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第十三章天后的回忆(一)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爱吃蔬菜dj 2078 2020-02-02 14:50:04

    天后躺在床上又梦见了自己小时候。

  阿娘是张才人的贴身丫鬟,当今天子醉酒后误把阿娘认成了张才人,春风一度醒来后发现自己的身旁躺着的是旁人龙颜震怒,张才人见状赶来平息皇上的怒火,皇上封了阿娘为最末等的答应便不再管了,连累了张才人也失去了圣心。

  阿娘和自己住在最破烂的宫殿里,冬天的炭火烧得呛鼻,即使这样小天心(天后的名字上官天心)也希望可以多送来这样的炭火,晚上实在是太冷了冷的刺骨,每日都是阿娘把自己抱在怀里,被子尽可能的盖在小天心身上。

  起来时阿娘的后背湿冷冷的,天心摸了一下便冷得收回了手,“娘亲,这被子你盖着吧”

  “心儿真乖,阿娘是大人不冷,心儿是小孩要多捂着才能长大”阿娘伸出冻得红彤的手指轻轻点了一下心儿面黄肌瘦的小脸。

  “那心儿长大就把被子分给母亲”心儿开心的窝在母亲怀里。

  桃红是一直以来跟在母亲身边的丫鬟。此时正在替天心梳头,“桃姨,今天我们吃什么呀?”

  “今天膳房那边送来了你最爱吃的五宝粥”小天心听了开心的拍着手“真希望那些公主殿下可以每天过生日,这样我就可以天天吃到了。”

  桃红看着看着眼眶就红了,“等殿下长大去了封地,我和主子就可以天天吃到了,晚上也不冷了”小天心捧着脑袋双眼放光的看着桌上的食盒,信誓旦旦的说着“我以后一定让阿娘和桃姨每天大口吃肉,大口喝粥”

  食盒里的五宝周只有一小碗,阿灵一勺喂给了阿娘,另一勺喂给了桃姨,碗里也只剩下一勺了,小天心自己心满意足的吃了,吃完还舔了舔嘴巴。阿娘笑着摸了摸小天心的头“这孩子”

  桃姨也笑呵呵着说着“小殿下懂事了”

  “娘亲,那我去上学了”五岁的天心迈着小短腿背着着个大书包走了。

  阿娘:“桃姨,你把这个簪子拿去换点暖和的衣服回来,这天气越发冷了,这离学堂的路远天心每次回来嘴唇冻得发紫,她还那么小”说着说着眼泪便掉了下来。

  桃姨:“娘娘,这是您从小戴着的首饰,这可使不得,把奴婢的衣服改改给小殿下穿吧”

  阿娘抹了眼泪拉起桃姨的手“我还需要你和我一起照顾天心,你可不能冻病了,这里的根本没有药材。”

  桃姨顿了顿拿起簪子走了。

  天心永远都是一个人坐在最后一排,但每次都听得认认真真,其它公主殿下和宫外的小姐公子都是装模作样的听着,虽然夫子从来不会叫自己回答问题,但天心还是觉得夫子的白胡子很有意思。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儿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夫子穿着深蓝的学士服拿着戒尺一边念着一边在学生间走动,不时敲敲瞌睡打盹儿人面前的桌子。

  小孩们都摇头晃脑的念着,甩得就像波浪鼓,坐在后面的小天心强忍着笑却不晃着脑袋念,坐得板板正正的。

  “这句话意思是我十五岁就志于做学问,三十岁能自立,四十岁不被外界迷惑,五十岁懂得自然的规律和命运,六十岁能听进不同的意见,七十岁能随心所欲不逾矩。”夫子的的戒尺在桌上邦邦的敲着,小孩们都“聚精会神”地听着。

  小天心看着夫子的白胡子终于忍不住了“夫子,那我现在五岁立志于做学问,然后扳着指头算着,那我三十岁就能随心所欲了吗”周围的小孩都哄堂大笑,小天心摸了摸包子头,歪着脑袋看着周围的小孩,每次自己举手请教夫子那些小孩都会笑。

  夫子严厉地看了一眼“胡闹,上官天心你分不清上课时间该干什么吗”拿着戒尺在小天心的手上重重地敲了一下。周围的笑声才戛然而止。

  小天心恹恹地坐下了。

  下了课夫子拿着戒尺走了,周围的小孩都对着小天心指指点点,天心虽不受陛下重视,但毕竟是皇室血脉,由不得宫外的公子小姐放肆,只有和她同岁的上官和懿经常和她作对,“哟,被夫子打了,活该呀,什么五岁做学问,三十随心所欲,我看呀你每天也只能是老老实实的捧着碗吃着我不要的东西,今天我过生日剩下的五宝粥好喝吧。”上官和懿白嫩的小脸蛋笑着,眼睛却恶毒着看着小天心。

  每天对小天心冷嘲热讽是上官和懿的乐子,因为她是张才人的女儿,用小孩的逻辑来想就是“你娘欺负了我娘,所以我就要欺负你。”

  周围的小孩再次附和着笑,小天心忍无可忍的推了上官和懿一把,冲出包围圈走了,和懿气的脸都绿了,尖叫着要抓天心,人群外正在收拾书包的李纹逯皱了皱小眉头,看着和懿道“六公主今天是你的生日,不宜动怒。”

  上官和懿看着李纹逯俊俏的小脸严肃的绷着,连忙捂住嘴巴,随后又带着希翼的目光看着李纹逯,拉着衣袖撒娇的说道“那你今天陪我过生日好吗?”

  李纹逯眼角的余光撇了撇才刚走到门口的天心,无奈地说道“好”

  小天心跑着到了夫子休息的地方,恭敬的在门外喊着“上官天心求见夫子”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小天心端正的坐在蒲团上,“你为何而来”夫子摸着白胡子问着。

  “是夫子今日叫我来的,夫子在课堂上说上课时间该干嘛,又打了我一板,意思是上课时间该认真听课,一板意味着这一节课后来找夫子”

  夫子听完眯着眼睛哈哈大笑,“孺子可教也“小天心再也忍不住了偷偷摸摸用小手摸了一把胡子,暗想着“没有娘亲的头发好玩,有点扎手。”小嘴向下撇了撇。

  夫子:“以后下课后,就来此处找我,给你讲授殿下真正要学的东西。”

  天心抬起小脑袋先是懵懂的看了一会儿,随后又好似想明白了,郑重的磕了三个响头,“诺”长期类似冷宫的生活让天心明白得更多,要想人前显贵,就得看透人心,抓住权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