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第二十五章前世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爱吃蔬菜dj 2355 2020-02-23 13:46:11

  连绵不绝的雪山,一望无际,似大海般波澜壮阔,其中最大的一座雪上直插云霄,峰顶矗立着金碧辉煌的宫殿,好像绚烂的太阳,散发的光辉笼罩着这皑皑白雪。

  忽的远处传来雪凰的啼鸣,巨大的羽翼携裹着狂风呼啸而来,雪花纷飞。雪凰的身上赫然站立着一位白衣女子,轻纱覆面,露出的一双眼睛漂亮到无以复加,只是眸中倒映着堪比冰山之巅的寒气,衣玦随风起舞,飘舞的雪花被柔和的光晕遮挡在外。

  眨眼间雪凰落到了殿门前,女子轻飘飘地落下,下一刻,雪凰猛然起飞,在宫殿的上方盘旋,啼鸣。

  这女子乃是巫族圣女——玄灵

  “圣雪光辉,生生不息”众人跪在殿前虔诚地迎接着圣殿的主人。

  玄灵在众人的高喊中踏入了大殿,依旧冰冷无情,好像走在荒无人烟的原野中,冷冰冰地站在了大殿最上方。

  “都起来吧”声音如山涧的清泉清脆悦耳,语气却冷得能冻死人。

  “圣雪光辉,生生不息”

  众人敬畏地看着前方,目光丝毫不敢落在玄灵身上。

  面纱后的嘴角满意地勾起来一抹优美的弧度。

  玄灵刚继承圣女时,由于那张脸实在是太美了,美得人神共愤,总有人出神地盯着她看,收拾了几个人后,虽然大部分人已有所收敛,但还是让玄灵莫名的不舒服,故而轻纱覆面,遮掩了令人遐想的脸庞。

  众人不敢放肆的原因还有玄灵那深不可测的实力。

  大殿的右护法懒散地站着,一张俊美的脸如日光般灿烂夺目,明亮的紫眸闪着奇异的光辉直勾勾地盯着玄灵,深邃地看不到眼底,嘴角挂着玩味的笑容,与圣殿庄严肃穆地气氛格格不入。

  玄灵漂亮地眉眼微蹙着,闪过一丝恼怒。

  圣殿由圣女掌管,重大决策则由七大长老投票决定。所以圣女是明面的决策者,而七大长老是背后的操纵人,两者互相制约处于平衡状态。而这右护法则是大长老唯一爱孙。

  大长老只有一个儿子,在当年浩浩荡荡的魔界围剿中英勇逝世。故而大长老及其痛恨魔界,只是近些年来人界与魔界和平共处,大长老有气没得发,对爱孙及其溺爱,若有人得罪了司徒勒,那必定是大长老腥风血雨的报复。

  这司徒勒也是个天纵奇才,竟然在这样人人都不敢得罪的环境里,一步一步自己爬到了如今的位置,也是不可小觑之人。

  玄灵虽不怕大长老的报复,但也不愿多事,冰冷的眼神扫了眼司徒勒便移开了。

  司徒勒所站位置瞬间生成一根冰刺,若不是他躲闪及时,恐怕就被串成了一个血刺猬。

  司徒勒玩世不恭地笑道“圣女大人,真是不留情面”

  周围的人都莫不敢做声,一来他们没有司徒勒强大的后台,二来他们没有司徒勒的武功高,就刚刚的冰刺,他们都不敢报证会躲过去。

  玄灵面无表情地坐在高位上,神情冰冷地看着众人“有何事启奏”

  司徒勒收起笑嘻嘻的笑容,严肃地说道“禀圣女,魔界的人最近在盛蕾城活动频繁,前去探路的弟子都下落不明,就连掌教“,他眼中迸射出一道严厉的光芒,一字一句地说道“魂——灯——熄——灭”

