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三十七章前世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爱吃蔬菜dj 2090 2020-03-07 17:22:14

  玄灵此时正平躺在冰床中央,安详的闭着双眼,若忽略那苍白的脸色,就如同正在熟睡的精灵,让人不忍心打扰。

  七位长老额上的汗珠浸湿了鬓发,虚弱地从蒲团上站了起来,如风烛残年的老人,此番全力救治,已耗费了他们数百年的修为恐要闭关而去。

  七人化做一道道流光消失在了原地。

  密室的门被推开了,玄灵的师傅——玄空子迈着沉痛而又缓重的脚步踏了进来,鬓角的白发又多了几许,眼角的皱纹又加深了许多。

  世人皆道修真者得以窥见天机,参破生命之奥秘。

  可是天机不可泄露,纵有移山倒海之能,也不过是苟活于天道囚笼里的王,生死之道又怎能轻易超脱于世俗之外。

  当初玄空子算到玄灵此去必有生死之劫,他还是毅然决然地让玄灵去了,他已是得以窥见天道之人,他自负地以为可以扭转乾坤,怎知世事难料,自己也有被翻覆的一天。

  当初,玄空子看到玄灵生死不明地躺在雪地里时,他的心都要停止了,玄灵是玄空子从小看到大的,从牙牙学语,蹒跚满步到如今成长为可以独挡一面之人。

  那时玄空子的心中更多的是欣慰。其实,玄灵在出发的那一刻,他心中还是害怕的,故而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做多余之事”

  他至今还记得那时玄灵铿锵有力的回答“吾之谓世人乃救世之主,既如此,就应当行正义之事”

  玄空子气得将茶盏扔了出去,滚烫的茶水溅了玄灵满身,碎片将玄灵的一缕发丝割断了,在玄灵转身间飘飘然然地落在了地上,似是在嘲笑他的道貌岸然,又似玄灵决绝的背影。

  玄空子扶额叹息,罢了,终归还是有自己替她挡着。

  玄空子在看到玄灵身旁的少年郎时便明白了,一切终归是命,人怎能斗得过天。

  他将火凛随手交给了身旁之人,带着玄灵消失在了原地。

  玄灵的灵息外泄地着实厉害,不消片刻就要魂归于天,玄空子耗费毕生修为才弥补了漏洞,他甚至以圣令下令七位长老不眠不休为玄灵输送灵力,巩固玄灵的灵息。

  看着爱徒昏迷不醒,玄空子苍老的眼中满是后悔,玄空子知晓玄灵宁折不弯的性子,只是太刚则易断。

  寂静的室内响起一声哀叹,玄空子虚空写着一行字,随后泛着金光的字迹就消失了。

  玄空子最后望了眼玄灵,便转身回头消失在了原地,此时的他就是一个痛心疾首却又不得已而为之的老人,他对玄灵给予厚望,但圣殿千百年来的声望不能毁在他手里。

  圣域的弟子惊诧地看着浮在高空的字迹“圣女能者当之”那六个大字像长了翅膀飞遍了整个圣域,上至长老下至外门弟子无不震撼。

  在掌门的心里,那位可是当之无愧的圣女,如今不过是出了一趟门,回来竞落得如此下场,众人不免感到唏嘘。

  大道无情

  玄灵自梦中醒来,星眸透着迷茫,她觉得自己好似走了很久很久,前方白雾笼罩看不真切,但那里有东西在不停地呼唤着她,诱她往前,就在她快要摸到时,身后有一双大手用力地揪着她,以不容拒绝的力量把她拉了出来。

  玄灵空茫地眨了眨眼,此番死里逃生,她还未拜见师傅,玄灵想要运起灵力,奈何周身绵薄无力,灵力竞一丝一毫也无法积聚。

  她惶恐不安地坐在冰床之上,单薄的背影被烛光拉长,长发散落满床,精致的脸上,滚烫的泪珠缓缓滑落,白衣委迤在地,烛影忽明忽暗。

  时至今日,她如何不明白自己灵力散失的原因,自己的灵息被强行封固在体内,这身体已是千疮百孔。

  多年修为一朝散尽,她的道心也受到了重创。

  玄灵跌跌撞撞地下了床,身上还残存着大战之后的无力感,推开石门,刺眼的阳光让她眯着眼,不由得伸手遮挡。

  玄灵走出禁地,路上的弟子对她指指点点,最后竞越聚越多,渐渐将她包绕起来。

  周围的人围着她窃窃私语,玄灵大致也捋清了思路,如今,她灵力尽失,早已失去了圣女资格,师傅宣布能者当之后,便闭关了,想来也是被自己伤透了心。

  这时云晕状似不经意地路过,众人哗啦啦散开了,又重新围着云晕,只不过众人是花团锦簇地围着她。

  这云晕想必就是下一任圣女的大热之选。

  玄灵侧身让开了路,云晕经过时,故意撞了撞玄灵,玄灵本就身体虚弱,被撞得后退了几步。

  云晕娇纵的脸上满是洋洋自得之意,眼神里的挑衅不言而喻。

  玄灵装作没看见,继续往前走着,云晕气得脸都红了,玄灵被定在了原地无法动弹。

  云晕娇俏地笑着,走到了玄灵面前,迫使玄灵的眼中映满了她的身影。云晕挥手让众人下去了,白嫩的指尖挑起了玄灵的下巴“啧啧啧,真是一张美人脸,怪不得让人为之疯狂,要生要死”

  玄灵身子动弹不得,眼中的利剑似要把云晕戳穿,玄灵还从未受过如此侮辱。

  云晕伸手遮住了玄灵的双眸“不要用带着恨意的眼神看着我,我怕自己忍不住将它们挖了出来”明明是温柔至极的动作,语气却阴冷黏腻。

  想来你以前高高在上,万人称颂,怎么会懂得我们这些底层人的挣扎与不甘。

  “无关紧要之人,为何要了解”玄灵的语气中只有被冒犯的恼怒,并无丝毫的愧疚。

  云晕看着玄灵清冷淡漠的脸,这人即使受制于人也是一副高高在上不染纤尘的模样,让她恨极了。

  云晕笑着围绕着玄灵,“曾经风光无限的大人,跌落尘埃,这滋味不好受吧”

  玄灵漂亮的眉眼微蹙“与你无关”

  “好一句与你无关”方才还假装笑意的云晕,转眼间便满面怒容。

  “你心怀天下,济世万民,普渡众生,可你何曾真正了解过他们的悲哀,在你的眼里,他们不过是你济世的任务,人命在你眼中就如草芥,根本不值一提,你眼底是千里冰封的冷漠,你的心就如石头般冷漠坚硬,可笑,你自封为救世主,可笑,可笑”

  云晕癫狂地放声大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