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第二十四章回神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爱吃蔬菜dj 2272 2020-02-22 13:22:05

  人老了,总是想起以前的事,上官天心躺在床榻上,浑浊的眼中闪着绚丽的光芒,好似濒死前绽放着最后的生命。

  小翠的眼眶也红了,“娘娘,姑姑若看到你这般自暴自弃定会伤心的”

  梨白在天心登基后的第二天就走了,有些人说梨白是因为知道太多天心的密秘被处死了;也有些人说梨白是被李氏余孽杀的,只因她助纣为虐……梨白的死众说纷纭,但无一例外都让人不寒而栗。梨白作为上官天心最得力的丫鬟说死就死,感到寒心的同时更多是从内心深处散发的恐惧。

  自此天后下令宫中不得提起梨白二字否则诛九族。下人统一用姑姑二字指待梨白,初时,这话被天心听到时,那宫人战战兢兢地跪在地上,一颗脑袋悬在刀上。天心眼眸沉了沉,没有丝毫的不悦,甚至还默许了宫人的叫法,这称呼便传了下来。

  “我该去见见老朋友了,不晓得他们还在等我吗,”随即又自嘲地笑了笑“我真是老糊涂了,他们该早去投胎了。”

  “主子,梨白来接你了”梨白还是十五六岁年华,一张笑脸似春日的阳光,暖到心坎里了。

  天心急促地想要开口,焦急地看着眼前越来越模糊地影子“别走,我来找你了”

  画面最后定格在垂落的双手上,死气沉沉的眼中有着一抹流光溢彩,嘴角的笑容彰显着主人走得时候是快乐的。

  小翠带着惋惜阖上了天心的双眼,在她心里上官天心是一位称职的帝王,平叛乱,收国土,四方小国年年朝贡,百姓安居乐业。

  只是世事无常,小翠手中赫然拿着圣旨,手指握紧松开,握紧松开,一咬牙“撕拉”圣旨被撕碎了。

  小翠走出了殿门

  “天后驾崩”一滴泪缓缓地从眼角滑落,没入黑暗。

  钟声在寂静的夜色中空旷而又寂寥,幽幽地传向四面八方。

  阿灵心绪不宁地躺在床上,听到钟声,眼眶迅速红了,手中的被子,捏出了一道道的皱褶,低低的泣音越发显得夜色凄清,而忽略了门外轻微的脚步声。

  “妹妹,怎得哭了”上官婉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床边,伸手抹掉了阿灵脸上的泪珠。

  遭遇亲人的离世,面对着曾经恨不得自己死,却也是自己目前唯一有血缘关系的人,阿灵收回了身上的尖刺,目光沉痛地看着窗外。

  上官婉丝毫不介意地坐在了床边“阿灵,你若还像从前该多好”声音中带着一丝缅怀

  “我从来都没变,变得是三姐”

  “三伯父不是我杀的”阿灵的声音中透着一丝失望。月辉透过窗纸映在阿灵洁白无瑕的脸上,睫毛低垂遮掩住了眼里的光彩

  “我当然知道了”上官婉定定地向阿灵,似从她的目光中读懂了疑惑“我父亲乃是大祭司所杀,我一直都知道”

  阿灵感到自己的心被一只冰凉的大手瞬间揪紧,似要喘不过气,涩涩地道“所以我去黑域,也是你安排的”

  上官婉黑眸看着阿灵,长发散在阿灵的肩膀上慵懒地说道“是”

  阿灵一时间怔在了原地,原来在狱中的一切都是真的,阿灵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发现自己原来已经无话可说了,又继续望着窗外发呆。

  上官婉将阿灵的一缕秀发缠绕在莹白的指尖,在阿灵失神间又点下了一颗炸弹“母后的死也是我安排的”

  阿灵不可置信地转过头

  “如今大祭司在朝中的势力如日中天,唯有置之死地而后生,你去黑域也是我与母后商量的结果,母后西去,我方才得到片刻喘息,过来看看你”只是她没说传位的诏书已被自己的人撕毁了,她想和阿灵站在同一高度,生生世世保护她。

  阿灵有一瞬间的怔愣,心里自嘲地想着,原来我是排斥在外的人。

  上官婉似明白阿灵心中所想,将指尖的秀发送到鼻端轻嗅了下“这些皇宫勾心斗角的事,不需要你操心,你只要做好你自己便行了,至于以前的事,那都是为了麻痹大祭司迫不得已做得”

  阿灵觉得自己的拳头好像打在棉花上,这些年的宫中遭遇一句轻飘飘的迫不得已便结尾了,而自己在别人眼里永远是个跳梁小丑。

  窗外皎洁明亮的月光渐渐被黑云遮掩,屋子里的光辉暗淡了许多,阿灵看不到上官婉的神色,眼角的泪却一颗一颗的滑落,自己在母后心里到底是不如上官婉重要的,在弥留之际都是想得让自己挽留上官婉一命。上官婉怕是容不得自己了。

  钟声响了一阵又一阵,上官婉把阿灵放到了床上,在阿灵光洁的额头亲吻了一下“再这里好好休息,我去看看”

  上官婉走到了门前,淡淡地说道“我已下令宫中,让你禁足,这段时间就别出去了”

  “吱呀”

  寝宫又重新恢复了寂静,只有辽远的钟声在耳边回荡。

  阿灵把头蒙在被子里,低低地哭着。这世上没有人会爱自己了,唯一爱得人也被自己赶走了,皇姐留自己在宫中也是为了稳定朝堂,彰显自己的宽宏大量,事后自己不过是囚在笼中的凤凰,被磨平了爪牙,只留下皮毛,没有灵魂的活着。

  “我真傻,我真傻,从头到尾都是个傻子”阿灵眼角的泪珠缓缓地滑落,似苦似笑。

  阿灵觉得自己好累,一年前睡了一觉,醒来后世界都天翻地覆。母后,皇姐,她视之为最亲的人,欺骗她,利用她。

  手上的红莲手串似感到主人心情低落,在黑夜中闪闪地亮着,散发着一波又一波的温暖。

  阿灵摸了摸手串,其实她一直以来都看得很通透,只是自己从来都不愿相信,把那些事都尘封在心底,现如今窗纸被捅破了,那些压抑的记忆又疯狂的涌了出来。从小到大母后都不太喜欢自己,从病中醒来后更是少与自己来往,偶尔的交流中也带着一丝惧意。

  如今朝中大祭司虎视眈眈,上官婉态度不明,这还真是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

  阿灵从梳妆盒里抽出剪刀,寒光凛凛,对着心口扎了下去,鲜血滴落到了红莲手串上,顺着纹路汇聚到了中心的红莲上,刹那间红光大闪,直冲云霄,却被房梁上的黑衣人弹手间封固在了屋内,红光将房间映照的如同火焰,阿灵静静地躺在红莲上睡了过去。

  宫中的其它人丝毫未察觉出异样,魔怔的睡着。

  房梁上的人落到了地上,手指爱恋地摸着阿灵的眉眼,神情专注地凝视着,睡一觉,这世界都会为你改变了。

  男子痴迷地抱着阿灵,好似怀中的人就是自己的生命。

  影一怪诞地看着主子,为阿灵殿下感到担忧,主子武功高深莫测,且看主子的样子显然是不会放手,就算是在那位身上,他都不曾见到主子身上出现痴迷地神情,他在心里默默地祈祷着,希望阿灵殿下醒来时会爱上主子,否则以主子的个性定会搅得天下不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