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第十章狱中生活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爱吃蔬菜dj 2126 2020-02-02 14:36:44

  整个监狱哑然无声,森冷的烛光映在看守人的脸上明暗相见,手里拿的长鞭沾染着斑驳的血迹,穿着象征死亡的黑色衣服像地狱的勾魂使者在过道里游荡着。

  犯人都麻木地坐在地上双眼呆滞,在看到看守者的长鞭时会不由自主的颤抖,好似眼前之人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鬼而忘记了自己本身也是十恶不赦之人,普遍都是衣裳褴褛有的甚至可见皮肉外翻的骨头,在这黑域里有个普遍的共识“阎王所,锁人命”

  阿灵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冰冷的地上,衣裳也早已换成了囚服。

  阿灵双手抱腿坐在地上,头无力地靠在墙上,往日那黑亮光滑的长发也失去了色彩披散在身后,精致的脸蛋也沾染了灰尘,清澈乌黑的双眼也失去了活力,好似破布娃娃般被主人随意的丢弃。

  “吃饭了”狱卒端着一大桶散发着不明味道的粥和硬梆梆的黑馒头开始一个个的分发。

  “五殿下,奴才劝您还是吃点吧,否则等到审问的时候,恐怕挨不住”狱卒幸灾乐祸地说道。“到了这里,甭管您是什么身份,都是犯人统统归我们管”说完阴恻恻的笑了笑,在阴暗的烛光下肥头大耳像狰狞丑陋的猪令人恶心。

  阿灵一动也不动,只是维持着刚才的姿势。

  狱卒得不到回应后,骂骂咧咧地说道“不知好歹,还他妈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公主殿下,给脸不要脸老子以后就让你见见这大爷的威风。”

  其中另一个狱卒用胳膊肘悄悄捅了捅他“李全,她毕竟是三殿下最为疼爱的妹妹,说不准以后就出去了,你还是少说点吧。”

  李全好似听到了什么笑话“还想出去,我呸,她是咎由自取,这可是三殿下在御前跪了整整一晚,求陛下将五公主收押在黑域,”桀桀的笑了起来。

  阿灵听完只觉得眼睛涩涩地疼。

  李全笑完忽然转头对王奎说道“怎么想攀高枝甩了我”甩手打了王奎一把掌。

  王奎跪在地上嗫嚅着说道“哪有,我不是在担心你吗”

  李全用脚尖抬起了王奎的下巴狰狞地说道“跟我斗,你还太嫩了“随后便整理了衣袍,掸了掸衣袖便走了

  王奎神色阴沉了几分,离开时晦暗不明的看了一眼五殿下也走了。

  阿灵面无表情的看着馊掉的粥和馒头,拳头渐渐地捏紧了……

  “五殿下,到审问的时辰了,跟咱家走吧”一太监尖嗓子说着,李全弓着腰脸上带着谄媚的笑,毕恭毕敬的开着锁“公公里面脏,还是奴才进去提人以免脏了您的鞋”

  王公公意味深长地看了李全一眼说道“殿下毕竟是皇亲国胄,你在这狱里怎么玩我不管,但倘若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就等着给自己收尸”

  李全脸色一白,吓得赶紧跪在地上一个劲儿地磕头说道“给小人天大的胆子,小人也不敢“

  “行了,别废话了,进去提人”王公公不耐烦地说道

  阿灵动了动有点麻木的腿扶着墙勉强站了起来,丝毫不理李全便走了出去,李全愤恨的看了一眼,随后也低眉垂眼地走了出去。

  阿灵被绑在柱子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坐在椅子上喝茶的太监

  “五公主,您一直以来送给三郎侍的药里含有慢性毒药,在您手里也查到了这种药……”太监尖声地说着。

  “我认罪”清冷的声音传来,惊得王公公手中茶杯都掉了下来,随后便淡定的挥了挥手,门外候着的奴才弓着腰拿着认罪状走了进来,“那就画押吧”

  王公公满意的看着认罪状,随后又好似遗憾般的开口“五公主虽说您已经画押了,但三殿下嘱咐我们要好好的招待您。”

  “把口痂先给五公主戴上”王公公阴森森地说着“先从夹手指开始,然后是鞭笞五十鞭,泼盐水……”心理变态的王公公扭曲的看着五殿下。

  阿灵被套上了指夹,十指连心,“好疼“

  受刑完后阿灵像从水里捞出来的水鬼,身上血迹斑斑,衣服被鞭笞破了,又被盐水浸润,一缕一缕的贴在身上,脸上血迹与尘土混合,看不出原本的精致容颜,只有那双眼睛乌黑地令人心寒。

  此时的阿灵从高高在上的公主跌落至尘埃,而变态的人都有渎神的癖好。

  王公公留恋不舍地摸了摸阿灵的小脸蛋,才嘱咐人将其送回去。

  阿灵一动不动地躺在冰冷的牢房里,忽然放声大笑眼泪却一直流。

  周围的犯人都在窃窃私语“这五殿下莫不是被折磨的疯了。”

  “可惜了,我还记得那年花会殿下跳得百花舞真是美妙绝伦似天仙下凡,真是美啊”露着臂膀的彪形大汉摇着头露出一脸惋惜的样子。

  一个长得清秀的狱卒黑袍里抱着东西,慌慌张张的,走路似乎有点打颤地向阿灵的牢房走来。

  “殿下,这是我今天去外面买的白馒头”王奎担忧着说着。

  阿灵还是无动于衷。

  王奎:“殿下,我知道您一定是被人冤枉,您好歹吃几口,只有活着才能接近真相,才能洗刷冤曲,不明不白的死了岂不是让仇者快。”

  阿灵忽然翻身起来夺过了王奎手中的馒头,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王奎犹豫着伸手摸了摸殿下干燥的长发,然后轻轻拍打着阿灵单薄的后背,“殿下慢点吃,小心噎着。”

  阿灵忽然顿了顿,看向了王奎“为什么”

  王奎看着殿下灿若星辰的大眼睛,露出了腼腆的笑却又坚定的说着“因为你是殿下啊。”是我心心念念的殿下。

  阿灵又继续默默地吃着,“那李全是怎么回事”

  王奎:“李全是宫中有势的李公公干儿子,大家平日都听他的话……”不经意间露出了胳膊上的淤青,还假装什么也没发生的笑着安慰阿灵。

  阿灵看着这一切,吃着白馒头却不知该说什么,良久低哑地说道“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嗯!殿下一定会保护我”王奎清澈的大眼睛看着阿灵。

  锦上添花谁也会,雪中送炭却更能交心,就这样两人在狱中互相扶持,阿灵每天遭受各种各样的刑法,王奎在李全的手下唯唯诺诺,但两人都在等待一个机会……

  阿灵不知道这是进来的第几天了,在这阴暗潮湿的牢房里,唯一的温暖便是每天和王奎聊会儿天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