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二十六章前世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爱吃蔬菜dj 2440 2020-02-24 19:29:15

  雪凰日行千里,眨眼间便来到了盛蕾城外。

  玄灵轻飘飘地从雪凰背上落了下来,雪凰的头亲昵地在玄灵手心触碰着。玄灵的神色不似在大殿上那么冰冷,白皙细腻的脸上挂着浅淡的笑容,像冰雪消融后,小草悄悄冒出了个尖。

  玄灵腰间顶级的御兽待忽然悬在了雪凰头顶正上方,雪凰留恋的看了主人一眼,一道白光乍现,御兽袋又重新安静地挂在主人的腰间。

  玄灵冷冷的目光看向盛蕾城上空,浓黑的死气咆哮翻滚,令人感到特别的不舒服,玄灵清冷无欲的眼中有着淡淡厌恶。

  玄灵所修功法乃是玉清功,净化世界一切罪恶。

  玄灵已有几百年不曾踏入人间,一直在圣殿修炼,如冰雪般的美眸中划过一丝微不可见的疑惑,玄灵手决一引,白光在周身间围绕,须臾间,惊为天人的女子消失了,原地站着一个翩翩少年郎,白衣穿得一丝不苟,眉宇间的冷气,令人望而却步,凛然不可侵犯。

  玄灵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刻意幻化成了男子,脸型也做了调整,现在顶多算是清秀之人。

  城门士兵一个个懒散地站着,见一男子正向这边走来。

  一个相貌粗毫的士兵长枪一拦,旁边的士兵高声喊到“名字”

  唾沫星子四处乱飞,都被玄灵的护体光晕挡在了外面,反而渐了自己一脸。

  “玄灵”

  她到不怕会有人看出端倪,这名字只有圣殿的长老知道,故而大大方方地说了出来。

  被自己的唾沫渐了一脸的士兵,一副见鬼的表情,眼神四处飘忽着“进了城就不能出来”

  拦着的士兵对玄灵说道“小兄弟,进了城好自为之”

  “别啰嗦了,赶紧进去”便要把玄灵推进去。

  玄灵回头冷冷地看了眼脸上沾着唾沫的人。

  那人瞬间便感到周身寒气逼人,似要顺着血液钻到骨髓里,讪讪地把手缩到了背后。

  待阿灵进去后,才感到寒气消失了,他立马跑到太阳下享受久违的温暖。

  “老罗,现在大中午的,你晒着不累”

  “滚一边去,老子冷得要命”

  “噫——”

  那老罗眯着眼,整张脸晒得通红。

  这老罗平日嚣张跋扈,颐气指使惯了,如今吃了瘪,众人大快人心。

  那老罗贼眼恶狠狠地看着即将消失的背影“连雨莎莎都命丧于此,他能有什么本事,不过是唬人的幌子”

  “噫——”

  与此同时,酒楼正在听戏的男子,感受到空气中灵力的波动,手中的酒杯忽的放下了,似夜空般深邃地眸子闪着笑意,你终于出来了。

  街道繁华热闹,人来人往

  “大伙来看看,最新的美人榜出炉了,天榜第一的美人”

  摊子前围了一堆人,嚷嚷着“给我来一本,我要看挽歌姑娘”

  “就你这熊样,挽歌姑娘能看得上你”

  “你长得就不安好心,我看你给挽歌姑娘提鞋都不配”

  两人你一句我一言,吵得面红而赤。

  周围的人却丝毫都不曾理会,只是嚷嚷地抢着画本。

  玄灵感到说不出的怪异,这些人明明是鲜活的生命,她却从中感到了死气,即使是被人做成了傀儡,也不可能出现如此生动的肢体语言和表情,就像荒无人烟的沙漠出现了绿洲。

  玄灵定定地站在原地看着哄抢的众人,忽然一人出现在了他身后。

  “兄台不去看看吗”

  玄灵心中闪过诧异,这人竟能躲过自己的探知。

  玄灵不动神色地推开了一步“人太多了”

