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三十八章前世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爱吃蔬菜dj 2204 2020-03-08 20:52:44

  玄灵看着似癫似狂的云晕,勾起了心底那尘封已久的往事。

  圣域每十年会举行一次弟子比试,对于外门弟子是平步青云的机会,对于内门弟子则是稍有差池便会跌落谷底。

  比试皆由外门弟子挑战内门弟子,若外门弟子胜则成功晋级为内门弟子,而内门弟子则会被驱逐于试炼之地,那里的气候无比恶劣,妖兽成群,植株成精,入者九死一生,历经磨难侥幸存活者无一例外都是世间的强者。但是至今无一人成功出来,至于成为强者,不过是内门弟子自欺欺人的幻想。

  圣域强者的角逐历来都是冷酷严峻的,这也是圣域被大小宗派敬畏的原因,只因圣域随便的一人都可以独挑修真界半边天。

  坊间一直流传“圣域出,天下定”

  那一年的比赛异常的残酷,玄灵作为内门弟子,理所当然参赛了,那时的她年轻气傲,意气风发。

  “师傅,弟子请求加入混战”

  此言一出,台下一片喧哗,混战只有一人能胜,众人想不通,玄灵作为玄空子此生唯一的得意弟子为何要冒险参战。

  高台上的玄空子一派鹤骨仙风的模样,一手摸着胡须,眼中满是赞赏之意,“好,不愧是我玄空子的弟子”言罢爽朗的大笑。

  周围的人纷纷附和着

  “英雄辈出”

  “勇气可嘉,我等望尘莫及”

  也有些人小声哀叹着“好不容易才等来这么个机会,还要被她抢了风头”

  “这次混战怕是要白白丢了性命“

  在混战中倘若表现出色者则会被一些长老、掌教破例选中,从比试中抽出来。

  故而在比赛一开始,外门弟子都是贸劲儿打,如今玄灵的参与,另他们成为了垫脚石。

  那时的玄灵之所以参加混战,只因胜出者只需参加一场即可,若是参加内外门比赛则需要一场一场的比试,玄灵素来不愿在多余的事上浪费时间。

  此刻被定在原地的玄灵自嘲地笑了笑,自己果真是无情冷漠之人,救世主,从始至终感动的只有自己罢了。

  亘古的钟声响起,四柱香烟徐徐地升起。

  “比赛开始”

  底下众人摩拳擦掌的上了台,周围的人则是热血沸腾的看着,欢呼声,呐喊声,此起彼伏,黑压压的人头挤成一片。

  玄灵从高台上轻飘飘地落入了台中央,那一席华贵精美的白衣在外门弟子统一的蓝色衣饰中分外的惹眼。

  周围的人都杀红了眼,众人都拼着鱼死网破的心态向玄灵杀来,毕竟和玄灵对打被长老,掌教看中的机会更大,虽然死亡的风险也更大,但不拼也是死。

  故而玄灵是和成百上千的人对打,玄灵向来冷如冰霜眼中也沾染了赤色,清绝的身姿也越发的疯狂,白衣血色斑驳,剑上的血涓涓地往下流淌,此时的她宛如浴血重生的恶魔。

  长老和掌教们有些心疼地看着外门弟子前赴后继地送死,有心阻止,无力回天,玄空子的意图明显是拿这些外门弟子磨练玄灵。

  玄灵的体力也渐渐不支,单膝跪地,一手撑剑,赤红的双眼看着众人,血衣鼓动,既有她的血也有众人的血。

  外门弟子踌躇不敢向前,脸上的惧色似要溢出来,周围横七竖八的身体,为这场厮杀添了一份壮烈,残阳如血,尸横遍野,血迹将台子都染成了深红,大片大片的血浆,看得人触目惊心。

  不知是谁高喊了一声“反正都是死,拼了”

  又一轮的厮杀开始了,众人如潮水般向玄灵涌了过来。

  玄灵撑起长剑挡住了前方的攻击,此刻的她已筋疲力尽,后背涌起一股寒意。

  一人拿着刀从后方攻了过来。

  玄空子眼中怒色一闪,手中的灵力喷薄而出。

  千钧一发之际,有一人挡在了玄灵身后。

  玄灵咬紧银牙,用力一挥将众人逼退数尺,反手长剑一刺。

  风止了,云停了。

  “云尘”围观人群中有一女子歇斯底里的吼着,眼中的泪水哭花了妆容。

  周围的人都拉着她,一入混战者,生死不论。

  一刀一剑插在了云尘身上,玄灵眼中的赤色已然消退,清冷的眉眼满是不可置信。

  云尘对着玄灵露出了一抹凄然的笑容,被血迹晕花了的脸看不出原本的容貌,但那大大的笑容却让玄灵心头一震。

  云尘颤巍巍地伸手似要擦掉玄灵脸上的血迹,玄灵一动不动地站着,那双手即将摸上玄灵的脸庞时,被一股灵力震下了武台,甩出了数尺之远,扬起一股尘土,周围的人霍然向两边分开,云尘也终究闭上了双眼。

  玄灵不可置信地看向了玄空子,眼眸中是说不清的复杂情绪。

  玄空子冷哼一声,双袖愤然向后一甩,冷冷的喊道“场中剩余外门弟子皆晋升为内门弟子”随即消失在了原地。

  冷漠至极的话语却让剩余的人感天动地,纷纷称赞玄空子仁心仁德。

  若真是仁善之人,怎么会许久不见长老、掌教抽人,莫不是惧于玄空子,不敢开口。倘若不是发生了此等意外,这些人怕早已魂归于天。

  大长老见玄空子离开了,随即站起身以灵力传耳“今天的比试就此落幕,恭喜剩余者成功晋级,大家早点回去休息,一柱香后清理场地”

  场上的人喜笑颜开地下去了,纷纷恭祝那偷袭的人有勇有谋。

  拿刀的人在众人的庆贺声中趾高气扬地走了。

  场地中的人迅速地走光了,唯余玄灵和那名女子。

  女子紧紧地抱着云尘,悲怆压抑的哭声让人鼻尖酸涩。

  玄灵沉默地向女子走了过来,那女子一直跪着抱着云尘。

  外门弟子见了内门弟子理应行作揖之礼,在等级森严的圣域,礼数是万不可乱了,轻者逐出圣域,重者废除根骨成为废人。

  那女子一直抱着云尘,空洞的眼中没有焦距。

  玄灵亦沉默着,清澈乌黑的双眼也染了一抹哀痛。

  良久,玄灵的唇中才蹦出了几个字“武场马上就要清理了”

  那女子还是维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

  两人彼此对立静默

  大雨倾盆而至,武场中的血迹被冲散了,场中的尸首也化为了灵光消散在天地间。

  只有女子手中的尸体在微弱的灵力下勉强保留着原貌。

  泪水混着雨水顺着脸颊滚滚滴落,似雨打在石头上,滴在人心里,嘴唇被牙齿咬出了一排排牙印,显然女子如此输送灵力已是强弩之末。

  武场中死去的尸体是无法被带出去的,他们的尸身将会化为圣雪守护圣域。

  玄灵挥了挥手那具尸体便在女子竭力的维持下消散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