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三十三章前世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爱吃蔬菜dj 2618 2020-03-04 19:50:16

  一觉醒来,身旁的温度低了几分,冷烨早已走了,玄灵心中有股说不出的感觉,约莫是讨厌的人终于走了。

  玄灵打着呵欠走到了外间,桌上的饭菜冒着热气,玄灵拉住了正往外走的下人“冷烨呢,哦不,城主呢”

  “城主说还有事处理,吩咐我们不能打扰到客人,饭菜要每隔半小时热一次,用完早膳,城主便回来了。”

  玄灵摆了摆手让她下去了。

  圣殿,她一直吃得都是灵果之类的食物,虽也做得无比精致但种类太过单调,比不上这里五花八门的吃食,令人唇齿生津。玄灵心满意足地用完了早膳,便让下人端了下去。

  “这冷烨还真是细心,这些菜全都是自己喜欢的”

  冷烨推门而入,便看到玄灵慵懒地坐在椅子上,像一只乖顺的猫,清晨的阳光撒在身上,似渡了一层金辉。

  “你什么时候把灵力还我”玄灵看到冷烨进来,撇了撇嘴。

  冷烨直接向玄灵走了过来,低头一吻封口,玄灵诧异地挣大了眼睛,冷烨沉醉地吻着,长长的睫毛刷在脸上痒痒地。

  玄灵自从见到了冷烨,就一直过在水深火热的日子里,今早更是吓得心脏砰砰砰地直跳。

  玄灵不停地挣扎着,嘴里忽然有一股血腥味,灵力却如爆发的洪水倾泻而来。

  玄灵在这一刻忘记了挣扎,反而更用力地吻着,或者说是吸食着冷烨嘴里的鲜血。

  良久,两人才分开。

  玄灵的灵力已恢复了五六成,虽不是自己的巅峰时刻,也够用了。

  冷烨笑着说道“恢复得如何”

  玄灵心情颇好,难得真心城意地笑着“不错”

  “去二楼的隔间看看吧”

  “得等下个月十五才能进去,此时的凶剑力量最薄弱。”

  玄灵点了点头,“你可知如何克制凶剑”

  “这凶剑传闻是魔界王子亲手封印的,只因心爱之人为此剑而死……”

  “莫不是王子将那心爱之人祭剑了”玄灵极少说这种俏皮的话,此言一出,玄灵愣怔了,冷烨眼含笑意地望着她

  玄灵咳了几声,声音又恢复了平静却透着一些尴尬

  “下个月十五你打算如何对付那凶剑”冷烨话锋一转,询问道。

  “自然是重新封印了”

  “你别开玩笑了”

  “我可不是在开玩笑,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玄灵拍了拍冷烨的肩膀走了。

  玄灵去了前面找到了正在忙活的小二。

  “客官好”

  “嗯,那天城主去了二楼隔间可有发生什么事”

  “那天小的只听到了二楼隔间传来凄厉的哀嚎声,便不醒人事了,醒来就看到了客官”

  “嗯,你去忙吧”

  玄灵准备去万宝阁转转,这乐白也不知过的怎么样了。

  “客官可有什么想买的,或者想典当的”

  “你帮我查查乐白典当的东西可有被赎回去”

  玄灵不知道乐白的住址,但想必被主人赎回去的东西肯定会记录在案,或许凭此可以找到乐白。

  “好的,您稍等”

  玄灵饶有兴味的观察着陈列的灵宝,这些灵宝档次都普遍较低,约莫高级地在更上一层,玄灵意味阑珊地收回了目光。

  “客官,抱歉,乐先生并未在这里典当”

  玄灵不可置信地看着万宝阁老板,心似沉入了冰窖,被忽视的记忆正在一点一滴的复苏,渐渐爬入了脑海。

  玄灵的神色愈加冰冷,转身走出了门外。

  三楼的冷烨正听着戏,双腿搭在凳子上,眯着眼,哼着小曲,好似风流倜傥的少年郎。

  雨莎莎静静地矗立在一旁,添茶倒水,红袖添香。

  “让开”玄灵冷冷地看着门外守着的士兵。

  “城主和夫人正在议事,不得打扰”

  玄灵闻言冷笑了一声,守着的士兵被冻成了冰雕。

  玄灵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咿咿呀呀的唱戏声从远处传来,隔着水声似近似远,穿过九曲回廊,入眼得便是那郎情画意的一幕。

