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第四章梦中事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爱吃蔬菜dj 2580 2020-02-01 09:12:27

  小阿灵坐在台阶上双手捧着小脑袋,看着地上的小花,奶声奶气的说着“你说爹爹这次从外面会带什么回来”小花摇曳着花枝随风摆舞

  小阿灵伸出白嫩的小手指戳了戳小花“要是爹爹给我带最爱吃的桂花糕就好了”小舌头舔了舔嘴巴。

  小花继续在风中摇摆。

  小阿灵起身拍了拍屁股,便落寞的回竹屋了。

  这里是巫族族长(阿灵的爹爹)在巫族圣地用圣器白玉萧划分出来的结界,结界范围只限于竹舍周围,阿灵到现在为止只见过爹爹一人,没有朋友陪她玩,没有小动物逗她开心,只有花和草。

  “灵儿”穿着白衣的俊美男子双眼含笑的看着。

  “爹爹”灵儿立马放下手中的草偶,迈着小短腿扑倒了爹爹怀里。

  “这是灵儿和爹爹”怀里的灵儿指着桌上七扭八歪一大一小的两个草人

  白衣男子一挥手,桌上的两个小人马上站起来咧着大嘴巴活灵活现的模仿着灵儿的声音,“灵儿好呀”其中一个还滑稽地冲灵儿招手。

  灵儿先是开心地把两个小草人抱在怀里最后又好奇地问道“爹爹,你刚才干了什么”

  白衣男子蹲下身和坐在椅子上的灵儿身高齐平,双眼神秘莫测的看着灵儿“这是巫族的万物复苏”灵儿立马抱着爹爹的胳膊便摇边撒娇“灵儿也要学,爹爹教给灵儿好不好”白衣男子看着那清澈乌黑的大眼睛,捏了捏灵儿的小鼻子“好,不过要先发誓,因为这是对巫族发誓的尊敬”灵儿懵懂地点了点头。

  〔吾以灵魂起誓,此生绝不做危害人间,危害巫族之事,否则必受万箭穿心之痛,以天道作证〕灵儿奶生奶气的跟着爹爹说完,从地上升起一个五彩斑斓的光晕,渐渐没入灵儿的头顶。

  爹爹神色复杂的看着灵儿,伸手摸了摸灵儿的小脑袋,“好孩子”语气听不出欢喜还是悲伤。

  灵儿却开心地在看着爹爹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爹爹快教灵儿。”

  ……

  ……

  万里无云的天空忽然出现了一大坨黑云在快速的聚集,阿灵想要跑回房内,身体却被定住了眼睁睁地看着黑云越聚越多将自己整个吞没,阿灵瞳孔睁得大大的,默念着“爹爹,你快回来”随后整个人原地消失了,结界又恢复了正常。

  正在主持三年一度族内大比的族长忽然感到不安掐着一算也瞬间消失了。周围都在窃窃私语“这可是大比,族长怎么能随便消失”

  “每次大比都关乎着巫族的存亡,轩儿怎可如此糊涂”大长老拄着拐杖重重地敲在地上

  “长老,大比已经开始,如果没有族长维持结界,很可能……”面容姣好的女子坐在椅子上担忧地询问着。

  “这次我们几个老怪物上吧”大长老看了看其它几位长老。

  ……

  ……

  周围黑漆漆的,小阿灵蹲在角落里蜷着身子,睁着大眼睛小心翼翼地问着“有人吗?”随后整个山洞里回响着“有人吗”,怪异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小阿灵更害怕了紧紧地抱着胳膊,靠着墙角一动也不敢动,最后终于忍不住了哽咽地小声念着“爹爹,灵儿害怕”

  黑暗像一只大手笼罩在小阿灵的头上,刻着诡异纹路的中心石台上放着一块石头发着耀阳的红光,却被四根看不见的锁链从四个方向紧紧地缠绕着,阿灵好像看到爹爹正在旁边站着向她招手,嘴角微笑地蛊惑着“灵儿快过来,把这个石头拿上来”

  灵儿双眼渐渐变得无神了,一步一步的向男子走过去,不停地重复着“拿石头,拿石头……”

  ……

  ……

  醒来时又回到了茅草屋,爹爹正坐在桌旁喝着茶,逆着光看不清脸上的神色。见阿灵醒了轻轻地抚摸着小阿灵头上松散的发髻,“是爹爹疏忽大意了”,俊美的脸上带着一抹忧思。

  小阿灵用胖乎乎的小手揉了揉眼睛,眨着大眼睛疑惑地看着美人爹爹。她只记得自己在屋外和两个小草人玩,然后…然后……自己就醒了,用小手敲了敲脑袋,记不清了。

  “那灵儿先去外面玩一会儿,爹爹先在竹屋休息一下”

  阿灵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担忧地看着爹爹“爹爹生病了吗?”

