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三十一章前世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爱吃蔬菜dj 2193 2020-03-01 20:34:31

  那人扭过头来看到是最近热门的人物,语气酸溜溜的“自从这新城主掌管盛蕾城,每隔两个月就会有一次献血,若血不合格,就要从众多修士中挑出10人进入那隔间,进去了就再也出不来了”

  另一人面露惧色地说道“我曾经听到进去的人传来撕心裂肺的声音,太恐怖了”腿一直在打颤。

  “那里面是高阶修士,你一个灵力全无的人,能靠进隔间,别吹牛了”顺带着推了那人一把。

  那人被推倒在地,周围人都大笑着从旁边走过。

  人总是喜欢从别人的痛苦中找到安慰自己的方法。

  玄灵蹲下身,递给了他一块手帕,“这里的每个人都朝不保夕,你不必理会”

  那人的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声音带着哭腔“你也不相信我吗”虽是疑问句,语气却也非常肯定。

  玄灵没有理会,起身一步步向门外走了。

  “我在这里一直以来倍受人欺凌,所有人都笑话我,我以为我已经麻木了……”那人顿了顿,从你的眼睛里我看不到一丝一毫的嘲讽,像冰雪一样纯洁。

  “这是我剩下的最后一张神隐符”那人跑着把符蛮横地塞到了玄灵手中便跑走了。

  玄灵勾了勾唇角,冰冷的眸子里有一闪而过的笑意,我当然信你这张符了。

  神隐门,昔年凭借出神入化的制符手段,称霸修仙界百年,尤其是所制作的神隐符,就来玄灵师傅那种修士级别都无法探知。

  神隐门更是凭借神隐符,掌握各大修仙世家的秘密,另其听命于自己。最后被众仙家合而攻之。据说战役及其惨烈,众仙家死伤千余人,嫡传弟子更是剩得寥寥无几,神隐门则是全门被灭。此后修仙界再无此传说。

  玄灵刚才注意到那人佩戴的宫牌是龙。而这世上宫牌为龙形的只有神隐门,想不到神隐门竟然后继有人。玄灵周身涌起了杀意,圣殿是当今仙界众派的统治者,绝不能让他们死灰复燃。

  当今之急是解决盛蕾城的事……

  这时小二拿着1000银钱走了来。

  “你把这些钱交给乐白”

  随后玄灵便出了客栈,她想要好好看看这街道上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神不知鬼不觉的灭了一城人,还有这些死后的人为何与活人无异。

  玄灵看似漫不经心地走着,随后闪身拐进了一个胡同里。

  一个小厮打扮的人在街边左顾右望,突然脖子上被架了一把寒光凛凛的冰剑。

  这就是在比试中妙杀了肌肉大汉的冰剑,在这场大赛中一战成名。

  “好汉,饶命”

  脖子上的血缓缓地流了下来,寒气顺着缺口渗入到了皮肉里,随着血液在高级软膏身体里肆虐。

  “我家挽歌主子,有请好汉过去一叙”

  脖子的上的冰剑消失了,小厮像丢了魂似的领着路,脖子的血迹让他至今心砰砰地直跳。

  来和客栈二楼的一间雅阁内,雨莎莎正坐在靠近窗前的椅子上欣赏着美景。

  “吱呀”

  拉回了雨莎莎的目光。

  玄灵在一旁冷冷地站着。

  “小兄弟,坐吧”语气相当温柔。

  玄灵不发一言的坐下了。

  “不知为何,我看到你甚感亲切”

  玄灵不露声色得喝着茶,掩盖了面上的惊讶,这雨莎莎死后,竞连记忆都被抹除了,这仙魔二界还从未听说有什么人能强大如斯,清除一个高级别的修士。

  雨莎莎笑吟吟地看着玄灵,美眸里满是赞赏,眼底却有玄灵看不懂的神色。

  “本来我想等比试结束,然后把你调到我身边做事,未曾想主子竞然相中了你,你我缘分也只能到此了。”说罢,颇为遗憾地拉着玄灵的手。

  玄灵有些僵硬地抽出了手,抱拳道“能为城主做事是在下的荣幸”

  “千万记住,别去今早二楼的隔间”

  雨莎莎说完便挥手让玄灵下去了。

  玄灵垂眸,掩盖眸低的疑惑闭上了门,这雨莎莎和新城主的关系并不似外界传闻的夫妻,二楼的隔间到底是什么,为何要举行献血仪式,消失已久的神隐门重现,这一桩桩一件件事就像一个缠绕在一起的线团,让人看不到绳结所在。

  玄灵刚下楼就碰到了店小二。

  “我的祖宗,你刚刚去哪了,城主刚才有请,我和老板都找不到你,城主发了好大的一通脾气,甚至亲自去了二楼隔间找你,见你不在里面,又发动全城的人找你,我们都快急死了,你敢紧和我去三楼”小二拉着玄灵就往三楼走。

  玄灵听出了一点消息,这城主亲自去了二楼隔间,说明二楼隔间平常是不让人进去的,玄灵又看了眼二楼隔间黑洞洞的门,好像要把灵魂吸进去,阴森恐怖。玄灵艰难地移开目光,跟着小二上了三楼。

  “主子就在里面”

  玄灵别有深意地看了眼小二就推门而入了。

  雅座上的人回过头来了,一张如天神雕刻的脸,两道剑眉斜入鬓角,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双眼睛,浓稠的黑色像漩涡般引人沉沦。

  玄灵一直以来都是孤高冷傲之人,几百年来掌管圣殿,无一人不臣服。不过她也不是迂腐之人,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属下参见……”玄灵正要跪下时,一股霸道的力量拖着她起来了。

  “你无需如此”那人淡淡的一挥手,玄灵便再也无法下跪了。

  玄灵虽不解这城主迷惑性的行为,但也知趣地站着,毕竟问多了,也会惹人心烦,对自己以后取得城主的信任不利,因为不是任何人都喜欢多嘴的下属。

  冷烨见她神情冰冷,嘴唇却下意识地轻咬着。

  “因为你是我的夫人,无需下跪”

  玄灵一听,感叹这人还真是花心,雨莎莎是外人口中的夫人,若没有他的默许,其它人怎么会这么叫。虽然他和雨莎莎的关系并不像夫妻那么亲密,但也说不定这人是为了保护雨莎莎,找了自己这么一个挡箭牌。

  她倒也无所谓不过是名义上的称呼罢了,她正要抬起头时,措不及防地闯入了那人深黑的漩涡中,一时间怔住了,直到一只手摸上了她腰时才反应过来,急忙一把推开。

  冷烨顺势后退了几步,戏谑地看着玄灵。

  玄灵愣怔的脑袋也意识到自己此举不对,眼珠子偷瞄着冷烨地神情,见自己被耍了,颇为恼怒,几百年还从未有人如此戏弄自己,心里的火气直冒,恨不得一个冰锥刺过去。只是自己现在灵力微薄的可怜,连凝个雪花都得气喘吁吁耗费全身灵力。玄灵不甘心地低下了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