  玄灵勾唇冷笑“想不到城主还有这等闲情逸致”

  冷烨回头向玄灵招了招手“这里的戏极好”

  “我还是不过去了,以免脏了衣服”玄灵的面容淡薄而又冷漠,“城主你之前也请我看过了。乐白”

  “原来你知道了”语气有点惋惜,好似在说原来你已吃过了饭,听不出一丝一毫谎言被揭穿的难堪,这人大抵即使天塌了,也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雨莎莎恼怒地看着玄灵。

  “您这么大费周折地将我请来,不惜赔上满城的性命,让我猜猜是为了什么”水流声已停止了,冰霜迅速地覆盖在水面上,那薄冰下隐藏着的寒意,渐入骨髓。

  “传言魔界二殿下深爱着自己的妻子,只是由于某种原因,发妻在几百年前陷入昏迷。魔界二殿下为使爱妻苏醒,尝试了数百种方法。如今,莫不是打算尝试血契”

  “是”冷烨直言不讳地承认。

  “我原本打算十五再动手,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明白了,既如此……”冷烨黑眸闪着锐利的光“那就留下来吧”

  黑影带着血腥之气迅速向玄灵冲来,未及眼前便被冰霜覆盖。天上下起了鹅毛大雪,纷纷扬扬,在凛冽的寒风中飞舞。

  玄灵手中法决一引,整个人似脱胎换骨般眨眼间就恢复了原貌,灵力被强行提升至巅峰,墨发在空中飘飞,白衣鼓动,手中的冰剑,衬得周身的气息越发清冷。

  街上的行人和修士纷纷注目而视,冲天的白光令人睁不开眼。

  “来和客栈出事了,这等修为和灵力,我等众人望尘莫及,我们有救了”

  “我们有救了”

  “我们有救了”

  “我们有救了”

  ……

  修士欢呼鼓舞涌向了来和客栈。

  冰剑和剑亡在空中僵持着,碰撞出的波动将四周夷为平地,修士们不敢向前了,只在后面远远地观望着。

  雨莎莎蓄势而发。

  玄灵前后受敌。

  “视生命如草芥,为一人而负天下人,简直是丧心病狂”

  玄灵手中的灵力越发的汹涌,试图逼退两人。

  与此同时,剑亡的光芒也愈发强盛。

  “人本就自私自利,何来对错之分,就让我看看,你所珍视的世人,是否值得你如此倾尽全力保护”冷烨冲着下面的人高声喊道“如若尔等和我一同对抗,事成之后,送诸位出城”

  下面的人如沸水上的蚂蚁炸开了锅。

  “他们僵持这么久,这玄灵怕是要灵力枯竭了,我们一同对付胜算会更大”

  “是啊,我们直接从侧面进攻,那里的防守最为薄弱”

  “那我们兵分两路,从两侧进攻”

  “你们怎么能如此对她,我们应该帮她,而不是助纣为虐”有一人声嘶力竭的高喊着,试图唤醒他们心里的良知。

  只是众人已被承诺迷花了眼,那人的声音就像投在大海里的石子,泛不起丝毫的波澜。

  众人众志成城地从两侧进攻玄灵。

  玄灵苦笑着,还真是四面楚歌。

  嘴角的血迹缓缓地滴落,似盛开在冰原上凄美的霜花,心中的信仰碎得四分五裂,眼底淌下一滴血泪。玄灵缓缓地闭上了双眼,自高空中跌落,似蝴蝶失去了色彩斑斓的翅膀,白衣随风飘舞。

  冷烨自高空中温柔地抱住了玄灵,眼底有着心疼,无奈,宠溺,唯独没有后悔。他已经等了好几百年了,如今不想再等下去了。

  冷烨抱着玄灵消失在了原地。

  众人只是匆匆一眼,看到了他们所谓的救命恩人。

  惨白的面容无甚血色,却无损那惊人的美貌,众人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世家竞有如此女子,仙气出尘。

  如若他们早看到女子的面容,恐怕在做出这份决定前会斟酌再三。

  众人惋惜地走了。

  基于外表的迷恋来的快,去得也快。

  为玄灵出声的那人怨毒地看着众人像阴鸷的蛇嘶嘶地张着獠牙,随时准备吞噬猎物,俊秀的面容狰狞地可怕。

  这世间最可怕的不过是人心,猜不透,摸不着。一厢情愿的守护,换来得不过是彻底的背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