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第二十二章天后的回忆(十一)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爱吃蔬菜dj 2794 2020-02-18 12:37:30

  天心刚醒来,就看到杜鹃拿着一把剑横亘在御医的脖颈旁。

  御医瑟瑟的发抖着,见天心醒来,就像看到了救世主,这四殿下再不醒来,自己这条老命也要交代在这心狠手辣的丫鬟手里了。

  杜鹃急忙询问道“主子,可有不适”

  天心看了她一眼便转过了身子,冷冷地开口道“你去把梨白放了”

  杜鹃嘴角的苦涩越大了,落寞地说道“在殿下心里,杜鹃是怎样的一个人”

  “忘恩负义,背主求荣”

  “好”

  杜鹃一言不发地走了,以自己的身份要救梨白无疑会将自己置于万劫不复之地。起初,她只是想证明自己比梨白做得更好,想让主子更依赖自己,如今,主子大势已去,她才明白原来自己真正想要的不过是她能平安喜乐,自己真不是东西……

  “张御医,你没事吧”

  “若不是殿下在杜鹃面前演了出苦肉计,骗得她把我这糟老头子带来,还不知殿下要受多少苦,我这一把老骨头不碍事。”

  “你先回去吧”

  “诺”

  天心在脸上涂抹了些胭脂,气色看起来好了许多,随即轻车熟路地去了大殿。

  “吱呀”

  众人齐刷刷看向上官天心,喧哗声戛然而止。

  高位上的李纹逯目光与天心在空中交汇,阴鸷地笑了笑。

  “众爱卿,朕一直以来倾心于上官天心,以吩咐钦天监选良辰吉日举行大典,册封皇后”

  这话好像在人群中丢了个炸弹,引得一片喧哗,众大臣都摇摇头。

  “新皇娶亡国公主为后,于理不合”

  李纹逯神情倨傲地看向上官天心,眉眼间带着一丝挑衅。

  上官和懿不可置信地捂着嘴,害怕自己失声叫了出来,失了礼数。

  “陛下,懿儿怎么办”

  李纹逯好似被难住了,皱了皱眉“大臣说这于理不合,不如……”

  笑吟吟地看向和懿,语气温柔,好似情人间的呢喃“那你替她去死吧”明明是深情款款的样子,说出来得话却冷得冻人。

  和懿已听不到周围的嘈杂声了,整个人如坠冰窟,心似被针尖扎了疼得她匆忙低下了头。自己与李纹逯也算是青梅竹马长大,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了那个人,可能是背不出课文被母亲责骂殴打时,他会默默的关心自己,可能是受伤后,他是唯一一个叮嘱自己注意伤口的人。她开始贪恋这些温暖,跌跌撞撞的跟在他身后,明知不喜欢自己也义务反顾地扑上去。

  她以为自己可以握住幸福,到头来才发现不过是自己的一场臆想,他的心如石头般坚硬,冰冷无情。

  她小时候和上官天心的感情还是挺好的,一起在书院读书,可是渐渐的上官天心的课业受到了夫子的赞扬,甚至父皇也逐渐留意到天心了,她当时为此还感到高兴,可是母后的脸色越来越阴郁,动不动就打骂她,说天心的娘亲是被着主子勾引人的贱人,她也渐渐发现李纹逯的眼神时常往天心那里瞟。

  心底的野兽猛然苏醒,她开始恨天心,就是因为她的存在,开启了自己悲惨的人生。

  可是在出亲的日子里,她看到梨白送来的凤尾琴时,心中说不清什么滋味。

  “天心,等我以后出嫁了,你要把花朝国的珍宝凤尾琴送给我当礼物”

  小天心像个仓鼠似的一口一口的咬着和懿送来的点心,脸鼓鼓的,口齿不清地说道“你为什么要凤尾琴”

  小和懿恨铁不成钢地戳了戳天心的额头“我是花朝国弹琴弹得最好的,自然配得上最好的琴了。”

  “哦,是吗”小天心点点头地吃着点心。

  小和懿气的脸得都红了,“你别不相信,等我长大了,一定是整个大陆弹琴最好之人”

  小天心眨巴着眼睛,扬起明媚的笑脸“我相信你和懿”

  大殿比试天心拿出凤尾琴时,她就明白了,原来天心还记得自己当初幼稚的话,是大陆最好的琴师

  和懿闭着眼,努力地想把泪水逼回去,然而睫毛上已挂满了泪珠。

  众大臣被李纹逯惊世骇俗的话震在了原地。

  李纹逯看着和懿脆弱的神情,一句话也没说,眼神幽得像一潭深水。

  黑磷使者自顾自的喝着酒水,双腿翘在桌上,哼着小曲,好不悠闲快活。

  天心余光瞥见了人群中的手势,微不可见的冲其点了点头。

  “李纹逯,你勾结敌国,谋朝篡位,其罪当诛”

