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第十七章天后的回忆(五)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爱吃蔬菜dj 2323 2020-02-13 14:11:04

  掉了漆的朱红大门越来越远,令人作呕的气味慢慢也随之飘散了,阴冷的气息也好似被春日融化了,眼前的景色一派欣欣向荣。

  可失去的人还能回来吗?疼痛在时间中慢慢腐烂,露出森森白骨。天心自嘲地勾起嘴角笑了笑,最在乎的人已不在了,还有谁会真正心疼自己呢

  随后轻哼着歌迈着轻快的步伐回了寝宫。

  “小红,把殿下今晚要穿的衣服再仔细检查一遍”

  “黑磷国使者送来的磷石要记得用纸包好,万不可见水,小李记住了吗?”

  ……

  年纪渐渐大了的桃姨还在事无巨细地嘱托着旁人,鬓角的白发和和眼角的皱纹日益增多,声音也变得沙哑。

  原来不知不觉中已过去多年了

  “桃姨这些你就不必操心了,下人们自会注意的”天心小心得扶着桃姨坐在椅子上。

  “我总是不放心,你虽然大了却还是我心中那个小天心,黑磷国这次的使者来访陛下很重视,我不想你有任何差错”桃姨皱巴巴地手握着天心。

  “桃姨,我明白,你先下去休息吧”转头对着正在添茶的奴婢说道“扶桃姑姑回屋里休息”

  “诺”

  天心冲着桃红笑了笑,明媚的笑容显示着主人的好心情。

  从小看着殿下长大的桃红眼角却湿润了,自从主子走了,天心便没有真正的笑过了。这样浮于表面的笑容,天心经常笑,桃红感到心疼。

  小时候的艰难求生到如今看似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荣华富贵,每一天都过得如履薄冰,一不小心就是万丈深渊,万劫不复。

  桃红抹掉眼角的泪珠便头也不回地走了,她怕天心看到担忧,自己已是行将枯骨之人了。

  夜晚的皇宫格外的热闹也忙碌,宫女们陆陆续续的身影在大殿里穿梭布置,给这以往寂静的皇宫添了丝烟火气息。

  “你们都要给咱家仔细布置,一会儿打起十二分精神来,这可是黑磷国的人来访,陛下一向重视黑磷国与花朝国的友好往来,若谁敢在宴会上出了丁点错,就做好准备去黑域等着扒皮吧”尖细的嗓音笼罩在众人的头顶。

  “诺”众人都小心翼翼地继续忙着。

  天德殿里的众人都在忙着为天心装饰。

  “殿下,这都郡贡上来的限量软烟纱衬的殿下更好看了”

  此时的天心三千青丝挽成了公主髻,斜插着一根凤凰簪垂下的流苏俏皮地散在乌黑光亮的发丝间,发髻表面点缀着颗颗色泽柔嫩的小珍珠衬的人面如桃花。

  蓝色织锦长裙逶迤及地,外罩白色纱巾,金色束带裹着盈盈不堪一握的楚腰。长眉入鬓,眼若秋水,瞳若星子,只是嘴角却轻抿着。

  “殿下若笑起来会更好看”旁边服侍的小丫鬟机灵地说着

  天心抬起手指戳了戳她的额头“走吧,别耽误了宴席”表情依旧是清冷的。

  长长的回廊上每根柱子表面都挂着喜庆的四角灯盏在地面上投射出柔和的光晕,大殿匾额上“正德殿”三个烫金大字在夜空中熠熠生辉,支撑大殿的四根大柱子盘绕着的金龙也好似比往日更加气势恢宏了。

