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第十五章天后的回忆(三)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爱吃蔬菜dj 2551 2020-02-03 13:08:31

  天心不上课反而因祸得福,极少了上官和懿的无理取闹,也可以在夫子这学到更多真正的知识。

  只是和李纹逯的相处让天心感到亏欠。

  “天心,你母族势微,而张才人虽不得圣心,但其母族势力错综复杂,你和你娘在宫中举步维艰,更何况年朝会,她必然会从中作梗,礼部之子既然对你有意,为师想以你的聪慧,必然知道该怎么做”

  “弟子知道了”

  ……

  娘亲的咳嗽一直都没好,炭火也快烧完了,天心有点魂不守舍地站着。

  “天心,天心”骨节分明的手指在眼前晃了晃,天心才醒转。

  “李哥哥,怎么了”披着李纹逯给自己的白色狐毛大裘,露着小脑袋看着。

  “小笨蛋,在为何事烦心”

  “没什么,只是自己最近有点感冒咳嗽,过一阵子就好了。”天心安慰地冲小李公子笑了笑。

  李纹逯担忧地说道“下次我给你带点药”

  天心有点愧疚地不敢看他,对自己很好的人撒了慌。

  天心忙站起来,眼睛不知放在何处,“我先走了”,把狐裘解下来就匆匆忙忙地离开了。

  李纹逯捂着嘴低低地笑了。

  ……

  祸不单行,在回宫的路上又碰到了上官和懿,高傲的嘴脸,即使小小年纪也另人作呕。

  “哟,四妹妹大冬天地怎么穿这么少,比我宫里的丫鬟都寒碜”

  身后的奴婢都捂着嘴偷偷地笑着。

  天心经过多月的教导,比以前更沉的下气。

  “二姐,天心还有事”意思不言而喻。

  “哼,给我好好教四妹规矩”

  周围的丫鬟把天心按在雪地里打了一顿,专挑除脸以外的地方打,被按在雪地里的天心,没有挣扎,没有哭,没有喊……漠然的眼睛直直地看着前方已经枯萎的柳树,光秃秃的树枝在风中抖动着。

  只要春天来了就好了。

  ……

  “娘,你的病怎么还没好”碗中的药散发着难闻的味道。

  旁边的桃红欲言又止,被主子看了一眼便低下了头。

  “娘亲没事,天心一定要平平安安长大”

  “那娘亲也要快点好起来”

  “好了,去上课吧”

  大门吱呀的声音响起。

  屋里又重新归于平静了。

  剧烈的咳嗽夹杂着血丝打破了安静。

  “主子,我去求张才人让她不要再送药了,您的身体已经顶不住了,恐怕……恐怕熬不过……这个冬天了”

  “把药端过来”咳咳咳

  “主子”

  “只有我死了,把秘密埋进土里,心儿才能平安长大。我不想心儿一辈子活在仇恨里,不值得,她还有大好的年华去享受”又吐出了一口血。

  “主子”桃红泣不成声地点头。

  阿娘模糊间好似又看到了心儿在冲她甜甜的微笑“阿娘”

  她想伸手去摸,却最终掉了下来。

  “主子”桃红的声音陡然加剧。

  ……

  在夫子屋里的天心,忽然握住了心口,她猛然跑了出去。

  推开宫门

  桃姨的哭声一下一下敲在天心的心口,好像钉子一寸一寸地扎进心脏。

  天心的脚步忽然像灌了铅一样沉重,她不知自己该继续走还是转身离去。

  天心安慰自己或许这就是一个不好的梦,我去看看阿娘就好了,等梦醒了,阿娘还在屋里等着自己放学。

  “桃姨,怎么了”

  “小殿下,你怎么不早回来”

  “阿娘”天心奔向了窗前,阿娘嘴角带着微笑看着远方,只是再也不会回应了。

  “阿娘,你醒来,好不好”眼泪像断了线珠子往下流

  “小殿下”桃红紧紧抱住了天心

  “主子走得时候很安详”

  天心眼角的余光撇到了一只不符合这里的碗。

  “桃姨,我想单独与阿娘待会儿”

  听到了门关的声音。

  天心拿起了碗,碗里还残留着一些药渣,气味还未完全散去与平日药的气味完全不同,碗底赫然写着“和福宫”

  天心的手差点拿不稳,真相呼之欲出。

  天心将眼泪擦去,将碗原封不动地放好,“桃姨”

  桃红进来了,“把阿娘下葬了吧!”

