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三十二章前世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爱吃蔬菜dj 2067 2020-03-03 15:49:10

  “过来吃饭”冷桦冲玄灵招了招手。

  玄灵走了过去,本想离他远一些,谁料两人的座位竞是紧挨着的,玄灵恼怒地瞪了眼冷烨。

  冷桦笑着说道“怎么不想要灵力了”修长的手指一下又一下地敲着桌子“如此怎可查明城中发生之事”,意味不明地看着玄灵。

  玄灵的瞳孔瞬间收紧了,戒备地盯着冷烨,微薄的灵力在体内运转着,蓄势而发。

  冷月被乌云罩住了,屋内的夜明珠散发着柔和的光晕,冷烨淡定优雅地坐着。

  气氛在这一刻凝固了。

  玄灵率先低下了头,自己和这人对上没有丝毫的胜算,看他目前的反应恐怕早已知道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圣殿的人出卖了他。自己来这儿接触最多的人只有乐白,想到乐白,玄灵的冰冷的心中有一瞬间的柔和但也转瞬即逝。

  玄灵笑着坐在了冷烨地旁边,清秀的脸上绽放着如鲜花般的笑容,令人忍不住沉醉其中。

  冷桦宠溺地为玄灵夹着菜。

  这一顿饭,玄灵吃得食不知味。

  冷桦温柔细致地替玄灵擦着嘴角,拿着手帕的手指根骨分明,眼里似盛放着满天星光。玄灵全程僵硬着,此时的她不能轻举妄动,这冷烨的心思,她目前还看不透。

  冷桦挥手让人把饭菜撤了下去,下人们目不抬头地将饭菜端了下去。

  “我在这等了你很久”

  玄灵不知冷桦这话是有何意味,中规中矩地说道“属下知错”

  “嘘”冷桦手指放在了玄灵的嘴唇上。

  玄灵身上的寒气不由自主地散发着,屋内的温度宛如冰窖。

  窗外有人影闪过,冷烨把玄灵压在了床上,玄灵的目光如冰锥般要将眼前之人刺成冰刺猬。

  几百年来还从未有人这般亵渎她。

  窗外的风声过了,人影走了。

  玄灵忍无可忍地挥手向冷烨打去,冷烨往床上一滚,扯下了床幔拧成一股麻绳,似蛇般灵活地将玄灵的双手缠绕住了。

  玄灵坐在床上愤恨地看着冷桦,此时的她怒火中烧,连残存的理智也被烧得灰飞烟灭了,只想把眼前这个胆敢冒犯自己的人挫骨扬灰。

  冷桦悠哉悠哉地晃着手里的绳子,“怎么恼羞成怒了,你是我的夫人,我抱你天经地义”说完后在玄灵的脸上重重地亲了一口。

  玄灵的脸瞬间如熟透的苹果,红晕染红了耳尖,不是羞而是气得,灵宝在手中骤然出现,冰剑刷得一声,撕碎了床幔,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冷烨刺去,冰冷的寒气迅速蔓延,床单上的冰霜在夜明珠的光晕下如白雪般刺眼,这样的冷气能让人瞬间失去行动的能力。

  冷桦偏头一躲,修长的手指抓住了玄灵白皙细腻的手腕,一个回勾便把玄灵的剑卸掉了。

  “你的灵宝千变万换,我只能抓住你的手腕了”

  “卑鄙无耻”玄灵被他挟持着,咬着银牙愤恨的喊道。

  “夫人,言之有理”冷桦撩开了玄灵的秀发。

  “你要干什么”玄灵受制于人声音带了一丝惶恐。“有话可以好好说”卸去冰冷的铠甲,留下的是无助的孤单。

  冷桦看到玄灵脖颈光滑细腻,略微松了一口气。

  “你不是想调查城中之事吗”

  冷桦松开了玄灵,玄灵的手腕上赫然映着道道红痕,在如雪的肌肤上分外刺眼。玄灵握着手腕,不善地看着冷烨“门中弟子命丧于此,师傅特命我前来查探”一番谎话说得倒是有理有据。

  冷桦点了点头,坐在椅子上慢条斯理地倒了一杯茶。

  玄灵坐在他对面心急地问道“你既然知道我的目的,还不杀我,说明你也对这件事感兴趣,咱们是友不是敌”

  玄灵真是一点也不想待在这座城里了,灵力被封,任人宰割,还被人随时随地调戏。她要回圣殿,洗净身上的污秽。

  冷桦被咱们二字逗得开心了,声音中也带着笑意似雨后春笋般好听“这城里人都是被一柄凶剑所害。死后不入轮回,游荡在城里,被凶剑趋使……”

  玄灵听到此处,心中咯噔一下,试问天下还有何物能与自己的千机变对抗。唯有魔道至宝——剑亡。

  此剑乃是十大凶器排名之首。

  玄灵疑惑地问道“我听家师说,这剑是魔界一位王子的灵宝,缘何会出现在这里”

  “这我就不清楚了,这剑初发现时被封印在盛蕾城城主的后花园内,工人施工时偶然发现了封印,封印在施工时被破坏了,凶剑拔地而起,工人命丧当场,城主联合众位仙家闻声赶来,也未能将其重新封印,反而丧命于此。一夜之间所有活物全被吸食了血肉精气而死,变成了活魁。”

  “当时我正在外游学,回来时发现了这一惨状,利用祖传的法宝将其封印在二楼隔间,如今灵宝势微,封印渐渐不稳,为了安抚凶剑,便每月十五挑人祭剑”

  玄灵一手托腮,听得及其认真,心中已有了大致猜想

  所有修士的灵力尽失,恐怕与这剑芒息息相关。

  冷烨端着茶盏喝了几口。

  “你长得不过清秀之姿如何配得上我天人之姿”

  玄灵嘴角抽了抽,这人绝对是嘴贱,“是我想多了,还望城主海涵”。

  “天色已晚,睡觉吧,夫人”

  玄灵没有理会,看着黑漆漆的夜色,不入轮回,不知生死,修士的命如待宰的羔羊,不知哪一日便魂归它处。

  玄灵仗着灵力高强,修为高深,放眼仙魔二界还从未有任何事难倒过自己。如今剑亡重现人间,生灵涂炭,自己的灵力也无法恢复,她心中的惶恐与日俱增,无能为力地看着双手,自嘲地笑着。

  这双手能否拯救得了天下苍生,能否使盛蕾城得到解脱。

  茫茫的夜色,遮掩了所有的阴谋诡计,也遮掩了人性最后的善良。为了生,不顾一切。

  冷桦忽地开口说道“明天还要早起调查,今夜早点睡吧”声音中带着安抚人心的力量。

  “我不累”

  玄灵忽然不由自主地转身向冷烨飞来,冷桦一把抱住了玄灵,蒙上了被子,“你再不闭眼,我就亲你”

  “无耻”玄灵见冷桦真得靠了过来,赶忙闭上了眼睛,就连呼吸都放轻了几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