  “我是皇帝,谁敢诛杀我”李纹逯放肆的笑着。

  周围的大臣也附和地笑着,仿佛是在嘲笑上官天心的不自量力。

  “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天心手往下一甩,大殿的士兵立马倒戈相向,凛冽的刀锋闪着寒光,刺得人眼睛生疼。

  “护卫,来人,来人”惊慌失措地喊着,然而周围依旧空空荡荡的。

  李纹逯双眼血红地看向黑磷使者,“你的人呢”

  黑磷使者双手一摊,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

  “废物”手中的酒杯被猛然砸到地上,四分五裂地炸开,坐在皇位上的李纹逯惊道“这不可能,我筹划这么久了,怎么会失败”

  李涛对着上官天心拱手报拳“殿下,叛乱士兵已镇住”

  李涛赫然就是李贵人的哥哥。

  “李家早有叛乱之心,若不是我趁此机会装病,你怎么会乖乖进圈套”

  时间倒回大殿举行比试的夜晚。

  老皇帝气若游丝地躺在床上,咳着血,沙哑地道“李家势力盘根错杂,一旦杀了李纹逯,必回动摇国之根基,这次黑磷使者来朝,他隐忍多年,必会按捺不住”

  殿外的大雨还在下着,忽然一道闪电将大殿照得亮如白昼,随后轰隆隆雷声在头顶上方炸开,殿外的大雨下得更猛烈了,噼里啪啦似打在人心上。

  “请君入翁”浑浊的眼睛崩发着凌厉的光。

  随后便是天心挨打,床上养病。

  大殿的气氛剑拔弩张

  李纹逯“想不到他还真是老谋深算,连自己的死都算了进去,我输得不亏。”

  天心敛着眼眸,他是位好皇帝但不是一位好父亲,和懿的亲事也被算计在其中。她其实想让和懿远离这一切纷争,只是连自己都身在局中,下棋的老皇帝在冥冥之中操控着这一切,天心无奈地笑了笑。

  忽然一道冷箭向着天心疾射而来,箭头泛着冰冷的金属光泽让人心惊胆寒,间不容发之际,一口鲜血喷在了天心的脸上。

  和懿轻飘飘的像一只濒临死亡的蝴蝶落在地上。

  “和懿”远处似有谁在撕心裂肺地嘶吼,她模糊地好像看到了李纹逯疯了的样子,这样也好,自己终于摆脱了,这糟糕的命运。

  天心颤巍巍地跪在地上,手指放在和懿的嘴角下想堵着涌出来的鲜血,和懿冲天心笑了笑,鲜血涌得更多了“我,我终于解脱了”随后又看向了李纹逯笑着说道“唯愿来生不相见,不相知,不相恋,便不会相负了”眼泪缓缓地滑落在脸庞,手最终无力地垂在了地上。

  “谁让你放箭的”李纹逯双眼血红地看着放箭之人,手中的剑都拿不稳了“你把我的和懿还给我”意气风发的少年郎颓废地坐在地上,泪如泉涌。

  他仿佛看到当年的自己鲜衣怒马,和懿悄生生的立在街头“李哥哥”

  他从小就喜欢和懿鲜活恣意妄为的样子,像一把火焰燃烧着自己,令人移不开目光,可是为了大业,他把自己的姑娘弄丢了,再也找不回来了。

  未知来生相见否?陌上逢却在少年。李纹逯颓废地喃喃着

  “和懿,我陪你”

  “逯儿”李大人惊慌地叫了声,李纹逯安详地闭上了眼,脖颈间的血涓涓地流了出来,嘴角挂着释然的微笑。

  李大人瞬间苍老了几十岁,痛心疾首地跪在地上。

  天心站了起来,阴沉地看着黑磷使者“大人既然来了,就别走了”

  黑磷使者笑着,皮笑肉不笑

  “我可是黑磷国的大皇子,你把我留在此地恐怕不妥。”

  天心的眼睛空洞得像黑洞,死人般的眼神看向他“黑磷国目前也处于夺嫡状态,你帮助李纹逯不也是为了借花朝国的势力,你死了,黑磷国的其余皇子们高兴都来不及”

  黑磷使者的眼中闪过了恐慌“我可是最受宠的大皇子”

  “那又如何,黑磷国也是非常时期,企会为了你与我花朝国为敌”

  “黑磷使者回程途中,路遇劫匪,不幸身亡”冷冷地语气令人遍体生寒。

  “噗嗤”

  呱噪的声音消失了。

  脸上沾满鲜血的天心宛如恶魔站立在前方,看着众人。

  “李大人一行人结党营私,勾结外敌,诛九族,其余人论功行赏”

  一夜之间皇宫经历了两次血洗,宫变被压了下来

  史称“花亲之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