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第二十一章天后的回忆(九)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爱吃蔬菜dj 2286 2020-02-16 21:38:33

  二公主远嫁黑磷国

  消息像长了翅膀瞬间席卷皇宫各角落。

  “这二公主嫁到黑磷国做皇后,皇上顾忌名声,这张才人怕是要重新得势了。”

  “这张才人早已疯了,得不得势对一个疯子来说不过是换一个好的囚笼重新关着。”

  “说来奇怪,好像自从那位被关到冷宫,二公主就从没看望过”,随后又张头四处望望,见没人又小声低语着“我刚被分到二公主殿里时,曾听二公主在寝殿里哈哈大笑,说什么终于摆托疯婆娘了,那是活该受此罪”

  其余姐妹都噤声了,目瞪口呆,你望我,我望你,这等宫中秘辛,让她们莫名地感到心寒,还不如不听得好。

  一众宫女便散了,各自做事去了。殊不知,她们的谈话已被另外的两位主子听见了。

  “姐姐,如此你可放心了,这张才人翻不起浪花了”

  顿了顿带着点疑惑道“这宫女倒也大胆,这等宫中秘事也敢外露”

  李贵人伸手掐了一朵娇艳欲滴的牡丹,放在鼻尖沉醉地吸了口香气,发间流苏轻轻摆动着。

  “这皇宫向来规矩繁多,坏了规矩的人,不是被发到慎刑司剥了层皮,就是死了,亦或是——背后有人撑腰”

  “你我不算跟错了人”言罢,把牡丹插在了王美人的头上

  “这牡丹真配妹妹”

  “姐姐,你刚刚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王美人一边拨弄着头上的牡丹,一边急切的追问着“妹妹愚笨,不明白”

  “没什么,你我好好为四殿下做事,将来必定还会尊享荣华富贵。”

  这李贵人也是心思通透之人,刚才宫女的对话已让她明白,这是四殿下在敲打她们,一方面是暗示张才人已构不成威胁了,安心替她做事,另一方面也是警告之意,自己虽在养伤,也容不得她们暗中小动作。

  “姐姐,说什么就是什么”王美人乐呵呵地跟着走了。

  这两人赫然就是那天在冷宫折磨张才人的主儿。

  “梨白姑姑,您吩咐的,奴婢已原话说了。”

  “不错”梨白掏出了一串银子。

  “谢姑姑”那丫鬟拿着赏钱喜滋滋地走了。

  天德殿

  天心面无血色地躺在床上,嘴唇翕动“梨白,你去告诉桃姨,说我偶感风寒”咳,咳,咳“让她不要过来,免得过了病气。”

  梨白走过去掖了掖被子,拿着药碗一勺一勺的喂着,不时低头吹着,以免烫伤了主子。

  苦涩的药味在两人鼻尖徘徊,舌尖舔过药汁,天心的眉头微皱着,却依旧沉默不发一言地喝着。

  梨白端着精致的小银盘,盛着好几粒蜜饯,放到了主子的床榻前,又一颗一颗的喂着。

  天心无奈地说道“蜜饯放这儿吧,我自己拿着吃。”

  “主子,瘦了。”

  “桃姨那儿,我早就替主子想好了措辞,提醒桃姨这几日不必出来。”

  言罢,小脸固执的拿着蜜饯喂着。

  天心皱着漂亮的眉头,无奈地张嘴小口吃着。

  主子,你在我心中比命都重要。

  安福宫

  “珠宝两箱,珠钗一盒,软烟纱十匹,织锦绸缎各色共一百匹,另赐南海珊瑚珠五串,夜明珠十颗”

  李公公乐呵呵地笑着,喜鹊忙站起来,往李公公手里递了一大串赏钱。

  “咱家可从未见哪个公主出嫁有这般大场面,足见陛下对二公主的重视”摸着喜鹊嫩白的手指,猥琐地笑着。

  喜鹊用力抽出了指头,主子要嫁的可是黑磷国的皇上,这排面嫁妆当然得隆重,翻了个白眼,面上还是笑着说“多谢公公吉言了”