  “爹爹只是最近处理事情太多了,有点疲乏”脸色泛着不正常的白。

  “那阿灵去外面给爹爹摘小花,阿灵感到难受了就会找小花说话,爹爹也和小花说就不累了”阿灵跳下床立马跑出去找小花了。

  “既然来了,就出来吧。“空气起了波动,穿着紫衣的男子从结界中走了出来,桃花眼微微眯着,担忧地说道“你的身体怎么了”

  “无碍,只是镇压魔石耗费的精力过多了”白衣男子平淡地说着,好似根本不在意。

  “你我二人一同长大,你什么脾性,我还不了解吗,这丫头你拼死护着,若不是发生大事,你怎么可能把她带出这里,莫不是你……”

  “是,还望师兄以后多加照拂,这丫头心思单纯,但也”

  “你如今都自顾不暇了,天轩,你能不能多为自己想想……”紫衣男子气急败坏地说着。

  白衣男子暗想着看来天玄是真的生气了,否则也不会直呼自己的名,轻轻勾动嘴角笑了笑。

  天玄忽然抓着天轩的手腕就要走,一股灵力把他震开了。

  “子桦,这是我的选择”

  “这是什么破选择,我只知道你是我天玄过命的兄弟,我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你消失”微调的桃花眼聚集了一些雾气,最后嘶吼着说道“你走了,巫族要怎么办,我要怎么办”声音越来越小

  “对不起了,恐怕我要失言了,魔石的力量已超过了我掌控,我想为那孩子多争取点时间”

  ……

  ……

  画面一转,小阿灵被一众白衣人带出了结界,转瞬间来到了一座古老的宫殿,大长老神情肃穆的隔空用手指对她一点,阿灵便原地消失了。

  阿灵看到爹爹虚弱地躺在床上,桌旁放着一根白玉萧正在散发着柔和的光源源不断的涌向男子。

  “爹爹”

  男子伸出好看的手指摸了摸阿灵的头,苍白的脸色浮现出了一丝生气,笑着说,“阿灵,爹爹有很重要的事要办,阿灵要努力练习法术,等阿灵十八岁了,爹爹就带你去最喜欢的人间玩。”

  “那爹爹一定要遵守约定“小阿灵拉着爹爹的手“拉勾,一百年不许变……“

  枕头上沾满了泪水,阿灵蜷着身体,呆呆地望着窗户,喃喃自语着“爹爹,你骗人,你再也不会回来了……”泪水顺着脸颊一滴滴地滑落,纤细的手指紧紧地抓着被子。

  门外本该等着公主传召伺候的芙蓉,在听到低低的呜咽声传来时,不放心的进去了。穿过一层又一层的屏风,看到床帘后的殿下穿着白色的寝衣,像丝绸般黑亮的长发散落在身后,不安地抖着,像只受伤的猫咪独自呆在角落里舔着伤口,带着泪花的漂亮眼睛,无神地看着窗外,不停地重复着“爹爹,不要丢下灵儿一个人”

  芙蓉心疼的看着公主,轻轻地摸着柔顺黑亮的长发,缓缓说道“殿下,你从来都不是一个人”

  看着殿下慢慢闭上眼,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芙蓉小心翼翼的把公主放到床上,掖好了被子,心疼地摸了摸带着泪痕的漂亮脸蛋,然后起身走到脸盆前拿毛巾沾了点温水,轻轻擦拭着已经哭花的脸……

  “殿下,望您一夜好梦”走出殿门后的芙蓉望着天上的繁星,沉默了好久,晚上带着些许冷意的夏风吹散了身上的薄汗,殊不知,有些因一旦种下,便再也难以根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