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第十二章梦醒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爱吃蔬菜dj 2086 2020-02-02 14:47:38

  阿灵嘤咛一声醒来,看着地上的碗晦暗不明。

  芙蓉见状毕恭毕敬的说道“殿下”

  阿灵抬起头观察了一会儿芙蓉,良久才说道“辛苦了”用手指揉了揉额头。

  阿灵明白这是有人想让自己快点恢复记忆,因为那个人等不及了。

  一年前不明不白的入狱,害死三伯父之人,我一定不会放过,阿灵皱了皱眉。

  端起茶喝了几口才盖上茶帽,悠悠地说道“王奎,你有心了”顿了顿继续补充道“你也不必继续伪装了,还是尽快回到黑域,我自有分寸。“

  “殿下,王奎必当赴汤蹈火”一直以来作女子打扮陪在殿下身旁的芙蓉或者此时可以被称为王奎声音低哑的说道。

  阿灵闭着眼想到从自己醒来到现在王奎遭遇的种种,良久才睁开眼转过头,平淡的说道“本宫从黑域出来就没想过带着你,你以为你是谁,不过是黑域一个普通的狱卒,犯了错还得本宫费心搭救,如今本宫恢复了记忆更加不需要你,听懂了吗?”阿灵眼眶通红,垂在衣袖里的指甲紧紧地掐指掌心。

  王奎双眼紧盯着阿灵的背影沙哑着说道:“殿下,如今要卸磨杀驴吗?”

  阿灵的心好似被针尖扎了般的刺痛“随便你怎么想”带着点颤音,一甩衣袖便走了,这里太沉闷了,阿灵怕自己忍不住开口挽留,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打湿了颈前的衣服,阿灵沉默的走着,王奎,我这一生的宿命早已注定,这地狱有我一人足矣。

  门内闪过一黑影,恭敬地单膝跪在地上“主子,您与五公主……”影一一时想不到良好的措辞,有些尴尬地僵硬着。

  王奎此时慵懒地坐在椅子上拿着阿灵喝过的茶杯轻轻抿着杯口那一小圈,缓缓开口道“阿灵只是太担心我了,我只好顺着她心意陪她吵一架,过一阵子就会和好了,你继续潜伏着”。

  影一看着主子云淡风轻的模样,一时间又搞不懂五殿下在主子的心目中是什么份量,恭敬地说道“诺”

  王奎品了会儿茶,才站起身慢条斯理地理了理衣服,唇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容“该去处理一些人了”

  自从三郎侍死后,天后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朝中大事都由三殿下主持,大祭司辅助。天后醒来的时间越来越短了,大部分时间都在昏迷,太医院的都忙得团团转“昨日陛下又吐血了”头发发白的老太医摸着胡子对旁边的同僚说道,“看来这虎狼之药终归不妥,可陛下强行要求……”同僚无奈地互相看了看……

  天后虚弱地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吓人,如今已是进气少出起多,她摇了摇床边的铃铛,贴身服侍的杜鹃眼眶通红地立马走进来跪在床边“陛下有何吩咐”

  “把那药丸拿过来”

  “太医说这虎狼之药不可再吃了,否则……”杜鹃此时说话已带着哭腔了“三月的期限恐怕只有一个月了”却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天后伸出骨瘦如柴的手轻摸了一下杜鹃的头顶“傻孩子,我怕婉儿在朝堂上撑不住了,我得帮帮她,婉儿性子我最了解,这大祭司……,你把药拿来后,把灵儿悄悄叫过来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尤其是婉儿和大祭司。”

  杜鹃看着为花朝国鞠躬尽瘁的陛下泣不成声的说道“诺”

  杜鹃默默的在心里祈祷“花神,求您保佑陛下这次逢凶化吉,杜鹃愿以身偿命。”

  阿灵进来便看到一个双颊凹陷眼眶凸出,黑发渐渐被白发覆盖垂垂老矣的妇人形象。在阿灵的记忆中天后一直以来都是严厉,不可战胜之人,如今看着被病痛折磨在床上的人,阿灵心情感到莫名的复杂。

  天后慈祥的朝阿灵招了招手,阿灵仿佛又看到了小时候那个在自己生病时不眠不休陪在自己身边凡事亲力亲为的母后。

  阿灵连忙跑过去跪在天后床边带着哭腔的说道“母亲”阿灵这些年确实有怨过,三郎侍之死的不相信,被投到黑域时的绝望,在和三姐针锋相对时的偏袒……此时的阿灵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个自己曾经无比信赖的母亲。

  天后那双曾经牵着小时候的自己一步一步逛后花园的手,那时候是多么的温暖漂亮。如今摸着阿灵的手只剩皮包骨头了,阿灵眼中聚集了雾气,泪水滑过脸庞。天后伸手将泪珠擦拭掉“我的小仙女,不哭了”

  阿灵瞬间想到自己小时候因为三姐姐有父亲而自己没有,一个人躲在寝殿里闷在被子里哭,母后也是这么把小小的自己抱在怀里轻声安慰着“我的小仙女,不哭了”

  小阿灵奶声奶气的说道“灵儿也……也想,想要爹爹”说话抽抽搭搭的,天后伸手点了一下小阿灵的鼻子,温柔的笑着说“等灵儿长大了就会见到爹爹了”

  “那爹爹为什么不现在来找灵儿,灵儿好想爹爹”灵儿的包子头由于长时间蒙在被子里歪歪斜斜的。

  天后把小灵儿放在椅子上一边重新替她梳头,一别轻声安慰着“爹爹生病了要去很远的地方治疗,等灵儿长大了爹爹的病就会很快好了。”

  小灵儿立马端端正正的坐着“那灵儿要快快长大”嘴角两个大大的梨窝灿烂的绽放着。

  ……

  阿灵把天后的放在自己脸上,泪眼朦胧的说着“灵儿不允许母亲去很远的地方治疗,不允许,不允许……”声音越来越小渐渐地泣不成声。

  天后闭着眼,良久才睁开了,看着阿灵神色复杂的说道“灵儿,你三姐姐本性并不坏,她只是……只是”一阵剧烈的咳嗽让天后说不出话来。

  阿灵忙把天后扶起来拍着后背“灵儿都明白,毕竟三姐姐以前待灵儿是极好的”

  天后充满慈祥的目光看了看灵儿,摸着灵儿手腕上的红莲手串神色不明,许久才开口说道“灵儿母后会把这位置让给你,婉儿的性子太像我了,我不能让她重蹈我的覆辙,等你坐上了皇位,就把婉儿贬为庶民,让她远离朝堂权利纷争开开心心的活着”

  “至于这红莲手串,方需你的心头血才能打开,不到万不得已万万不能用此法”天后神色中闪过一丝动容,爱怜地摸了摸灵儿柔顺的黑发。

  灵儿含泪答应着。

  “好了,你下去吧”天后疲惫的挥了挥手,又闭上了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