  李公公权当喜鹊在跟自己调情,呵呵地低笑着“如今,你主子也要远嫁了,我让二公主把你许配给我”边说边往喜鹊身上凑“你身上怎么这么香”鼻子用力地嗅着。

  喜鹊不耐烦地往旁边站着,“李公公,我刚刚倒了泔水,身上沾了味,公公若觉得香,不如多去臭水沟闻闻”

  旁边的丫鬟都低低地笑起来,李公公脸色涨得通红,恼羞成怒地喊到“咱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李公公,我要陪主子去黑磷国了,恐怕受不起您的“大德”,还是自己让自己兜着走吧”

  有些丫鬟甚至笑出了声,有些戏谑地看着,喜鹊笑得最大声。

  李公公的脸红得都要沸腾起来,“你你,你”竟被气得说不出话,出去时又被门槛拌了一跤。

  背后已是哄堂大笑。

  喜鹊欢欢喜喜地跑进了屋内,“主子,这些东西都好漂亮”喜鹊亮晶晶地看着琳琅满目的珠宝首饰。

  和懿神色怏怏地坐在桌前,托着腮不知在想什么,被她的声音惊醒后,才猛然回神。

  “你自己挑几件吧”反正这些我都用不上,李哥哥的大事不知能否成功,眉眼间充满着担忧。

  “我就是看着漂亮,我一个丫鬟可用不上这些东西,主子留着打扮的漂漂亮亮,奴婢看着更欢喜”

  “你呀就是嘴甜”和懿伸手点了点喜鹊的额头。

  喜鹊笑着,眉眼弯弯,眼睛清澈的像一湾碧泉,嘴角的小酒窝若隐若现。

  “主子,这是梨白送来了凤尾琴”

  和懿眼眸闪过讶然之色,芊芊玉指轻轻拨弄着琴弦

  叮叮咚咚

  清脆悦耳的声音让她响起了那天大殿比试,一闪而过的念头在脑中成型,她轻甩了下额头,不愿深究但此前根深蒂固的想法已有了动摇。

  “这四殿下送凤尾琴,,定是不怀好意,奴婢把她放仓库搁着,省得碍眼”喜鹊瞪着眼,鼓着脸,气愤地就要拿走。

  琴音戛然而止,气氛瞬间凝固了,“四公主企是你能妄议的”青葱的手指还在琴弦上搁着,凌厉的语气令喜鹊腿中一软跪了下来,头低低地垂在地上,诚惶诚恐地道

  “奴婢知错了”眼睫在脸庞落下一片阴影,掩盖了眸中情绪。

  叮叮咚咚的声音又响起,显示着主人的心情颇为不错,嘴角挂着不自觉的笑意。

  喜鹊默默地退了出去,手指紧紧地攥着,雪白的肌肤下隐隐可见青筋,以前无论自己怎么妄议四公主,主子都是无所谓的,怎的今日如此反常。喜鹊关门前最后看了眼二公主,眸中酝酿着深沉的情绪像大海般波涛诡谲。

  “喜鹊姐姐,你这是怎么了”脸色怎得如此之差。

  “可是殿下见了凤尾琴,发脾气迁怒与你”

  喜鹊心中思绪阴暗复杂,面上强装淡定“以后四公主送来的东西,一律不收,勉得殿下不开心”

  “不太好吧”小丫鬟唯唯诺诺地说着。

  “若四公主送来的东西被哪个不长眼的送到了殿下面前,惹怒殿下掉了脑袋,别怪我没提醒大家”梨白冷笑着走了。

  叮叮咚咚的琴音似山间清泉般清脆,又似碧空万里般浩瀚飘渺,听之令人心胸为之一宽。

  “殿下的琴音不像发怒,反而感觉很是高兴”刚被训斥的小丫鬟诺诺地说着。

  “我也觉得奇怪,不过梨白姑姑既然那么说,我们以后小心行事”

  小丫鬟挠了挠发髻,大眼睛四处望望,看周围人都附和着,自己也呐呐地认同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