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第二十二章天后的回忆(十)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爱吃蔬菜dj 2351 2020-02-17 19:40:38

  临进出亲的日子越来越近,热闹非凡的皇宫下面暗潮汹涌。

  都郡最有名的绣娘用罕见的鲛纱制作的嫁衣轻薄而通透,在日光下熠熠生辉,点缀着南海珊瑚珠又似夜空的星子灿烂夺目,这件嫁衣足见价值连城,彰显着花朝国对此次亲事的重视。

  桃姨的眼疾一直没好,腿疼的病时时发作,一直待在自己的小屋里,在此期间,天心一次都没来过,听送菜的丫鬟说天心染上风寒了。

  桃姨想,这样也好,自己这老婆子悄无声息地走了,省得天心瞧见了,病又加重。她预感自己就快要去陪主子了,时常嘴里轻哼着“小猫咪,小猫咪,不要怕,坏人已被赶走了……”

  这几日天德宫的大门始终关着,进出来往的人只有一些送日常用品的丫鬟奴才。就连天心身边的心腹梨白也不见出来了,估计是在身边伺候着主子。

  风平浪静了几天后,出亲的日子也终于到了。

  锣鼓喧天,文武百官齐上前祝贺,黑磷使者骑在骏马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众人。

  皇上坐在躺椅上,已是油尽灯枯这色,枯瘦的手指紧握着和懿,嘴唇翕动着“一,一切……保重”

  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有气无力,声音沙哑的不成样,满头白发在风中无力地飘着,抛开帝王的身份,他也是希望子女一辈子过得平安快乐。只是有些事注定是实现不了的。

  和懿眼中也沁出了泪水,一步三回头的走着,目光却在黑压压人群中搜索着,良久才失望地收回来,踏上了玉撵。

  喜鹊见主子神色萎靡,下意识道“主子,可是在盼望娘娘”

  和懿依旧低垂着头,教人看不清眼中的喜怒

  “可是在盼望李公子”

  和懿依旧没说话,眼睫安静的垂着,身上的喜服刺得人眼睛生疼,好像在明晃晃的嘲笑喜鹊。

  喜鹊咬了咬嘴唇,眼中阴沉得可怕,她以为这次自己猜对了,可观主子的神色还是怏怏的。

  手紧紧地攥着,倏然松开了“可是在找四公主”期间仔细观察着和懿脸上的细微表情。

  和懿依旧沉默着不发一言。

  喜鹊紧绷的心瞬间放松了,正想说什么吉利的话时

  和懿幽幽地声音传来“你可知道四妹妹今日为何没来”

  喜鹊刚放下的心又被提了起来,强忍着酸涩,笑着说“奴婢听杜鹃说四殿下还在床上养着,伤势重得很,一直昏迷不醒”

  “昏迷不醒”和懿抱着凤尾琴,低低拨弄着,红唇吐出的字带着点尾音,弄不清话里的意思,只有黑眸里满眼都是凤尾琴的影子。

  一路吹锣敲鼓,热热闹闹的人渐渐看不清影了,百姓也从这盛况中回过神来,各回各家了。

  夕阳撒下的光辉渐渐消失,落于西山,一轮圆月悄悄升上了夜幕,诺大的皇城披上了轻纱,散着淡淡的银辉,在夜空中格外的迷人。

  城门外暗流波涛,黑甲士兵不费一兵一卒包围了都城,守城将军李涛叛变了。

  宫中的喜宴还未完全散去,血腥的气味扑鼻而来。

  宫人们奔走哀嚎

  刀上的血珠汇成长线一滴一滴得掉落下来,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肃杀的气息。

  寝宫的大门被猛然推开,皇帝惊得双眼瞪着,还未来得说话,便人头落地,双目圆睁,不甘地看着前方。

  李纹逯身着玄黑铠甲,文弱书生的模样一扫而光,此时的他看起来似乎久经沙场,鹰眸沉沉地看着众人,浑身散发着凌厉的气势,即使未曾开口,也让众将士沉服。

  紧跟其后的李涛看着地上的人头,神色复杂,目光沉沉不知在想什么。

  天德宫

  天心虚弱地坐在床榻之上,散落的黑发凌乱地铺在被褥上,白色寝衣在单薄的肩上空荡荡的,凌厉的语气因伤势也变得柔和了许多

  “与黑磷国谋事,无疑与虎谋皮”

