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二十八章前世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爱吃蔬菜dj 2093 2020-02-26 19:34:44

  戏台上的人开始咿咿呀呀的唱着,长袖一翻一转,步子一颠一颠的,一套动作下来,颇为赏心悦目,戏腔婉转,倒是不失为一场好戏。

  乐白手中的折扇在手心里敲着,口中似在念念有词。

  玄灵尝试着运转了下灵力,就好像久旱的土地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虽然少,但自己修为高深,倒也助力不少。玄灵端起茶杯润了润嗓子。

  乐白冷不定问道“玄兄,觉得这场戏怎么样”

  玄灵一直待在圣殿,几百年前也曾来过人间,大约是时间隔得太久了,他一时想不到什么好的词,素来冰冷的脸上有着一丝尴尬,自己刚才想别的事情了,也没仔细听,既辜负了这唱戏这人,又辜负了请戏这人,这可真是骑虎难下。

  “这戏……自然是极好的……只是那男主太憋屈了,女主也可怜……演得极好”磕磕巴巴地一通说下来,玄灵不好意思的别过了脸。

  乐白幽幽地声音,传来“若我是这女子定然恨极了”

  声音落寞中带着点凄凉之意,眼睫低垂着,晕黄的烛光在其上跳跃闪动,玄灵想了想,方才开口“这戏中女子倒也不似蛮横不讲理之人,若男子把话说开了,破镜重圆也未可知”

  乐白忽的抬起头,眼中闪着希翼的光芒,好像流星坠入了星河溅起点点星光。

  看得玄灵一时不知所措“这戏中之人怎能同现实较量,乐兄还是不要沉迷缅于戏中世界”玄灵起身拍了拍乐白的肩头。

  “是啊,到底是我妄了”

  玄灵没有听清,复又问道“什么”

  乐白重新恢复了以往大大咧咧的模样,“没什么,城主应该快出来了,我们下去看看吧”

  二人又再次被蒙着眼来到了一楼。

  一楼座无虚席,中央摆着一个大大的桌子,楼里的人高谈阔论。

  “等老子离开了这里,必定带着人踏平它”那人愤愤不平地说着

  “得了吧,还不知道你有没有命活着出去”

  周围的人都哄堂大笑,那人的脸瞬间通红。

  人群中不知有谁喊到“听说这次挽歌姑娘会来”

  “城主夫人竞会来,这可真是稀奇”

  “我记得城主一直把夫人保护得极好,从不让她来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没想到这次竞舍得放她出来”

  “能看到天榜第一的美人此生无憾了”

  玄灵撑着下巴,无聊的玩着手中的折扇,这天榜美人排名,他也算有所而闻,那时魔域美人榜的首位是轻语姑娘,彼时圣殿和魔域虽无明面上的硝烟,但暗地里的争斗也是时常争得头破血流。

  为了一较高下,七大长老推出了天榜美人排名,这雨莎莎被选为了榜首。此后两人常被用来对比。

  自己作为圣女自然是不能参与的,导致雨莎莎完败于轻语之手,一时间魔域的人都叫嚣着圣殿的人都是歪瓜裂枣,那段时间把大长老气得差点吐血。

  甚至大长老恳求玄灵参与竞选,这大长老也当真是老糊涂了,自己作为圣殿掌控者,怎能因这耳戏之言供人观赏。

  玄灵犹记得当初大长老言辞恳切地说道“圣女惊才绝艳,白衣胜雪,举世无双”

  玄灵冷淡地回了句“此事就此作罢”

  ……

  一高瘦男子喊到“这城主长得貌丑无比,真是可惜了,娇花插在牛粪上”

  “你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城主长得似天人一般,简直就是天神下凡”,那人崇拜地看着三楼。

  “我看这人就是城主的脑残粉”玄灵无奈地回头对乐白说道,“依我看,哪怕这城主果真是断胳膊少腿,这人也能把他夸得天花乱坠”

  乐白宠溺地笑道,眼中好似盛满了星光“这城主自然比不上你”

  玄灵皱了皱眉,折扇抵着乐白的额头将他退远了些,这话听着挺怪异的,但也不知诡异在何处,乍一听还蛮正常的。

  玄灵及时止住了话题,继续看着旁边的人群细细地听着,盼着能听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人群突然安静下来,众人齐刷刷地看向三楼的女子,玄灵正听得兴起,见人群的躁动停止了,也顺着目光看向了三楼,雨莎莎神情倨傲地站在三楼的楼梯间,似乎很享受万众瞩目。

  玄灵赶紧低下了头,自己的幻术在灵力高着面前根本没有作用,这雨莎莎虽死了,但貌似是在替城主做事,现在还不适合与她见面。

  客栈老板:“这次银钱获得方法是献一碗血,根据血的品质来判定。一级血1000银钱,二级血500银钱,三级血100银钱”

  中央的长桌上凭空出现了碗,众人都跃跃欲试,只等一声令下,就立马冲上去。

  “这献血也不是人人都能献得,凭武力一较高下,前五名者可献血”

  人群中有些人不满地抗议着,银钱是他们在这儿赖以生存的基础,没了这些钱,他们不得活活被外面的人咬死。

  “这是什么霸王条例,我们这儿100多号人,就选5人,其余人怎么办”

  客栈老板翻了个白眼,鼻孔朝天吼道“这次的规矩是城主定的,我看谁敢有意义”

  雨莎莎美眸流转嗓音柔柔地道“马老板,别这么凶,要给他们挑战城主的机会”

  底下的众人早已变了脸色,他们宁愿被生吃也不愿去挑战,第一个挑战人的惨状仍旧在众人的心头萦绕,令人毛骨悚然。

  客栈老板见底下的人都不吱声了,不耐烦到“那就去武场集合”

  玄灵在去的路上似是而非的说道“乐白,我若去挑战城主,你可会帮我”

  “我猜你一定不需要我”乐白亦直视着玄灵。

  玄灵折扇轻掩嘴角便向前走了。

  黑云慢慢地遮挡了月光,武场的四周亮起了火把,冲天的火焰熏得人眼角也红了,一个个凶神恶煞,眼眶赤红。

  “战胜10个人方可进入下一轮,以此类推,选出胜者”

  一大汉赤裸着上腹上走到了中央,胳膊上的肌肉充满了力量,本命灵宝——血光刀,赫然插在地上,凶煞之气扑面而来。

  本命灵宝乃是用主人精血炼制而成,不用灵力便可召唤使用。这血光刀,玄灵也有所耳闻,十大凶器排名第八,用100个童男童女之血,在每月的十五祭刀,炼制而成。可谓凶残至极,炼制之后每天需饮人血,否则噬主。

  这大汉恶狠狠地看着下面的人,倒和这凶刀般配。

  一时间无人应战

  客栈老板“若无人,则该兄台自动进入下一轮”

  雨莎莎兴致缺缺地摆弄着涂满丹蔻的指甲,眼波流转,衬的面容越发艳丽,红唇微启,语气似是埋怨又似不屑“怎么还没人”

  底下的人听得骨头都酥了。

  玄灵则是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在圣殿,雨莎莎是最为端庄的,若不是她额间特有的圣殿标志,她都怀疑眼前之人是假冒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