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三十四章前世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爱吃蔬菜dj 2103 2020-03-05 18:56:03

  圣殿

  七位长老正在闭关,察觉玄灵的气息消失了,都纷纷睁开了眼,眼底有着不宜察觉的担忧与恐慌。

  七人决定召开长老会议。

  “圣雪光辉,生生不息”

  四掌教及十二门首分列两侧站着,七位长老居于中间。

  这长老会议一般不会轻易召开,最近的一次也是在几百年前,如今突然召开,众人心中颇为惶恐不安,定是发生了大事。

  可最近并无反常之事发生,若硬说有大事,也只能是雨莎莎莫名其妙的离世,圣女前往调查,虽说这段时间圣女未曾回来,但以圣女的修为和灵力,天下之大,罕见敌手。风格的心思百转千回,到最后化为了沉默,静候长老的吩咐。

  火凛是个爆脾气之人,殿内的气氛安静的诡异,他似毫无察觉,大嗓门一亮,高声叫嚷着“圣殿屹立仙界百年,谁敢在此撒野,我就让他们尝尝烈火焚身的滋味,更何况,圣女的修为天下无敌,谁与争锋”语气狂傲不羁。

  七位长老在听到圣女二字时,脸色齐齐一变。

  风格最是擅长察言观色,见长老脸色不好,悄悄用手指捅了捅火凛,示意他别再说了。

  按理说火凛这人神经大条,脾气暴躁能走到掌教这等位置,实在是不易,也不可能。但这人偏偏运气极好。

  火凛根骨斑驳错杂,早年在山上凭着力气大,靠打猎为生,有次他被猛虎重伤,拼死逃到了山洞,濒临死亡之际,他看到了山洞里的灵芝,红得耀眼,他平生罕所未见,也从未听闻竞有如此灵物,抱着赌博的心态,一口吞了那灵芝,刹时,浑身剧痛,身上似着了火,整个人如同火球,有燎原之势。

  玄灵因修炼玉清功,常年浸透在冰原之力里,体质冰冷,需火灵芝压抑体内的寒气,彼时,她还未是圣殿的圣女,修为和灵力也并不高强。

  凡是天地灵宝诞生之处,必有异兽守护,六翼猛虎便是守护之兽。玄灵与之缠斗许久,方斩下六翼,重伤猛虎,自己也身负重伤。

  重伤遁逃的猛虎遇到了前来打猎的火凛,火凛见这异兽受了重伤,准备一击致命,只是猛虎乃是灵宝的守护者,岂是凡人能对抗得了的。

  火凛被这猛虎伤得不轻,机缘巧合下误食了万年火灵芝。

  玄灵调整片刻,便飞速赶往了山洞,火灵芝出世必会引得其它人前来争夺,飞行的速度越来越快了。

  在山洞边停下,正要踏入时,忽见一火球飞来,玄灵侧身堪堪躲过,注目而视才发现这竟是个火人。她心里涌起惊骇,万年火灵芝必是被这人吞食了,观其根骨是凡人,凡人吞食了火灵芝,必会被焚烧成灰烬,这人坚持了这么久,另玄灵钦佩。

  这时纷纷杂杂的脚步声正往这边而来,玄灵看着火人,无奈地叹了口气,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这火灵芝注定是与自己无缘了。

  玄灵手指作兰花状,在两侧缓缓地运转灵力,冰寒之气包绕着火人。

  火凛本来被烧得神志不清,皮肤寸寸破裂,脆弱的血管爆裂,流出鲜红的浓汁,干涸的喉咙喷出的火气,将周边的树木花草烧成了灰烬,方圆百里寸草不生,脚下的土地一片焦黑。

  冰寒之气的到来缓解了他周身的燥热,火凛下意识地向着来源跑来,玄灵手在胸前交叉,口中娇喝一声“缚”

  冰寒之气如囚笼,覆盖在了火人身上,玄灵和火人消失在了原地。

  在两人消失的瞬间,空地上出现了一排排的脚印,最前排的人带着黑色斗篷,看不清容貌,声音苍老低沉,带着愤恨“可恶,竞被人捷足先登了,老夫要将你们碎尸万断”

  焦黑的地面上点缀着的亮点引起了他的注意,斗篷人蹲下身,指腹碾着冰雪,蕴含的寒意,让人入坠冰天雪地的世界。斗篷人的嘴角划过阴冷的笑容“竞是圣殿的人”

  旁边的随侍不解地问道“大人何以见得”

  斗篷人甩了甩手,并未理会,消失在了原地。

  随侍随意摸着冰雪,寒气渗入骨髓,这世间的冰雪之力有此威力的只有圣殿的人,仅一点雪,就让人不寒而栗。

  随侍微眯着眼看着斗篷人消失的地方,他其实是魔尊派来监督斗篷人。

  “随侍大人,如今火灵芝消失,我等是否要继续追查”

  随侍嘴角斜勾,眼中划过一抹精光,拍了拍那人的肩,语气懒散,却又不怀好意“圣殿的人,你我还是早早报告魔尊”

  “那离大人怎么办”

  “圣殿的人出现重要,还是所谓的离大人重要”随侍的话音重重地落下。

  那人头匍匐在地上,恨不得砸进地里,身体不自主地颤抖着“一切听随侍大人的吩咐”

  他已经厌烦了随侍的称号,摆了摆手带领着众人离开了。

  四周又重新恢复了寂静,焦黑的大地上映着的脚印证明了方才确实有人来过,风携带着焦土味,传向了四野八方。

  火凛自烈火灼烧中醒来,鼻尖有着浓厚的烤焦味,他悲催地想着自己还未娶妻生娃就英年早逝,着实对不起死去的父母,哀愁涌上心头,他不禁双手掩面。

  玄灵正坐在巨石上调养,察觉到火凛的气息已稳定,她缓缓地睁开双目“你醒了,感觉可有何不妥。”

  火凛这才注意到原来不远处还有人,他以为自己死了,见到了勾魂的白无常,这白无常还真是漂亮,他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勾魂使者,眉如柳条,目如星子,周身气息清冷,容姿仙逸。

  一时间火凛呆愣地看着玄灵,目不转睛。

  玄灵微蹙柳眉,手中灵力一指,火凛自迷蒙中苏醒,脸色通红,暗自唾弃着自己,怎么能将仙人和地狱使者联系在一起,他赶忙抱拳作揖“多谢仙人救命之恩”

  “我只不过是渡了你点寒冰之气,是你自己救了自己,若不是你意志顽强,怕也早在烈火中焚烧殆尽”清冷的声音如人一样清冷淡漠,语气没有丝毫的波澜起伏。

  火凛闻言依然对着玄灵以村庄最高礼仪表达了谢意。

  玄灵用灵力在火凛周身查探了一番,心中虽早已知晓火灵芝的灵效,但看清火凛的根骨时,脸上闪过微不可见的讶然之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