寂寥的皇宫带来了一丝活力。

  当然如此普天同庆的日子藏匿在暗处的人也在蠢蠢欲动,伺机咬破对方的喉咙。

  花会的领舞之人久久没有定下,一些人已经坐不住了。

  “你听说了吗,天后的身体越来越差了,三殿下一直在御前伺候,五殿下大病初愈刚回宫,恐怕天后会选……”一奴婢低声地和旁边的人说着。

  旁边的奴婢连忙说道“多谢姐姐提醒,妹妹以后定不忘姐姐的大恩”

  此后这种话彼此间互相传来传去,自然也传到了阿灵和天后的耳中。

  阿灵坐在椅子上,手指撑着头闭目养神,芙蓉立在身后神色不明地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奴婢。

  “求殿下饶命啊,奴才也是听别人说的,奴才对殿下绝无二心,求殿下明鉴”那奴婢头砰砰地磕头。

  芙蓉伸出手指在嘴上做了个“嘘”的动作,那奴婢立马颤抖着不发一言了,比起殿下,这位芙蓉折磨人的手段更令人胆寒,在芙蓉进来安福宫的第一天就给众人立过规矩,不听话的都被带走了,后来听说那些人不是疯了就是死了,死状及其凄惨。

  可芙蓉在殿下面前装得很乖巧,以至于那奴婢颤抖着不敢看芙蓉的双眼。

  芙蓉低下头在阿灵的耳边轻声细语地说道“殿下,先去休息一会儿吧,这儿有我就行了”神色温柔。

  在阿灵看来芙蓉像孩子般单纯正直,这种勾心斗角的事,阿灵实在不想让芙蓉过早的面对。

  芙蓉看出了阿灵眼中的担忧,立马举手保证“殿下肯定会满意的”

  阿灵戳了戳那婴儿肥的小脸说道“别逞强”

  阿灵走后房中只剩下了芙蓉和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奴婢。芙蓉的神色立马变得冷冽,淡淡地说道“和你接触最深的人是谁”

  “是陛下身旁的小翠姑姑”

  “嗯”

  那奴婢立马会意地说道“她让奴婢跟殿下宫里伺候的人说殿下即将失宠了,让宫里人要懂什么叫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芙蓉还算满意地点了下头,那奴婢以为自己躲过这一劫了,谁知门外闪过一黑影捂住了她的嘴,芙蓉漫步走过去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还让你在殿下喝的水中加入药粉”手里的药包瞬间让那奴婢瞳孔睁大。

  “这么不老实,就先割掉舌头,送到黑域好好调教一番”那奴婢听了开始在地上剧烈的挣扎,最后被影一一个手刀砍下去晕了,被拖走了。

  芙蓉坐在椅子上纤细玉白的手指轻轻在桌上敲打着,“该让人去好好敲打一下众人了”表面神色平淡,眼中却蕴含着惊涛骇浪,若要让影卫看到,必定会觉得“主子发怒了,旁人要倒霉了”,主子的理念就是我不舒服便看不得旁人舒服。影卫的宗旨就是“一切以主子舒服为主。”

  “总有人要动我的殿下,不可饶恕”芙蓉嘴中轻轻地吐出这几个字。

  “灵儿,近来可有想起什么”天后批阅着奏折漫不经心地问道。

  “最近想起了一些零碎片段,大多是小时候的事”阿灵吃着糕点随口说道。

  “今年的献舞,考虑得怎么样了”

  阿灵赶紧把糕点放下,一本正经地说道“花会是五年一次的大事,灵儿不敢有丝毫松懈,有些地方虽不熟练但……。”还未说完,便被不耐烦地打断了。

  “好了,那就让婉儿领舞!你好好休息吧!“天后烦躁地把一本奏折合起,揉了揉眉心,说道“退下吧”

  一旁的小翠赶紧给天后端了一杯茶,然后走到身后不轻不重地揉着肩,嗓音柔柔地说“娘娘,公主殿下们都长大了,您也不必整日忧心了,奴婢每次路过天舞堂,都看到三殿下和五殿下在练舞,跳得真是美极了,今年的花会想必会比往年更热闹”

  “你呀,净哄我开心,我是生气婉儿自作主张地从都郡跑回来,我把她派到那个地方是想锻炼她,体恤民情,将来才能更好的辅佐明君。她倒好……一声不响地跑回来说要当献舞之人”

  听到这话,小翠惊出了一生冷汗,惶恐地说着“花会临近,三殿下身为皇室之人有责任为百姓祈福,为皇室之人祈福,如此看来对娘娘也是一片孝心。”

  “你也下去吧”天后看了几眼奏折,端起茶喝了几口。

  小翠眼神暗了暗,悄悄褪了出去。吩咐周围人机灵点,然后看了看四周隐入了黑暗中。

  此时的公主府,书房的蜡烛彻夜地燃着,三公主焦急地在房中踱步,手中的纸条被紧紧地捏着,心神不宁地看着窗外,柔美的脸上隐隐露着狰狞的神色,眼角下透着淡淡地青色。

  “殿下,大祭司到了”小厮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大祭司,宫中来信了,母后属意于五妹继承皇位”三公主恭敬地迎上去,赶紧地说道。

  皱巴巴地纸上写着“天后打算把皇位传给五公主,领舞之人为三公主”

  全身裹在黑袍中,只露出一双眼的大祭司阴沉地笑了笑,暗想这只老狐狸还真是不让人省心,既如此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殿下,看来计划得提前了”拍了拍三公主的肩膀,久久得不到回应之后,又漫不经心地说道“别忘了你的父亲是怎么死的,她又是怎么对你的,还是心有不忍想放弃了,“大祭司阴狠地说着。

  “若你的父亲在九泉之下得知自己的好女儿,还在念着姐妹之情,估计会……”

  “大祭司,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我自是会报。但我尊敬你不代表可以随意评论我父亲之事”。三公主盯着大祭司一字一句地说着。

  随后理了理鬓角,缓缓地说道“那就提前执行计划,也快五更了,大祭司也早点回府歇息”疲惫地闭上了眼,衣袖下的手却紧紧地捏着,指甲深深地刺入了掌心,仿佛感觉不到痛。

  蜡烛也快烧光了,盘底累着层层的烛泪。三公主柔美的脸在烛光下忽明忽暗。

  走出殿门,阿灵不安地皱了皱眉。芙蓉见状担忧地询问“殿下,为何事忧心”

  看着她略带婴儿肥的脸,手痒地戳了戳,暗想着手感还不错。清了清嗓子,故作严肃地说“这次出大事了,母后定了三姐姐献舞,以我和三姐现在的关系,三姐继位后恐怕容不得我,我也不知自己将来“

  “殿下,芙蓉永远追随”紧紧抓着阿灵的手,眼中闪着坚定的光芒,嘴唇紧紧地抿着,像在发誓般说着……原本想逗逗这丫头,未曾想她竞当真了,尴尬地咳了咳“本殿,允许你跟着”,加快步伐走在了前面。

  只是谁能想到这个玩笑最后会一语成畿……

  看着绝美的人儿走在前面,芙蓉暗暗发誓“殿下,生生世世誓死相随”。

  “芙蓉,在想什么呢?还不快跟上来”,看着眼角带笑的公主,芙蓉又恢复了往日的神色,亦步亦趋地跟在了身后。

  晚上又做了一些零零碎碎的梦都是关于自己小时候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