  最末等的封号,不受重视的嫔妃死后也是席子一卷丢到了犄角旮旯。

  天心和桃红在房子后面挖了个坑,将阿娘埋好了。

  “桃姨,我先去上课了”天心尽管眼睛还是通红的,但神情已恢复了正常。

  ……

  没有阿娘的日子一天天过去,天心像平常一样上课吃饭睡觉。与李纹逯的关系也更进一步了。

  两人经常课下讨论,天心也变得比往日活泼开朗了,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年朝会也终于来了

  各个嫔妃都打扮的花枝招展,坐在左边,孩子们则坐在各自母亲的旁边,天心在最末等的位置坐着。右边则是众臣的位置。

  皇帝坐在高位不怒自威

  天心看着面前精致的菜肴,毫无食欲,歌舞声乐好似鬼哭狼嚎,群魔乱舞,眼睛盯着对面的张才人。

  “李大人,犬子真是生得一表人才”

  “哪里哪里,张大人过奖了”

  两人之间互相敬着酒,说着客气的话。

  李纹逯垂眸不语安静地品着菜,偶尔会抬眼看看天心。

  天心也冲李纹逯笑笑,向他端起了面前的果酒。

  上官和懿的脸扭曲了一瞬。

  天心跟着夫子这几个月学到了很多,就比如朝中的关系网,圣心的揣测。

  陛下最讨厌的便是外戚干扰朝政,张才人失去圣心,却还能在宫中逍遥可见母族势力的强大,陛下早早有了想铲除的心思。

  歌舞完了,便是皇子公主的献艺。

  上官和懿:“参见父皇”

  唱了曲,皇上赏赐了一些东西。

  之后便是其余的献艺。

  天心明白脱颖而出简单,抓住圣心却难。

  这是天心第一次即将在皇上面前展示。

  张才人朝下位的嫔妃使了个眼色,那嫔妃立马会意尖酸刻薄地说着“这就是那位背主求荣的人生下的孩子”

  陛下对天心的脸色明显沉了沉。

  右边的夫子立马说道“陛下,这位是我的关门弟子,李美人是瞧不起老夫的弟子吗”淡淡的语气扫向了李美人。

  李美人阅历浅,又一心想在张才人的面前展示自己的作用“这孩子怕会辱没了夫子的名声”

  夫子那双睿智的眼看向了陛下。

  陛下:“李美人,以下犯上,贬为答应”

  李美人怔住了

  “既然是夫子的关门弟子,那朕就好好欣赏”

  陛下是夫子的老师,李美人也是没脑子的蠢货。

  天心:“参见陛下”

  圣上笑的更加爽朗。

  帝王最害怕的不是臣子的谋朝篡位,而是亲身子女的“大义灭亲”

  天心的话意在告诉圣上,先为臣后为子。

  天心写了一幅字:“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殿上的气氛随着皇上的不言而越发庄重起来。

  天心知道此刻是在兵行险招

  所有人都在等着……

  “好好好”一连三个好,打破了殿上的僵硬

  “四公主有皇上的风范”一众臣子开始吹嘘

  “想要什么赏赐”

  “天心只希望父皇寿与天齐,让其余周国见识父皇的雄韬伟略”

  上官和懿愤恨的戳着筷子“不过是马屁拍得好”

  “吾儿甚是不错,赐居天德殿”

  众人心里都惊骇了,天德殿是未来皇朝接班人的宫殿,这四公主怕是要一飞冲天了。

  张才人:“陛下,臣妾也想借着这个喜庆,为懿儿求一桩婚事和礼部之子结为亲家。”

  陛下神色不明地看着李爱卿。

  李纹逯站起身“感谢张才人抬爱,我已有属意之人”

  和懿咬牙切齿地看着天心,我迟早要让你身败名裂。

  和懿:“父皇,既然李公子有了爱人,女儿也不想强人所难,女儿相信可以找到更好的。”

  “朕的皇子皇女们都长大了”

  众人:“是花朝国的福气”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