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三十六章前世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爱吃蔬菜dj 2050 2020-03-07 12:11:50

  玄灵神色痛苦地蜷缩着,寒气在体内肆虐,她勉强撑起意识,拼着最后一丝清明,重重地咬着火凛的手腕,鲜血顺着喉头滑落,驱散了周身的寒气。

  火凛一言不发地看着玄灵,手指轻扶着墨色秀发,刚毅的脸上满是担忧与不知名的满足。

  玄灵吸食了火属性的鲜血,寒气暂时被压抑在体内深处。玄灵运转周身灵力,祭出仙剑,带着火凛御空疾行。

  眼看离圣域越来越近,玄灵凝重的脸色逐渐缓和,忽然,玄灵喉间涌起腥甜,鲜血被大口吐出,高空的剑不稳地颤抖着,玄灵勉强用灵力维持着,速度却渐渐慢了下来。

  玄灵感应水龙被暴力撕碎,自身受了反噬,灵息不稳。

  火凛见状,默默地把胳膊伸到了玄灵眼前。

  玄灵摇了摇头,虚弱地说道“刚才的鲜血已压制住了我体内的寒气”为避免火凛胡思乱想,又再次说道“落地之后,一直往前跑,不要回头。”

  火凛神色复杂地开口道“那你呢”

  “我休息一会儿自会与你会合。”说完,又是一阵撕心裂肺地咳嗽。

  火凛眼中布满了水光,他强忍着扭转过头,别扭地说道“好”

  仙剑落地之后,玄灵留在原地调息。

  黑影眨眼间便来了,卷起一股疾风。“玄灵,那小子不值得你如此相待”

  “那你又为何执着于火灵芝”

  “魔尊吩咐,莫敢不从”

  “既如此,你我终究为敌”

  黑影惋惜地叹着气,手中的灵力渐渐凝聚成形。

  “吾之所谓,吾之何求,皆不过一正字足已”玄灵长剑在手,白衣沾血无风自鼓,眸中的神色是从未有过的坚韧,哪怕此刻狼狈不堪,却也清绝高贵地恍若九天仙子。

  玄灵虚空踏风,剑若长虹霍然刺天。

  “圣雪光辉,生生不息

  冰原之力,为吾所用”

  刹时,狂风夹着暴雪涌来,寒冰冻住了天地万物,风,在这一刻凝固了,天地之间寂野无声,冰霜统治了世界。厚厚的云层堆积在空中,天空离地面从未如此之近,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

  长剑携带冰原之力迅疾刺向黑衣人

  与此同时,黑衣人手中的法宝也凝聚成型,乃是他的成名法宝——黑心法莲,具有吞天灭地之能。

  两大光柱碰撞,疾射出一圈圈波动,树木拦腰而断,周围的一切皆涅灭成灰烬。

  黑衣人和玄灵都受了重伤,倒地不起。

  黑衣人桀桀桀地放肆笑着,“你如今还不是陪着我这个老匹夫共赴黄泉,此行不虚,此行不虚”随之,头缓缓地垂下,在大笑中咽了气。

  玄灵知晓自己时日也无多了,寒气又在体内疯狂肆虐,鼻尖呼出的白烟,越来越少,长而弯曲的睫毛遮掩住了光辉流转的星眸。

  玄灵似无法支撑地向雪地倒去,一只温暖的大手扶住了她。

  火凛割开了手臂,鲜血缓缓地滑落于玄灵口中。

  “我怕跑得太快,你就找不到我了,如今,我回来找你,我们一起走,就不会弄丢彼此了。”

  火凛背起了玄灵,拿着长剑,一步一个脚印地走着,血迹在身后蜿蜒成一条笔直的小路,在圣洁的雪地上分外的刺眼而又平添一份凄凉。

  火凛不知自己走了多久了,茫茫雪原,分不清日升月落,即使有火灵芝,火凛依旧冻得嘴唇发白,双腿僵硬似灌了铅的石头,火凛不时地喂着玄灵鲜血。拿着长剑一瘸一拐的走着,步伐越来越缓慢,长剑似支撑不住了两人的身躯,火凛扑通一声,跌倒在了雪地。

  这辈子恐怕真得到头了,他侧过头望了望玄灵精致的侧颜,拼起最后的力气将手臂上的伤口划得更深了些,凑到了玄灵的嘴角,他怕割的浅了,血会流光,所以那一刀几乎是贴着骨头割的。

  火凛心想掩埋于冰雪之中,洗净俗世的污秽,来年必能投个好胎,不必奔波操劳半生,或许还能偷得浮生半日闲。他缓缓地闭上了双眼,睫毛上的冰雪渐渐凝聚成霜。

  日光在雪原上撒下万千光辉,似笼罩在朦胧的金纱里,美得如梦如幻,蜿蜒的血迹似浓墨重彩的一笔,让人心生敬畏。

  火凛醒来时,发现自己置身于一间古色古香的屋子里,香炉里的烟徐徐升起,被子是从未有过的暖和,胳膊上的伤口也做了细致的处理,只是脸色还是略显苍白。

  正在煎药的弟子见火凛醒了,欣喜地跑过来“你可终于醒了,可把师傅急死了,给你用的可是上等的灵药……”

  火凛抬手扶额打断了他叽叽喳喳的说话声,他现在唯一关心的就是玄灵的情况,斟酌了片刻,说道“和我一起的女子怎么样了”

  那弟子一听,脸立时耷拉了下来,看得火凛心里一紧,就连声音都带着不自觉得颤抖“莫不是……”那个死字他怎么也说不出口,嗫嚅着好半天,最终放弃了,眼里的光彩也暗淡了几分。

  那弟子看着火凛脸色发苦,想要出言安慰,却不知怎么开口,与其说谎倒不如实言说出,这种大事终究是包不住的“跟你一起回来的那名女子是圣殿的下一位掌殿者,被发现时心肺惧受损严重,经脉寸断,全身灵息外泄止也止不住……”那弟子说着说着眼眶也红了

  火凛此前虽是一届凡人,但也明白灵息是命之根本,倘若灵息消散,那也意味着神魂惧散。火凛一言不发盯着左手,那里仿佛还残留着微痒的酥麻之感。

  “如今正在圣殿由七位长老全力救治”

  “我昏睡了几天”

  “十天”

  火凛一掀被子,就要下床,却浑身无力地跌倒了,他握紧拳头愤恨地捶打着,牙齿紧紧地咬着嘴唇,似要咬出血。

  “你也无需如此自责,若不是你的血一直滋养着,恐怕那位……”意思不言而喻,那弟子垂着眼眸沉沉地说道。

  “更何况你失血过多也差点死了,还是好好将养着身体吧”那弟子说完就退了出去。

  火凛眼角的泪珠一滴一滴滑落,他恨自己无能为力,更恨自己的血为什么没有流光,这样她的生机就会多几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