  最后的话在众人中好似一颗深水炸弹,猛然炸开,碍于圣女在此,众人心里虽感到恐慌,也不敢在玄灵面前叽叽喳喳的叫唤,面上的惊惧却怎么也隐藏不了。

  圣殿由圣女掌控,设有长老位,依次为护法,掌教,门首,门徒。

  殿里众人分别是雷掌教——雷妄,风掌教风格,云掌教——云晕,火掌教——火凛。他们身后分别列着12门首。

  死去的是雨掌教——雨莎莎,盛蕾城便是其领地范围,和魔界接壤。雨莎莎的实力为众掌教之首,否则也不会看守与魔界相邻的盛蕾城。

  脾气火爆的火凛首先按耐不住了,暴躁地说道“我去”

  雷妄粗犷地声音紧跟着响起“雨莎莎都不是魔人的对手,你去了也是送死”

  一道火球直冲雷妄脑门,间不容发之际,被巨雷生生地劈开了。

  火凛因功法的缘故,生气时周身火焰大涨,圣殿气温如同火炉。

  圣殿的上空乌云翻滚,闪电在其中穿梭,酝酿着雷暴。

  玄灵微微抬手,二人瞬间便被冰冻了,所有的异像刹那间消失。

  司徒勒的眸光暗了暗,玄灵的功法还真是高深莫测,他舔了舔薄唇,阴冷的目光如毒蛇,准备伺机将毒牙插入猎物脆弱的脖颈中。

  玄灵冷冷地看着下面闹剧的结束,声音如断冰切雪“这次我准备亲自去”冰冷的眸中不含一丝感情,就似精雕细琢的冰雕,美则美矣,却也冷得让人望而却步。

  众人讶异地睁大了眼,玄灵可是能与魔界至主相提并论的人,怎么能屈尊降贵去盛蕾城那种鱼龙混杂的地方。

  在他们心里,玄灵应当是高高在上坐在圣殿,不染一丝尘埃,圣洁地让人膜拜。

  风格立马站了出来“大人,我等便行了”

  玄灵没有理会,倏然消失在了原地,一直盘旋地雪凰引啼鸣叫,载着主人消失在了这冰天雪地。

  火凛和雷妄的冰冻术早已解开了,二人都心惊的看着对方,圣女的修为简直是太恐怖了,顷刻间就能化解他们的功法。二人的修为在放在这个大世界也是数一数二的高手,在绝对实力面前不堪一提。

  风格的脸难得红了,刚刚就在圣女离去是对他密音“看守好圣殿”,此刻心脏砰砰的直跳,似是要跳出胸腔。

  云晕在经过他身边时,讥笑道“万年难得一见的冰山脸竞也会脸红,真是稀奇啊”

  白嫩的指尖轻触着红艳艳的嘴唇,歪着头,笑吟吟地说着“莫不是被圣女大人勾了心,还真是不知廉耻”后面的四个字说得极重。

  风格的脸色倏然难看起来,手中的灵力集聚。

  司徒勒懒洋洋地声音自背后传来“风格,你想在我面前放肆吗?”眼眸危险的半眯着。

  风格被冲昏的头脑立马清醒起来,自己不是司徒勒的对手,贸然动手,自己也只会伤重,想到圣女临走前的嘱咐,风格扫了眼众人,莫不是这其中有叛徒。风格的脸色恐怖地如同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鬼,携着一股阴森恐惧的气息消失在了原地。

  殿中只剩下司徒勒和云晕。

  司徒勒懒散地靠在支撑大殿的冰柱上,似笑非笑的看着云晕,黑眸倒映着点点星光,俊美逼人。

  刚刚还是盛气凌人的云晕娇羞的向司徒勒走来,指尖在他的胸膛一圈一圈的画着,美眸充盈满满的爱意“这事你打算怎么办”

  司徒勒抓着她的指尖放在薄唇上亲了亲,眼中的光好似能迷死人,玩味地说道“当然是保你了”

  云晕害羞地消失在了原地。

  司徒勒黑眸沉沉地看着远方,良久才收回了目光,嘴角的笑意却怎么也藏不住,低着头,肩膀一抖一抖的。他把手放在了心口,我来了,圣女大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