  那男子扬手往空中撒了把银钱。

  “钱——”人群中不知是谁高喊了一声,围在摊前的众人,你推我,我推你,在地上抢着钱,如饿狼看到了食物。

  这更加坚定了玄灵的想法,这些人不对劲。

  那男子手往前一引,带着不容拒绝的意味。

  玄灵走到了摊前,老头笑呵呵地介绍着字画。

  丝毫不在意刚刚有人抢了他的生意。

  “老伯,你这字画,每天都要很多人卖吗”玄灵清冷的声音响起。

  “小兄弟,我在这摊位都快一上午了,迄今为止只见了你两人”

  玄灵和那名男子互相看了看。

  “这可是天榜第一的美人,你们今天可是凑巧了,最近新出了图册,二位可以大饱眼福了”

  玄灵从中拿出了一本,乌黑的纸张衬得手指越发好看,根骨分明,不紧不慢的翻着。

  画上的人穿着色彩艳丽的红衣,三千青丝松松垮垮地挽在脑后,手中拿着一朵花,随意地站在桃树下,桃花落了满地,人面桃花别映红。

  老头显然瞧见了玄灵看得入神,看了看四周,小声地说道“这图册,我看你喜欢,10个银钱便行了,去了别家可买不到这最新款了。”

  玄灵拿出了一串银钱给了老头,谁知那老头却摇着头不要,手还是伸着,眼中的不耐烦越来越明显。

  玄灵皱着眉,银钱攥在手心里,有点不知所措,“你要什么”依旧清清冷冷,连表情都无似变化,耳尖的红晕却悄悄地出现了。

  老头的嘴越张越大,森白的牙齿泛着冷光,猩红的舌头上貌似沾着鲜血,嘴角流出的哈喇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双眼放光地看着玄灵“银钱”

  周围的行人张牙舞爪地向他们包围着,眼里的绿光幽幽地散发着,垂涎欲滴地看着他们,口中叫着“银钱”

  玄灵悄悄地往后退了退,周身的灵力忽地停滞了,玄灵脸上的神情瞬间绷紧了。

  四周的人越聚越多,千均一发之际,老头的手里多了一把银钱,就好像开关忽然关闭了,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吆喝声,讨价还价声,孩子的哭声,妇人的叫骂声……这条街道还是玄灵刚刚踏入时的繁华热闹。

  老头笑呵呵地说着“二位客人以后常来啊,给你们打八折”

  慈祥地笑容,让人觉得很亲切,仿佛刚才的一切就是幻想,这里什么都没变化。

  玄灵拿着手里的图册,默默的向前走着,那男子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

  “刚才……多谢了”

  那男子笑着说道“没什么”

  “我看你刚才看着这图册入神了,莫不是你也喜欢她”

  玄灵没有说话,神情冷冷地看着他

  “我没有别的意思,我见过这世上最好的人”男子黑眸里映着玄灵的模样

  玄灵抱着双臂站在街边,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我叫乐白”

  “敢问阁下名讳”

  “玄灵”

  玄灵看着面前的手,犹豫了一下,方才伸手握住。

  乐白握得极紧,好似怕她走了一样,看见玄灵的眉头皱起,方才收了手。

  “我看见你太激动了,我是少阳教的弟子,奉家师之命前来探查”说着亮出了自己的宫牌,其上赫然写着乐白二字,周边的光晕与主人身上的灵息交相辉映。

  玄灵的戒心放下了一大半,宫牌与主人的灵息呼应这是无法伪造的。

  乐白不时探着头,看着玄灵津津乐道地说着。

  玄灵大概也捋清楚了,这盛蕾城不知从何时起,修士的灵力消失了,所用的银钱由这里的新城主统一发放,若没有按规矩用银钱交易,则这人便被定义为了银钱。而银钱的用途除了交易,更重要的是这些盛蕾城人的“饭”

  玄灵这也明白了为何自己没有察觉到背后有人,因为自己的灵力被限制了。交错钱时,周围的人和老头怪异的反应也有了解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