  和懿笑吟吟地坐在桌前看着天心勿自挣扎的模样

  “这些李哥哥自然会想到,就不劳你费心了”

  天心疲惫地闭着眼,不想在看了

  和懿脸色一沉,手指用力地钳着天心的下巴“睁眼,我要你亲自看着自己的失败”

  “你放开主子”梨白在身后大力地挣扎着。

  “啪”

  梨白的脸上赫然映着巴掌印,杜鹃甩了甩手,“主子们说话,哪容得婢子捣乱,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

  “把她押下去”

  梨白狰狞地看着和懿和杜鹃,恨不得生吞了她们。

  “和懿,你到底想干什么”

  措不及防地对上天心灿若星辰的眼眸,和懿后退了几步,天心的下巴上也留着几分淤青,在白皙细腻的肌肤上显得格外刺眼。

  和懿状似癫狂地笑着“我想干什么,“这几个字咬得格外重。

  “从小到大,我就被拿来和你比,一旦输了,等待我的就是母后的鞭打责骂。”

  随后眼神凌厉地射向天心“得知你温柔善良的母亲死了后,我内心别提有多开心,终于有人和我一样可怜了”

  眼中笑出了泪花

  “我有母亲还不如没有,幸好,你把她送去了冷宫,我才摆脱了这个眼里只有张氏名誉,把我当工具的魔鬼”

  笑声越来越大,踉踉跄跄地奔向了门外。。

  天心怜悯地看着,始终沉默不发一言。

  “喜鹊姐姐,这……”似乎不知该如何称呼眼前的人

  “就在这关着,等候主子的吩咐”喜鹊说完三步化作两步,小跑着奔向了神情不对的主子。

  天心头无力的靠在床栏上,因背后的伤势,碎发被冷汗浸湿,一缕缕的贴在额头,眉眼微皱,脸色煞白。

  “吱呀”推门声再次响起,脚步声由远及近,停在了床前。

  “主子,你可曾后悔当初没有重用我,而用那个蠢货”

  天心微微抬起眼睫,一丝眼神都没有分给杜鹃,语气依旧淡漠,没有丝毫被逼迫的无奈,“我做的的决定从不后悔”

  杜鹃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当初你就不该将我从慎刑司里救出来,明明给了我活着的希望,却又亲手打破,梨白到底有什么好”说到最后,语气竞带着丝哽咽,抓着天心衣领的手也颤抖着。

  天心艰难地想要开口,结果一张嘴,“哇”地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眼前渐渐变得漆黑,神志不清地倒在了床上。

  恍惚间好似见到杜鹃布满鲜血的脸上带着焦急,目光泫然欲泣。

  其实天心昏迷前很想说,慎刑司之事,自己也不后悔。

  ————

  大殿之上,李纹逯高坐于皇位之上,摸着皇椅上威严的金龙,冷冷地看着众人

  宫变之初的鲜血,尸体早已被清理干净,又恢复了往日洁净庄严的样子。

  李涛率先高喊着“恭祝新皇即位”

  众朝臣你看我,我看你

  “恭祝新皇即位”

  李纹逯心情大好的喊着“开宴”

  丝竹之声带着靡靡之音响起,舞女妖娆地摆着舞姿。

  黑磷使者眼中带着笑意,眼底波涛汹涌。

  和懿一双美眸频频看向李纹逯,带着不尽的痴迷与爱恋。

  “恭喜李大人,有此儿郎”李某笑得合不拢嘴。

  人群中不知是谁发出“嗤”的轻蔑声,声音不大,被掩盖在觥筹交错的喧闹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