  左右两边的位子整齐划一地摆放着,空旷的大殿上空则点缀着夜明珠,天心坐到了右边女眷首位,恐怕这黑磷国使者来访是表面,重要的是求娶公主。

  天心的手放在桌上的白玉酒杯旁,神色晦暗不明地看着杯中的酒,眼底波涛汹涌不知在想什么。

  天心来得还算早了,随后众人才陆陆续续地到来。

  黑磷使者来时,气氛达到了高潮,这使者长得倒也俊美,五官棱角分明,一身黑袍穿得风流不羁,正与旁边的大臣喝酒寒暄。

  上官和懿一双美眸直直地盯着对面李纹逯。

  绣着青翠竹子的白色交领衣袍显得温润如玉,白皙修长的手指端着白玉酒盏轻抿着,五官似山水画般淡而美,简直是一个翩翩浊世佳公子。

  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意。

  天心坐在位子上自顾自地喝着酒,身边的心腹丫鬟梨白附在天心的耳朵旁轻轻道“主子,这黑磷使者好生大胆竞不来与您这未来的掌权人交流”

  天心似笑非笑地看了眼那使者,并未答话,白皙如玉地手指端着酒杯悬在眼前冲他点了下头,两人都默契地喝了。

  这使者恐怕醉翁之意不在酒。殿上的气氛热闹无比,尤其是使者那儿敬酒赞美之声不绝于耳,与此相比天心这儿就显得清冷些了。

  “陛下驾到”尖细的嗓音长长地拖着。

  殿上的气氛瞬间凝重了,说话声、喝酒声戛然而止,都不约而同地看着高位上不怒自威的皇帝。

  明晃晃的龙袍在灯火的映照下直刺人心,无甚表情的眼扫了下众人才威严地开口“黑磷使者不远万里,拔山涉水来到花朝国,为两国友谊地延伸作出了大贡献”话落捂着嘴咳嗽。示意了下旁边的奴才。

  “奏乐,献舞”

  一众舞女鱼贯而入,丝竹之声响起,大殿又重新恢复了热闹,曼妙的舞姿,五彩斑斓的舞衣在乐声中翩翩起舞,像一只只飞舞的蝴蝶勾人心弦。

  黑磷使者的眼直勾勾的看着,嘴角挂着玩味的笑容,但天心看得出来这使者的眼始终保持着清醒。

  拿着筷子夹了块八宝鸡,眼角流露出丝笑意,红唇细细地咀嚼像只慵懒的猫儿,随后拿着帕子轻轻擦了下嘴。对着身旁的梨白耳语了几句。

  “陛下,素闻花朝国以乐闻名与世,尤其是皇室之人善乐,不知与在下带来的乐师相比,花朝国的乐是否当之无愧。”

  黑磷使者笑着看向皇帝,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带着挑衅的笑。

  皇帝哈哈大笑,“自然得让黑磷国见识一下,让他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乐,不是什么样的乐师都能滥竽充数。”

  黑磷使者闻言脸抽搐着,阴沉地看着皇帝,低哑地唤道:“泪枝,出来弹奏一曲吧”

  话落,一女子抱着琴娉婷着走了出来,莲步轻移到了殿中央,轻纱半遮面,玉指轻抬,轻拢慢捻,琴弦微动,似玉珠落盘般清脆,又似雪上之巅的空灵。头上的流苏随着指尖的拨动摇摆着,如玉的肌肤更显雪白,众人都沉醉在这人美乐美的情景中。

  黑磷使者嘴角的笑意越来越大,眼中倒映着众人的姿态,漆黑如墨的双瞳不自觉的眯着,神态怡然地喝着酒。

  一曲终了,众人都没有回过神来,都沉浸在红梅白雪的美景中。

  “泪枝,献丑了”清冷的声音打断了美景,众人才回过神,脸上的神色也尴尬了,身为乐之国,乐曲的造诣本该深厚,却沉迷于对方的声乐中无法自拔着实丢脸。

  “这可是雪魅琴”人群中有人认出了眼前的名琴,众人开始窃窃私语。

  “筑琴大师乐师子造的名琴,果真名不虚传”

  “传闻乐师子造了三把名琴,竞有幸得见其一,幸哉,幸哉”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