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第六章报复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爱吃蔬菜dj 2079 2020-02-01 18:37:09

  芙蓉嘴角带伤,脸上的巴掌印错路落交杂,身体不自然的弯曲着,双眼紧闭躺在床上。

  阿灵拿着湿手帕轻轻地擦拭着污秽,睡梦中的芙蓉低咛了一声,阿灵的眼泪便掉了下来,太医说芙蓉的双腿骨折,背部肋骨断了好几根,如今发着烧,若挺不过去,恐怕就……

  阿灵把芙蓉的手放在脸庞低低地说道“芙蓉,你快点醒来”

  “殿下已经很晚了”旁边的丫鬟低低地说着。

  “我知道了,你们都下去吧”

  “诺”

  窗外闪过黑影,手指轻轻地捅了洞,往里吹着迷烟,阿灵一会儿便感到头晕倒在了芙蓉身上。

  黑影瞬间而入,单膝跪地“主子”

  本应该昏迷不醒的人睁开了眼,即使面目惨不忍睹,眼中的凌厉也让影一深深地低下了头。

  芙蓉神色温柔地把阿灵放在床上,掖着被角。

  影一被震得愣在了地上,主子一直以来都是杀伐果断,残忍嗜血之人,何曾见到这般柔情,也不知教里那位该怎么办。

  “走吧”芙蓉淡淡地开口

  黑域里芙蓉已经褪去了女子装扮,一身黑袍戴着面具,坐在高位上影卫们都单膝跪地。

  此时的王奎手指轻敲着白玉坐椅,却好似一下又一下敲在了众人心上。

  “这次负责潜伏在上官婉儿身边的人是谁”王奎慵懒地坐在椅子上,淡漠着开口。

  “回主子,是影二”

  “哦”

  “主子是轻歌姑娘在那天密信传送告知卑职研究了出了新的一种可压制寒毒的药,才回了教里”

  “我不是告诉过你们吗,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可擅离职守,既如此就让下一位顶替吧”淡漠的语气好似不把人命放在眼里。

  王奎只要一想到如果当时自己不在阿灵的身边,阿灵要受到这样的对待时就暴虐的想要发泄,“不可饶恕”

  上官婉正站在窗边修理西域进贡的墨兰,涂着丹蔻的指甲红艳艳的在太阳下五彩斑斓的光。

  “殿下,这次大张旗鼓的收拾五公主恐怕会……”

  “怕什么,母后已经不行了,这诏书虽立,还得看她有没有本事拿”上官婉儿放下剪刀,拿着丝绢不紧不慢地擦了擦手,坐在椅子上慢条斯理地喝茶。

  “幽兰花,为谁好,露冷风清香自老。”

  大祭司却在这时推门而入,“殿下又在感慨什么”

  “没什么,难得大祭司今日空闲不如一起喝个茶”上官婉摆了一个请的手势,眼睛却看着兰花。

  “殿下,老夫听说你今日封锁了天舞堂”面具后的眼泛着精光。

  “这是我送给大祭司的惊喜,作为你我合作的诚意”上官婉儿放下了茶盏,也笑着看向大祭司。

  “好好好,老夫果然没有看错人,那老夫就先走了。”

  “你们也退下吧”

  “诺”

  “三公主真是狠毒的心肠”雌雄莫便的声音掐着上官婉的脖子,面具挡住了全脸,黑袍上印着三朵兰花,是神影教的标志。

  上官婉儿艰难地开口道“我与贵教的轻语姑娘有过约定”

  黑袍人神色一愣面色也放缓了,松开手。

  上官婉儿跌在地上剧烈的咳嗽,良久才恢复过来

  上官婉儿看着黑袍人如若自己回答不出令他满意的答案恐怕会……

  “轻语姑娘说她见教主长时间待在皇宫担忧您的寒毒,让我想办法在这段时间里让五妹无法出去”

  黑袍人心里却起了疑惑,轻语怎么会求上官婉儿帮忙。

  “不过我依然不满意”黑袍人轻勾唇角,你这么喜欢抽人巴掌,那么,一阵掌风扫过,上官婉儿被重重地撞在墙上,脸上的巴掌印触目惊心

  房里的动静惊动了外面的丫鬟。

  “殿下,有何吩咐”

  黑袍人似笑非笑地看着上官婉儿,她毫不怀疑如若自己把丫鬟侍卫叫来,眼前这魔鬼一定会毫不迟疑将那些人杀了。

  “没有我的吩咐,不许进来”

  “诺”

  黑袍人坐在椅子上动了动手腕看着上官婉儿“这印记也够你消停一段时间了”说罢便走了。

  “小兰”三殿下疼得捂着脸朝门外叫道。

  小兰看到殿下跌坐在地,嘴角留着一抹血迹,发髻也不整,脸上还有着刺眼的巴掌印。

  立马眼眶湿润地把上官婉儿扶了起来,“殿下,奴婢立马去叫太医”

  上官婉儿伸手制止了她“给我拿点冰块和丝绢来”

  “殿下”

  “这是我自找的,别废话,块去”上官婉儿不耐烦地皱了皱眉,说话扯得脸颊生疼。

  “诺”

  黑袍人又恢复了女子装扮,芙蓉和五殿下并排躺在床上,中间却隔着两个拳头的距离。

  阿灵醒来时就看到芙蓉睁着亮晶晶的大眼睛看着自己。

  阿灵脸一红便低下了头,“我记得昨晚在床边守着你,怎么……”

  芙蓉开心地笑着“我昨晚半夜醒来时看见殿下睡在床边,就把殿下挪上来了”

  “太医说你的伤势严重,怎么能”一根骨节分明的手指堵在了阿灵的唇上,“我不碍事,我很担心殿下”芙蓉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阿灵。

  阿灵赶快翻身下床,边快步地向门外走边说“我给你去端点早饭,你别乱动”

  芙蓉一只手支着头,低沉地笑了笑。

  阿灵听到笑声差点绊倒在门槛上。

  房里只剩下芙蓉一人了,芙蓉平躺在床上,看着头顶床幔上的图案,眼里的漩涡越来越大“轻歌,你可千万别让我伤心”似情人间的呢喃。

  阿灵端着早饭进来了,芙蓉看着阿灵向她扬起一个明媚的笑容。

  阿灵:“太医说你胸口有伤,不宜吃粗饭,我让人煮了些比较精细的粥,你尝尝看”

  芙蓉张着嘴,琥珀色的大眼睛充满渴望地看着阿灵。

  阿灵摸了摸芙蓉的头,一勺一勺地喂着,芙蓉舒服的眯着眼,像一只波斯猫懒懒地等待着主人的怀抱。

  一碗粥很快就喂完了,芙蓉的小舌头舔了舔嘴巴,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着阿灵“殿下,我还要”

  阿灵继续喂

  “殿下,我还要”

  阿灵“……”

  “芙蓉,你平时的饭量没有这么多的,小心吃撑了”阿灵摸着芙蓉柔软的头发。

  芙蓉用头噌着阿灵的手,琥珀色的大眼睛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阿灵。

  阿灵被萌坏了,立马投降开始下一轮的喂粥之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