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第十九章天后的回忆(七)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爱吃蔬菜dj 2038 2020-02-14 15:09:19

  天心忍着背后的疼痛,摸索着墙壁,缓缓地前行,如玉的额头沁出了细密的汗珠,脸色愈发苍白。

  梨白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声音带着三分责备与七分关切“殿下,你怎么不等等我”扶着天心,让她把大半的身子靠在自己身上,重量很轻就像纸般的单薄,没有几两肉。梨白嘴角一扁,眼眶又红了。

  天心勉强扯出个笑,涩然道“你最近怎么这么爱哭,这可不像你以前的样子了,莫非被什么吓着了”

  梨白一听,涨红了脸,结结巴巴地说道“才,才,才不是,我只是担心殿下,我可是什么都不怕”余出的手拍着胸脯,脊背强装着挺地笔直,眼珠子却向四周乱飘,片刻后又瑟缩着,哆哆嗦嗦道“殿下,应该不会有什么脏东西吧”

  “这世上无奇不有,或许脏东西嫌你一直哭哭啼啼就准备把你吃了。”

  梨白的眼泪被生生地憋回去在眼眶里打转。

  “所以,别哭了,否则把一些东西引来,还得连累殿下我也跟着受累。”

  梨白立马打起十二分精神,嘴里碎碎念念着“鬼怪大人,是我不好,你要吃就吃我吧,殿下的肉不好吃还少得可怜,硌牙。”

  天心看她这幅模样,想起了初次见她时的情景。

  彼时,还是十二三岁的梨白被掌事姑姑罚着在院里挑豆子,一张小圆脸苦巴巴地皱着。

  天心路过时,一时好奇便走了过去,那小丫头背对着捡豆子,听到背后若有若无的脚步声,脸瞬间吓得惨白,姑姑夜里是不会来的,那来的是……

  立马跪下来磕头“鬼怪大人,我肉不好吃还少得可怜,我以后吃得膘肥体壮再来孝敬您”

  “呵”头顶传来一声轻笑。

  梨白颤抖地闭着眼抬起头,似乎随时都能摇摇晃晃地倒下,勉强睁开一只眼原来不是青面獠牙的恶鬼,是一位笑靥如花的姑娘。

  梨白呆愣了一下,随后脸涨红了,站起身,结巴着“我,我是御膳房的宫女,你若是不把这件事说出去,我以后就把好吃的送给你,若是敢说出去,我就,我就”似乎想不什么有威胁的词,摸了摸头,苦恼地皱着眉

  “我就变成恶鬼把你吃了”言罢,龇牙咧嘴地做凶恶状。

  “还请姑姑多多照顾,我在天德宫当差”天心强忍着笑,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梨白反而不好意思地挠了下头,大大咧咧地摆摆手“这四殿下一定是待你不好”天心挑了一下眉,“否则你怎么这么瘦,以后我就承包了你的饭菜”

  ————

  天心趴在床上,衣服被小心地褪去,却仍然扯到了一丝皮肉,闷哼地声音让梨白的动作一顿,不知所措。

  “继续”

  梨白更加小心了,鼻尖也冒出了汗珠。

  洁白如雪的肌肤上交织着道道红痕,皮肉外翻,有的甚至深可见骨,狰狞可怖。

  外敷的药物小心地洒在背部,天心紧咬着嘴里的手帕,两道峨眉蹙起,汗水滑过长长的睫毛滴落在枕头上。

  “陛下也太狠心了,您好歹也是他女儿,虎毒尚不食子”梨白委屈又心疼地看着天心“我替您不值”

  天心虚弱地躺着,无甚血色的唇缓缓张开“快去熬药吧,别让人看见了”

  梨白不甘心地拿着药跑了出去。

  “梨白姐姐,你是生病了吗”

  梨白没想到这时候还有人在厨房里,“我最近嗓子不舒服”咳嗽了一两下。

  “太医说我可能上火了,导致喉咙不舒服,白天还得伺候殿下,就趁着晚上休息的时候,过来熬点药。“

  杜鹃的眼珠子骨碌碌地转了几下,故意靠近梨白,撇了一下桌上的药“那姐姐好好休息吧”

  天色渐渐亮了,杜鹃急匆匆地赶到了二殿下的寝宫。

  和懿正在对镜梳妆

  “殿下,奴婢有要事禀告”眼角撇了下其余人。

  “都下去吧”

  拿着梳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梳着光滑的长发。

  “奴婢,昨夜见梨白在熬药。”

  “说不定是她自己病了,熬给自己喝”和懿不耐烦地放下了梳子。

  杜鹃见状诚惶诚恐地说道“奴婢原来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是奴婢观其面色正常,不像有病。况且”

  “况且怎么了,别给本公主卖关子”

  “她身上有淡淡的血腥味,可她脸色红润不像失血,那药方更是治疗外伤的。今早,梨白说四殿下处理事情太多,正在睡觉让我们都不得进去打扰。所以,奴婢猜测,昨夜是四殿下受伤了。”

  和懿对着镜子妖媚地笑了,涂着丹蔻的指甲在阳光下反射出刺眼的光,凤眼流露出愉悦的笑意,“莫不是昨夜的雨下太大了,路上不慎滑了一跤”

  咯咯地笑着,明明是清脆悦耳的笑声,但在杜鹃耳里阴森恐怖,杜鹃瑟缩着身子。

  “做得不错,下去领银子吧”

  “谢殿下”杜鹃喜滋滋地出去了。

  四妹妹生病了,我这做姐姐的该去探望探望了。和懿芊芊玉指整理了下妆容,红唇微勾,慢腾腾地起身出门了。

  看见你不开心,我就舒心了。

  ————

  春风吹来颇带着点凉意,树叶上的露珠晶莹剔透,花儿还带着点羞涩未曾全然绽放,一两只鸟儿在枝丫间叽叽喳喳的叫着。

  往日还觉得的烦心的景色,今日看来颇具诗情画意,和懿眉梢间都带着喜色。

  “二殿下,主子还在休息,不能见客”梨白双手叉腰拦在门前。

  和懿冲旁边的丫鬟使了个眼色。

  “我家公主好心好意过来和四公主叙旧,怎得你家公主是金枝玉叶的主儿瞧不起我家殿下”气势汹汹地质问着。

  “你别血口喷人,我家殿下”

  “二姐姐,进来吧”门内传来淡淡的声音。

  和懿挑衅地冲梨白露出个大大的笑容,便昂首挺胸的进去了。

  梨白愤恨地站在门边,不甘心地小声碎念着“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随后又委屈巴巴地说道“殿下真是命苦,劳心劳力为别人着想,那人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你在碎碎叨叨什么”和懿带来的小丫鬟翻了个白眼。

  梨白看了眼屋内,瞪了那丫鬟一眼,哼,都是狼心狗肺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