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第十四章天后的回忆(二)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爱吃蔬菜dj 2138 2020-02-02 23:19:47

  小天心开开心心的回到了破破烂烂的宫殿里。

  “阿娘”小天心还未进门就在门口响亮地喊着。

  桃红出来把天心的书包放下,冻得通红的手指握在掌心里,心疼地开口:“主子还在屋里睡觉,你小声点”

  天心疑惑地摸了摸小脑袋,眨眨圆溜溜的大眼睛,疑惑地说道:“阿娘,往常这个时候还在刺绣,怎么今日睡懒觉了。”

  桃红眼睛有点湿润:“殿下,还是先进屋吧”把哆哆嗦嗦的小天心抱回了屋里。

  刺鼻的烟味呛得小天心直咳嗽,眼泪唰唰的往下流。

  桃姨在她鼻前扇了扇情况才好转。

  “桃姨,今天怎么点了炭”往日只有晚上才会烧,白天都是勉勉强强地度过。炭火实在是太少了……

  “殿下,睡觉是要点炭的,主子感到困了,就烧了炭火取暖”

  天心点点头,奶声奶气地说道“那我去写夫子布置的作业了,不打搅阿娘了”

  桃姨摸着天心的手“主子给殿下布置了一些衣服”

  “真的吗”天心亮晶晶地看着桃姨。

  随后又苦恼地低下了头,闷闷地说着“这些衣服还是阿娘和桃姨改改自己穿吧!学堂很暖和我用不着”

  看着懂事的天心,桃姨用衣袖擦着眼角。

  “这里离学堂太远了,穿着暖和些,我和主子在房里,不会太冷。”

  一丝丝冷风从窗户缝隙里钻进来,小天心打了个大大的哆嗦

  “殿下,稍等片刻,我去拿纸糊起来。”

  老旧的门窗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桃姨小心翼翼地糊着,生怕一不小心就把它推到了。

  整座屋子就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发着吱呀的声音,随时就能倒下。

  ……

  小天心穿着新衣服开心地在桃姨面前蹦着。

  这只是极为简单的款式,蓝色的布料上只绣着一朵明艳艳的牡丹,布里包裹着的棉花也不是很多。小天心开心地摸着牡丹,冲桃姨灿烂的笑着“真好看”

  ……

  桃姨也慈祥地笑着,这牡丹是主子今天早上刚刺好的。

  “主子,这也太气人了吧,一根金钗就换来这么一件衣服也太素了。”

  “那些人怎么说”咳……咳……咳

  “他们说……仗着自己有几分颜色……就……就爬了圣上的床……自作自受”桃红懊恼地说着,害怕主子听了心里不舒服。

  “你拿来我看看,以前在府里学过些针线活,我试试”不在意地说道

  “主子,今早起来您就有点不对了,还是先休息一会儿吧”

  “我就是粗手粗脚,怎么连个刺绣都不会”桃红懊恼地扒拉着头发。

  “你呀虽然笨,但好歹力气大,旁人也不敢明着欺负咱们”

  桃红不好意思地低着头憨憨地说着“谁敢欺负主子和小殿下,我就揍她”

  咳咳咳

  “我就希望天心可以平平安安长大,远离这些纷争。”

  “小殿下聪明伶俐,一定会大有作为的”

  阿娘笑了笑。

  ……

  桃姨那我先去做功课了。

  小天心做一会儿题,便停下来对着手哈欠,小手红彤彤的,字迹却清秀工整。

  ……

  冬天的夜晚黑得极快,小天心爬上床时,听到了阿娘的咳嗽声,天心担忧地看着阿娘:“阿娘,你不要紧吧!”

  “阿娘,没事,你今晚去和桃姨睡吧,阿娘咳嗽夜晚会吵到你。”

  天心撇撇嘴,想到明天还要早起去学堂赶功课“那娘亲好好休息,天心先走了”

  “嗯”

  ……

  灯火通明的和福宫烧着地龙,屋里的人穿着单薄的寝衣。

  上官和懿粉嫩的脸上带着薄汗钻在张才人的怀里,撒娇地说着“娘亲,那个小野种,我看着就烦心,你和夫子说说让她不要来上课了”

  虽失去了圣宠,但依靠娘家人背后的势力,张才人在宫中的生活如鱼得水。

  “好”点了点和懿的小额头,“娘亲明天就派人和夫子说”

  “谢谢娘亲”眼中却带着恶毒的算计,上官天心,我不会让你抢走李哥哥的,他是我的。

  睡梦中的天心打了个喷嚏。

  ……

  在上课前天心正坐在座位上写作业,“喂,你个小野种”不理会继续写。

  周围的公子小姐不敢参活进来在一旁看热闹,李纹逯捏着手,假装不在意,如果自己帮忙恐怕会更糟糕。

  上官和懿朝旁边的丫鬟使了使眼色,纸被蛮横地抢走了。

  小天心懒懒地抬起头,“二姐有何事请教”

  “你个野种别乱叫”

  “父皇虽不喜欢我,但我确确实实是父皇的孩子,你这样污蔑我,莫不是你自己作贼心虚,是野种”

  上官和懿气得小脸发白,指着天心良久说不出话来,好半响才蹦出“油嘴滑舌”

  “你们给我好好教训她”

  天心目露凶光地看着那些丫鬟,看得丫鬟心里发怵,但碍于主子的面子,举起手正要打下去,夫子来了。

  “闹什么”

  “夫子,是天心没写完作业,我要督促她”上官和懿泫然欲泣地看着夫子

  天心心里不耻,冷笑着“夫子,是我正在写作业,和懿抢了我的”

  “不是的夫子,其他人可以作证”

  “好了,吵吵闹闹成何体统”

  “上官天心没写完作业,又在课堂上吵闹,以后不用来上课了”

  上官天心:“夫子”

  李纹逯:“夫子,本朝没有因为皇子公主未写完作业吵闹就开除的先例,何况,这需要秉明圣上。”

  其余人心里却清楚,圣上根本就不重视四公主。

  “好了,上课”夫子严厉扫了一眼众人。

  ……

  天心从门外出去时,眼神凌厉地看了眼上官和懿。

  屋外的冷风像刀子般刮在脸上,好似要脱去一层皮。天心的手和脸冻得通红,脚也被冻得麻木了。

  但她依然固执地站在属于夫子的房门前。

  下完课后,天心和夫子进了门,屋里的地龙驱散了身上的寒气,热茶也渐渐暖和了冻僵的手。

  天心:“夫子”

  夫子毫不避讳地说道“张才人不想你来上课。”

  天心愣了愣,半响才说道“弟子知道了”这种不公平的事见怪不怪了

  “你可知张才人为何不让你上课”

  “弟子与上官和懿不和,故而张才人不想弟子上课”

  “再想”

  天心看着夫子咬咬牙道:“陛下注重皇子公主的学业,若我在年朝会拔的头筹定然会受陛下赏识,而我娘恰是张才人的贴身丫鬟,张才人必然不悦。”

  “不错,小小年纪有如此见识,我果然没看错人”夫子笑着摸了摸胡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